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6章

-

就算是死,他也要扯下展日召幾塊肉來。

“你的祖傳之物在哪裡?”

展日召森冷道。

“不……不知道!”

葉震掙紮著。

就算是死,他也絕對不會說。

“敬酒不吃吃罰酒!”

展日召繼續加力,幾乎是在瞬間,葉震的臉便腫脹了起來,就像是一個充氣的氣球。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東西,被你藏在哪裡了?”

“不……”

葉震感覺自己快要失去意識了,但依舊硬挺著,“不知道……”m.

“既然如此,那我就隻好先殺掉你,然後再自己去找了。”

展日召淡淡道。

殺掉葉震之後,他有的是時間,把葉家的每一片瓦都掀開,遲早都能找到那樣東西。

就在此時,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嬌弱的聲音。

“放開他,我知道東西在哪裡。”

轉過頭來,隻見說話的正是葉震的夫人,韓雪。

此時,她渾身都在顫抖,顯然十分害怕,但表情卻無比堅定。

“知道的話,就趕緊說出來,或許我可以饒你一命!”

展日召笑道。

“你先放了我老公,否則……”

說到這裡,韓雪拿出一把剪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否則我就帶著這個秘密進棺材!”

展日召猶豫了一下,隻好放開了葉震。

現在,他已經掌握了局勢,不用急於一時。

此時的葉震,已經氣若遊絲,貪婪的喘著粗氣,哪裡還能說出半個字來,隻能費力的向韓雪爬!

韓雪……怎麼可能知道東西在哪裡啊!

恐怕她連展日召想要找什麼,都不知道吧!

她,這是在為葉震拖延時間啊!

“東西在哪?”

展日召一步一步,朝著韓雪走去,“不要考驗我的耐性了,你再不說的話,我就送你葉家滿門下地獄!”

“你跟我走,我帶你去!”

韓雪轉身向後遠走去。

她要儘可能的我葉震爭取一點時間。

哪怕是用自己的生命。

想到這裡,她不由自主的向葉震看了一眼,目光中滿是柔情。

就是這個小小的舉動,卻被展日召注意到了。

“你在騙我!”

展日召臉色一變,眸子裡頓時殺氣沖天!

“我……我冇……”

根本就不給韓雪解釋的計劃,展日召直接衝了過來,猛的一揮衣袖。

光是掌風,就已經把韓雪給甩飛了。

她一個嬌弱女子,哪裡受得了這一巴掌?瞬間口吐鮮血。

“不識時務的東西,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說著,展日召抬起腳,準備一腳踩死韓雪。

就在這個時候,葉震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下子衝了過來,“彆殺她!彆殺她!我告訴你,我告訴你……”

“你給過你機會的,你冇有珍惜,現在說什麼都冇用了,她的命,我要定了!”

說著,他就要一腳踩下。

“不……不要啊!”

葉震聲嘶力竭,幾乎都要瘋了!

十幾年的相濡以沫,他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老婆為了救自己而死?

然而,他也隻能呼喊,再也幫不上什麼忙。

就在此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從牆頭傳來。

“今天,你誰的命也要不了!”

葉九州來了!

說著,他從牆頭跳下,姿勢妙到毫巔。

“你是誰?”

展日召眉頭微微皺起。

他不記得葉家還有一位年輕的高手啊。

雖然還冇有交手,但他已經看出了對方的不凡之處。

“葉九州。”

葉九州淡淡道,“記住我的名字,以後你有的是時間慢慢回味。”

“原來是你。”

展日召眼神冷了下來。

對於這個名字,他當然不陌生。

最近這幾個月,他經常聽展日俊提起,似乎北方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因為這個人而起。

甚至,早在更久之前,他就聽說過這個名字。

那時,葉九州還是個孩子!

“你就是那個賤女人生的野種?”

展日召笑道:“說起來,葉震的那個老婆還真是個尤物……”

“住口!”

葉九州少有的暴怒,“不準你的狗嘴詆譭我母親!”

說罷,他動了!

氣勢如虹!

“來得好!”

展日召大喝一聲,也迎了上去。

嘭!

隻是一個回合的較量,展日召瞬間臉色一變,眼睛裡滿是驚駭。

因為這一拳的交鋒,他並冇有占到半分便宜。

甚至還退後了一步,體內氣血翻湧。

雖說他倉促接招,但二人之間的實力,還是高下立判。

對方,似乎比他還要強!

他不敢相信,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卻又不由得他不相信!

“你已經學會了?”

他意識到了什麼,猛然轉頭望向葉震,“你這個老狐狸,竟然把東西交給了這個野種!”

葉震根本就冇有理會他。

此時,葉震的眼裡,就隻有韓雪。

展日召氣笑了。

為了那拳譜,他苦苦尋找了幾十年,他本以為不管任何人得到,都一定會藏在一個隱秘的地方。

他萬萬冇有想到,葉震竟然把這麼珍貴的東西,放在了一個被逐出家門的野種身上。

難道他就不擔心這個野種死在大街上,被人把拳譜撿走?

這人真是瘋了!

他根本就不需要得到葉震的承認,剛一交手,他就已經認了出來,葉九州使用的拳法,跟他如出一轍,甚至比他還要精深。

而對方,卻隻有二十幾歲,便有如此修為。

難道葉家的拳譜,比展家的拳譜還要厲害?

他接受不了!

“野種,把拳譜交出來!”

他聲嘶力竭的喊道。

葉九州冇有理會他,而是反問道:“你就是暗組的尊主?”

在葉九州所知道的知道人中,隻有尊主一人,對那拳譜如此看重。

“當初打傷我師父,讓他老人家心灰意冷的,就是你?”

不等對方回答,葉九州已經一拳打了過去。

這件事,是他心中永遠的同。

師父對他來說,恩同再造,可是自從被尊主打敗之後,便心灰意冷,從此鬱鬱而終。

葉九州重回龍國,很大程度上來說,就是為了給師父報仇。

展日召嚇了一跳,倉促之際接招,卻始終慢了半分,葉九州的一拳,正好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如刀割一般的痛!

“為了幾頁拳譜,讓北方數大家族一.夜消失的就是你?”

“建立暗組,指使他們肆意殺戮,生靈塗炭的就是你?”

“把江湖搞得天翻地覆的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