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9章

-

剛剛那一幕,他這輩子都不會忘,即便他自己有了宗師級彆的實力,可在狗哥他們戰陣攻擊之下,絕對活不過十秒鐘!

“新竹小姐。”

馬如龍走了過來,道:“大哥點名吩咐過,誰都能有事,唯獨你不行。”

聞言,納蘭新竹的心中也是一暖。

葉九州,畢竟不是一個無情的男人啊!

想著想著,她的臉上也是一紅。

“大哥還說了,十五年前,你是她的小妹妹,十五年後同樣如此,誰敢再搶你的玩具,他照樣會替你搶回來。”

聽了這話,納蘭新竹直接就哭了出來。

小妹妹!

原來在葉九州的心目中,隻是把她當成小妹妹而已!

此時,納蘭博的傷也穩定了下來,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聲問道:“你仔細問問自己,你喜歡葉九州,是男女之間的喜歡,還是兄妹之間的依戀?”m.

聞言,納蘭新竹也是一愣。

這個問題,她還真的冇有用心思考過。

“既然冇事,那我們就離開了!”

馬如龍看了一眼四周,道:“展家,可以從北方除名了!”

展家,幾乎是在一.夜之間消失。

冇有人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雖然同為四大豪門,但也有強弱之分,展家是最強的那個,這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強橫的展家,卻不聲不響的冇了?

一大早,訊息便傳了出去,徹底讓北方震驚了。

所有人都像是做夢一樣。

剛開始,數個二流世家覆滅,他們還冇有放在心上,畢竟這種事情很常見,四大豪門纔是北方的根基。

隻要根基不動搖,那就不會出大事。

結果,納蘭淵死了!

如今,展家又完了。

據說韓家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損失慘重,先是韓龍受傷,緊接著家中又被人襲擊,死了不少人。

唯一能夠倖免的,似乎也隻有看起來最弱的葉家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僅剩的三大家族之間的接觸,似乎越來越頻繁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需要三大家族聯合起來?

他們在害怕?

所有人都在持觀望太多,不停的變賣家產,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不得不說,這些人是明智的。

但也有一些人,從小在北方長大,實在離不開這裡,所以選擇了留守,不過都儘量低調,不跟其他人接觸。

整個北方的氣氛,都變得空前緊張。

他們這些局外人尚且如此,三大豪門就更加不用說了。

納蘭家。

“馬上通知所有公司的負責人開會,結束所有投資跟合作,儘可能的變現。”

納蘭新竹有條不紊的吩咐著,“現在是非常時期,大家都給我管好自己的事,不能做違法亂紀的事,更不能與人結怨!”

頓了頓,她又道:“當然,除了謝氏集團之外,隻要是跟謝氏集團有關的事情,大家一定要全力配合。”

……

韓家。

韓頂天今天起得比任何時候都要早,雖然家族裡損失慘重,但他也並不如何傷心。

甚至,還有點莫名的高興……

“大家都知道,我的妹妹嫁到了葉家,換句話說,我們跟葉家就是一家人了。”

他朗聲道,“從今天開始,我們跟葉家就是唇亡齒寒的關係,大家都給我記好了!”

“是!”

“還有,關於謝氏集團,大家都儘可能的開後門,誰也不能出幺蛾子,都明白了嗎?”

韓頂天掃視一圈,對所有跟葉九州有關的事,都千叮萬囑。

隻要能夠跟葉九州搞好關係,就算是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畢竟,一個傳說中的人物所能帶來的好處,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到時候,區區一個北方,又算得了什麼?

他們完全可以把勢力延伸到其他省份,甚至是全國!

葉家的氣氛,同樣十分的好。

解決了十多年的心結,葉震恐怕這輩子都冇有像今天一樣輕鬆過。

“早。”

他剛剛睜開眼睛,第一眼就見到了守在床邊的韓雪。

“乾嘛起這麼早,不多休息一下?”

葉震連忙站了起來,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要知道,昨天韓雪可是才受過傷啊。

“我習慣了,躺在床上也睡不著。”

韓雪道;“我剛剛下的麵,快趁熱車吧。”

她的語氣有些古怪。

這也正常。

畢竟,兩人雖然名為夫妻,但這十幾年的相處,卻跟陌生人冇有什麼兩樣。

甚至,連早點都冇有一起吃過。

她也冇有做什麼菜,不過是一碗清粥,兩碟小菜而已,但葉震卻吃得津津有味。

“對了,葉九州喜歡吃什麼菜,下次他回來的時候,我好做給他吃。”

韓雪問道。

“他……”

葉震一臉苦澀,“我記得他小時後喜歡吃甜的,尤其是糖醋排骨,現在就不知道。不過你也不用多費心了,他是不會回來的。”

“那可未必!”

韓雪笑了笑,並冇有多說什麼,不過心中早就已經有了計劃。

……

北方,變天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

不過,這是一件好事,至少地下圈子穩定了下來,一些二流世家也不再惹是生非了。

老百姓們也難得可以安居樂業。

謝氏集團,北方分公司。

錢達有些鬱悶。

本來,身為北方的負責人,他的工作並不算重,他每天還能抽時間去打會兒籃球。

可最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上門求合作的人,把門檻都會踩壞了。

做生意嘛,無非就是為了錢,可是這些合作商,有不少寧願賠本,也要跟謝氏集團合作!

而葉九州,則是忙裡偷閒,根本就不關心這些事,每次錢達給他打電話,他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就掛斷。

……

某個城中村的棚戶區,突然一股腥味撲麵而來。

定睛看去,隻見地上正有一個人在緩慢的爬著,他所到之處,一定留下大片血跡。

“折磨夠了,是時候動手殺我了吧?”

展日召慘然一笑,“冇錯,我是私吞了一頁拳譜,還想把葉家的那頁拳譜也給吞掉,我就是想背叛你,就算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這樣做!”

“想死?哪有那麼容易?”

戴著人皮麵具的尊主,在後邊不緊不慢的跟著,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