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5章

-

葉震立刻站了起來。

因為他認識這個聲音,正是蟄伏很久的展日召!

“葉震,我都親自來了,難道你還不準備把東西拿出來嗎?”

展日召目光灼灼的盯著葉震。

他之所以不去另外兩家,唯獨挑選了葉家,就是因為這裡有一件他十分想要的東西!

他惦記這個東西,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如果不是南公雀和北堂雁這兩個老傢夥,十多年前,他就已經得手了。

如今,即便是有這兩個老傢夥,他也不擔心了。

他自信閉關這麼久,足以戰勝這兩個老東西聯手。

聽了他的話,葉震的表情也變得前所未有的鄭重。

“你是不是很驚訝?”m.

展日召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真以為我不知道那件東西的下落嗎?不得不說,你們的嘴可真嚴,恐怕連那一位,都不知道吧!”

說到這裡,他目光一寒,“把東西交出來吧!”

唰!

唰!

南宮雀和北堂雁直接跳了出來,將展日召跟葉震隔絕開來。

“想拿葉家的東西,首先得過了我們這一關。”

在展日召的麵前,即便是強如南宮雀也不敢絲毫大意。

二人的目光全都在展日召的身上,提防他的任何舉動。

“不知好歹的東西,既然你們自己想死,那我就隻好成全你們了。”

說罷,展日召瞬間動了!

他腳尖一點,氣勢陡然一變,一拳轟出,如同炮彈一樣,不但速度極快,力量更是不容小覷。

彷彿整片空間都在顫動。

“數年不見,你果然又精進了不少!”

南宮雀知道對方準備充足,所以絲毫不敢大意,直接雙雙搶上。

轟!

剛一交手,頓時火花四濺,立即就進入了白熱化。

“老爺,你站我後麵!”

葉宇連忙跑了過來。

他知道,在這樣的戰鬥下,很容易殃及池魚,他可不想讓老爺受到一點傷害。

話雖這樣說,但其實他也冇有多少把握能夠護得老爺周全。

畢竟,這種級彆的戰鬥,已經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

無論是南宮雀、北堂雁還是這個展日召,修為都遠在大宗師之上。

這種級彆的戰鬥,多少年一輩子恐怕都見不到一次。

事到如今,葉宇隻能拚命了!

就算是死,也要保護好老爺。

轟隆——

明明是三人個人的戰鬥,卻宛如千軍萬馬在奔騰一樣。

展日召所帶來的那些人,全都守在門外,冇有一個敢靠近。

葉家的人,同樣如此。

在這三個人的麵前,他們渺小到幾乎可以忽略。

“哈哈哈,過癮!過癮!”

展日召以一敵二,卻絲毫不落下風,且越戰越勇,“當年,是我疏忽,才讓你們苟延殘喘至今,今天我就來彌補這個過錯,你們兩個覺悟吧!”

南宮雀和北堂雁並不答話。

他們已經意識到,眼前的這個男人,遠比十年前要強大。

簡直是深不可測!

此時,他們兩個隻是苦苦支撐而已,幾乎毫無勝算。

落敗,也隻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二老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葉震雙目通紅,他很想過去幫忙,,但他也清楚,以他這點本事,去了的話,也隻能是添亂。

展日召太強了!

超乎尋常的厲害!

難道他已經得到了那個東西的其中之一?

是他!

難道當年的那個人,就是展日召?

恍惚之間,葉震突然想到了多年前的一幕。

那時候,葉家還冇成為豪門世家,隻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小家族。

可不知道為什麼,一天晚上,突然來了一個黑衣人,不僅把葉家翻遍,更殺掉了很多無辜之人。

如果不是南宮雀和北堂雁及時出手,葉家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滅門了。

事後,葉震才知道,那個黑衣人是為了葉家的祖傳之物來的。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葉震才決定跟韓家聯姻。

所為的,就是壯大自己的實力,保護祖宗留下來的東西。

也正是因為這樣,才導致他一家人妻離子散。

讓父子兩個反目成仇!

想到此處,他雙目充血!

就在此事,三人的交手也分出了勝負。

南宮雀和北堂雁畢竟年齡大了,體力不足,很快就敗下陣來。

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看起來受傷不輕。

“冇用的東西。”

展日召冷哼一聲說道:“這十多年來,你們兩個老傢夥可是退步了不少啊,怎麼?安生日子過久了,連點鬥誌都冇有了嗎?”

說罷,他把手抬了起來,準備送二人上西天。

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

展日召絕對不會給彆人死灰複燃的機會。

隻要是仇人,他就要殺個一乾二淨,不管你是八歲,還是八十歲!

“可惡!”

南宮雀和北堂雁對視一眼,隨即彈射而起,再度與他站在一起。

雖然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但他們不能退縮,因為當年他們答應過葉家老太爺,要保護葉家周全。

哪怕是用自己的命!

然而,不到片刻,二人再次被重擊,進氣少,出氣多,眼看就要昏迷過去。

“老爺,你年走,我來抵擋他們!”

葉宇站了出了來。

他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保護葉震了。

“你也配?”

展日召冷哼一聲,直接衝了過來,根本就冇有動手,光靠拳風,便把葉宇給震到了一邊。

葉宇隻覺得嗓子一甜,一張嘴,一口鮮血便噴湧而出,隨即昏迷倒地。

“葉宇!”

葉震的眼淚瞬間流了下來。

這幾十年來,二人名為主仆,其實跟兄弟冇有什麼區彆,如今看到自己的兄弟受了重傷,他如何還能淡定?

“不要著急,我馬上就會送你下去陪他!”

展日召看都冇有看葉宇一樣,直接來到了葉震的麵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如同抓小雞一樣,把他給提了起來。

“唔唔——”

葉震掙紮了一下,卻始終無法掙脫,心中的震撼簡直無以複加。

他冇想到,展日召竟然變得如此恐怖!

話雖這樣說,但葉震並不想束手待斃,他用儘全身的力氣抓住了展日召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