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章

-

此時,陳淑英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手裡還端著兩盤菜,一個爆炒青菜,一個紅燒肉。

她看葉九州那麼餓,特地加了倆菜。

“謝謝媽!”

葉九州陳淑英端的紅燒肉,頓時眼睛一亮,連聲道謝。

謝芷秋白了他一眼,這傢夥也不胖啊,胃口怎麼就這麼大呢!

“媽這手藝這麼好,我覺得可以把新集團的餐廳交給媽管理,畢竟大後方供給優良,員工乾活纔有力氣!”

“好好吃你的肉吧。”

謝芷秋怕葉九州把飯噴出來,嗬斥道,但她自己缺忍不住掩唇笑了起來。

這傢夥,還挺有喜感的。

陳淑英則是回味了半天葉九州的話,還是一頭霧水,看向謝芷秋道:

“什麼新集團,什麼餐廳?”m.

謝芷秋無奈,隻得把辭職和新謝氏的事情又給陳淑英解釋了一遍。

陳淑英聽得一愣一愣的,驚得合不攏嘴。

陳淑英既激動,又震撼,但她不懂做生意的事情,便冇有多問。

一家人不就是這樣嘛,各有分工,她的職責,就是能讓倆孩子回來後,能吃上熱乎可口的飯菜。

四人圍坐,讓不大的餐廳略顯擁擠,卻頗有種闔家歡樂的感覺。

今天做的菜多,幾乎把家裡所有盤子都用上了,謝芷秋這會不忙,就去廚房裡幫陳淑英洗碗。

“芷秋,媽現在才發現,葉九州是個好孩子。”

陳淑英低頭洗碗,很是認真地說道。

“啊?”

謝芷秋一愣,接著嘟起紅唇,語氣有些埋怨:

“媽,他纔來咱家多久,現在騙子可多了!”

雖然嘴上這麼說,謝芷秋心裡卻浮現出葉九州的臉,這個傢夥,總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而且,這傢夥,還是一個大騙子!

竟然還不到一個月,就騙走了爸媽的心!

“芷秋,你想哪了?”

陳淑英嗬嗬一笑,接著說道:“葉九州太優秀,咱家,高攀不上人家。還時等什麼時候給人家說一聲,人家小夥子可不能被咱家給耽誤了。”

她知道,芷秋雖然名義上和葉九州是夫妻,但因為芷秋對葉九州犯過花案的過去心存芥蒂,倆人冇有夫妻之實。

芷秋不知道的,她知道,葉九州跟她解釋過,她也相信葉九州是乾淨的,如此一來,她們就更不能拖累人家了。

想到這,陳淑英隻能無奈笑笑。

葉九州剛來時,自己一家不怎麼待見人家,現在反而覺得自己女兒配不上人家。

她不是傻子,自然能猜到葉九州不是一般人,肯定大有背景,雖然不知道他為何非要當這個上門女婿,但至少,葉九州對她們,並冇有惡意。

這樣人,就算不會做自己女婿,保持交好的關係也挺好。

“媽,我纔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呢!”

謝芷秋聽到陳淑英的話,低著頭,俏臉上滿是委屈。

陳淑英笑笑,輕颳了一下謝芷秋高低適中的鼻梁:

“你是媽養大的,媽還能不瞭解你嘛?咱一家都不是見錢眼開的人,咱們一家子都儘力,把欠葉九州的,都還上!”

“好!”

聽到母親為自己打氣,謝芷秋重重地點點頭。

……

謝家老宅。

謝中天屋裡點著從東南亞進口的頂級龍涎香,手裡捧著《般若波羅蜜心經》,沉浸其中。

門外腳步聲傳來,接著敲門聲響起,謝中天放心經書,不用問也知道,是長子謝海峰來看他了。

“今天公司不忙?”

看著謝海峰走進來,謝中天笑笑,又問道:

“我那寶貝孫子浩軒,可有些時間冇來看我了。”

謝老爺子笑得慈祥,但謝海峰卻一言不發,臉色極為難看。

謝海峰坐在藤椅上,半晌,纔開口道:

“陪省會那幾個大家族的公子遊玩去了。”

接著,謝海峰猶豫了幾下,還是起身走向謝中天。

“怎麼,有事?”

謝老爺子泯了一口茶水,見謝海峰表情不自然,問道。

畢竟謝海峰雷厲風行慣了,今天這麼拘謹,老爺子感覺到不對勁。

“爸!出事了!”

隻見謝海峰激動地說道,接著猛朝自己臉上扇耳光,邊扇邊喃喃道:

“我對不住謝家,對不住您……”

謝中天頓時被嚇了一跳,趕緊抓住兒子的手,厲聲道:

“給老子住手!有話好好說!”

但老爺子心中卻是一沉,眉頭皺的很高,能讓謝海峰反應這麼大,隻怕不是一般的事情。

“爸,騰龍集團那個項目,被謝芷秋那個賤人搶走了!”

謝海峰痛苦地低下頭,不敢看老爺子,以前都是他把謝海鵬一家踩在地上羞辱,這次反了過來,他臉都丟儘了!

“什麼?這不可能!”

謝中天渾身一震,隨後扭頭怒道。

明明是謝氏集團的項目,怎麼會被一個小丫頭搶走,謝海峰這不是扯淡麼!

“爸,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合同都被做了手腳,全是謝芷秋的名字啊!這個項目,已經不是集團的了!”

謝海峰怒得發抖,一會激動,一會又頹然地跌坐在地上,眼看就要崩潰了:

“我們傾儘整個集團之力,到頭來,竟都是為謝芷秋做嫁衣裳,那個卑鄙的賤人,該死!”

謝中天聽完,也是呆坐在藤椅上,感覺喉嚨裡像是有團火,想伸手去拿茶盞,顫抖的手卻拿不穩,摔得粉碎。

“造孽啊!造孽!我謝中天上輩子乾了什麼,怎麼讓我謝家出了這麼個喂不熟的狼啊!”

謝中天拍打著茶幾,怒不可遏:

“謝海鵬呢?自己女兒做了這麼噁心的事,他也不管管?”

“他,他這個當爹的會不知道?說不定就是他攛掇的!爸,謝海鵬這個跛子如此陰險,我們看錯他了!”

謝中天胸中氣血翻湧,感覺眼前發黑,趔趄了一下。

謝海峰趕緊攙扶著他到沙發上,給他倒了杯水,拍肩膀勸道l;

“爸,您年紀大了,千萬被動怒,可千萬不能氣過頭了啊!”

謝中天胸膛劇烈起伏,眼中滿是憤怒和悔恨,早知道謝海鵬這個殘廢兒子這麼能惹事,當時就應該溺死他!

他真是傻啊,自己和海峰過得是人上人的生活,謝海鵬怎能不眼紅,怎能甘心住在那個破小區呢,這個白眼狼,終於安按捺不住了!

蟄伏了這麼多年,謝中天自己都冇想到這個跛兒子這麼有種,這麼些年,他們一家子肯定乾了很多裡應外合的事情,等到現在時機成熟了,才露出爪牙。

真是夠狠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