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7章

-

葉九州每問一句,就打出一拳。

一拳快似一拳,一拳狠似一拳,猶如海上巨浪一般,綿綿不絕。

“你——”

展日召瞬間慌了,此時的他隻有招架之力,毫無還手之功,隻能被動捱打。

剛開始,他還能苦苦支撐,可當葉九州第五拳打來的時候,他已經再也無法抵抗了。

哢嚓!

一聲脆響,他的肋骨竟是被葉九州硬生生的打斷了兩根!

展日召一臉驚駭。

相比於身體上的疼痛,他心中的震撼更甚。

這……這怎麼可能!

對方隻有二十歲啊。一秒記住

就算是從孃胎裡就開始修煉,也不可能有如此修為啊!

“這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

展日召恍如失神般的喃喃自語著。

隻有做夢,才能解釋為什麼對方如此強大。

可是,身體上的疼痛,卻在提醒他,這不是做夢,一切都是真的。

世界上真的有這樣一位少年,明明跟他學的一樣的拳法,卻遠比他要厲害。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葉九州的第六拳又到了。

刹那間,展日召瞳孔收縮,彷彿向他衝來的不是人,而是一隻猛虎。

現在,他根本就冇有迎戰的打算,隻想逃走!

想逃?

已經晚了!

葉九州的拳頭如影隨形,已經到了!

轟!

一聲悶響,

他的手臂,竟以一個極不尋常的角度彎曲了下去。

就像是麻花一樣!

“啊——”

展日召大叫一聲,狼狽倒地。

此時的樣子,跟他剛剛來時那盛氣淩人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這哪裡還是什麼絕世高手,哪裡還是一家之主,簡直就是一個剛剛從戰場上逃回來的說人逃兵!

不知道什麼時候,南宮雀和北堂雁也已經甦醒了過來,正好見到了這一幕。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愣住了。

太強了!

不對,應該說太可怕了!

他們剛剛跟展日召交過手,自然知道他的恐怖之處。

然而,就是這樣厲害的一個人,在葉九州的麵前,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對不會相信這一切!

看著眼前已經幾乎崩潰的展日召,葉九州的心中毫無憐憫。

“自作孽不可活,今天,我就為所有死在你手下的無辜之人,討回公道!”

說罷,葉九州將所知所學全都凝為一拳。

準備一擊致命!

刹那間,一股無形之勢,幾乎籠罩了這整個院子。

展日召的身體,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此時,他連逃跑的力氣都冇有了,隻能看著葉九州的拳頭,在自己眼中越來越大。

“納命來吧!”

葉九州高高躍起,正要出拳,突然覺得一陣頭皮發麻,好似一把利劍懸在了頭頂一樣。

他根本就冇有思考的時間,繼續是下意識的一轉身,半空中硬是扭轉了自己的身體,向身後打去一拳。

他的預感冇錯。

在他身後,正有一人,身穿黑袍,麵如枯槁,同樣一拳打了過來。

嘭!

雙拳相擊,火花四濺!

“你是何人?”

葉九州大為驚駭。

從這次交手中就能看出來,這個黑袍人的修為,要遠在展日召之上!

那人也不說話,一把抓起呆若木雞的展日召,直接躍出牆外。

“修想逃!”

葉九州大怒,直接追了上去。

“不要追!”

葉震突然跳了起來,一臉濃重的說道:“有危險!”

聽了這話,葉九州的腳步微微一頓。

就這麼一猶豫,已經來不及追了。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已經有些泛紅了,而且還在微微顫抖。

那個黑衣人……

好恐怖啊!

他一直都認為,展日召纔是暗中操控全域性的尊主。

現在看來,他猜錯了!

他計劃了這麼久,一步一步的把展日召引了出來,本以為可以把所有事情都解決。

結果冇想到,展日召竟不是尊主!

這個黑袍人纔是!

剛纔隻是一個照麵,但葉九州已經注意到了,他的戴的是人皮麵具。

顯然是在故意隱藏身份!

而且,他的拳法,也跟葉九州同出一脈!

想到這裡,他轉頭望向了葉震。

因為剛剛,展日召說過,是葉震把拳譜交給了葉九州。

這是怎麼回事?

“事到如今,也是時候讓你知道了!”

葉震歎了口氣,說道:“那頁拳譜,乃是我葉家的祖傳之物,你是我葉家的唯一傳人,自然也該由你來保管,所以我將它藏在了醫書之內,你母親離開的時候,我悄悄將它也放在了你們的隨身衣物之內!”

“住口,不準你提我母親!”

葉九州猛然轉過頭來。

聞言,葉震默然。

“你也住口,我不準你這樣跟你父親說話。”

此時,韓雪也已經緩了過來,直接攔在了父子兩箇中間。

聽了這話, 倒是讓葉九州微微一愣。

在他的印象中,韓雪應該是個逆來順受的女人,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硬氣了。

“韓雪……”

葉震似乎想說些什麼,但韓雪卻打斷了他的話,直視著葉九州,一字一頓的說道:“難道你真的認為,是你父親拋棄了你們母子嗎?我告訴你,你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當初,是你母親自己決定離開葉家的,一來,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因為那個時候葉家四麵都是敵人,有無數人都在覬覦那拳譜,所以你母親必須要帶你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二來,你母親知道,隻有她離開,你父親才能跟韓家聯姻,隻有集合兩家之力,才能夠守護葉家,讓祖上的心血不至於白費。”

“ 我跟你父親成親十五年,可是直到今天,他都冇有碰過我一下,他的心中就隻有你們母子兩人啊!”

……

她一口氣說了很多,直到最後已經淚眼婆娑。

一方麵是為了葉震感覺到不值。

另一方麵,也是為自己感到委屈。

十五年啊!

她把一個女人最美好的年紀,全都虛度了。

她如何能不委屈?

聽了這話,葉九州瞬間懵了。

他一直都認為是父親對不起他們母子,從來冇有想過其他理由。

是啊,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葉家有著拳譜這麼重要的東西,自然有無數人想要得到。

母親帶著自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既保住了自己的小命,也保住了祖宗的遺物,自然也無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