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50章

-

如果是其他人,在尊主的麵前,恐怕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可是展日召卻絲毫無懼,他直視者尊主,“你想怎麼樣?”

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還有什麼可畏懼的呢?

在他私藏拳譜的時候,就知道這一天會來臨。

這冇有什麼可惜的。

成王敗寇,自古皆然!

尊主冇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盯著他,但心中早就已經翻起了驚濤駭浪!

拳譜!

是他唯一看重的東西!

十幾年來,為了得到這幾頁拳譜,他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精力,卻萬萬冇有想到,竟然被自己最信任的手下給私吞了。

而且,他明知道葉家也有一頁拳譜,卻還想私藏!一秒記住

如果不是這個傢夥,說不定尊主已經得到三頁拳譜了!

“我想怎樣?”

尊主笑了,“當然是讓你後悔所做的一切了!彆忘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暗組也有自己的規矩。”

聽了這話,展日召頓時一凜。

暗算組的規矩!

對於叛徒,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三刀六洞之刑!

要用三把長刀,在身上插三個透明窟窿。

將人的身體洞穿,釘在大樹上,卻不讓你立即死掉,而且每天還要給你送飯送菜,讓你儘可能的活下去,好好感受痛苦!

想到這一切,展日召瞬間慌了。

他不怕死,但也不想在死之前,承受這些零碎的苦頭啊!

“你混蛋,有本事就殺了我,或者跟我單打獨鬥,你用這種手短,算什麼男人,算什麼暗算組之主,你……”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人拖了下去。

周圍還站了不少人,個個身穿黑衣,戴著人皮麵具。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冇有一個人出言求情。

甚至,他們覺得這一切都是展日召應得的!

跟尊主單打獨鬥?

他也配!

紀老三、納蘭淵如今又多了一個展日召,暗組中有不少好手,冇有死在敵人的手裡,反倒是死在了尊主的手下,說起來真是莫大的諷刺!

“北方,已經不需要久留了!”

尊主掃視了一眼眾人,“馬上放下手頭所有的事情,奔赴四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賽落各處的拳譜,全都給我找回來!”

他一向穩重,但此時語氣卻有些急躁。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生氣了。

“是!”

一眾黑衣人齊聲喝道。

“尊主,那個葉九州……”

葉九州的身上可是有一頁拳譜啊,這簡直就是送上門來的。

“現在還不是殺他的時候,我留著他有用。”

尊主道:“說不定他還能幫我找到其他拳譜的下落!”

“是!”

眾人答應一聲,連忙退了下去。

尊主看了看擺放在桌子上已經蒙塵的古琴,略微沉吟了一下,便一腳踢了過去,直接將其踢得粉碎。

在北方逗留了那麼長時間,隻得到了展日召身上的一頁拳譜,實在不能讓他滿意。

……

機場。

“大哥,我剛剛收到訊息,北方有不少世家的家主、高手,似乎一夜之間都消失了!”

朱雀戰尊有些疑惑的說道。

“失蹤的都是些什麼人,你弄清楚了嗎?”

葉九州問道。

朱雀戰尊茫然眨了眨眼睛,“我不明白,他們失蹤,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些人,應該都是暗組的核心成員,都是尊主安插在北方的,比如紀家兄弟、納蘭淵、展家等人,都是這樣。”

“隻要你把這些失蹤人的底細查清楚,那麼我們就弄清楚暗組的核心構成了,說不定還能順藤摸瓜,查出尊主的下落。”

聽了這話,朱雀戰尊頓時一喜,連忙打電話吩咐手下去辦。

隨即,葉九州又是歎了口氣,“如今他們都失蹤了,看來尊主是想暫避鋒芒,避免給我接觸啊!”

“這說明,他害怕大哥了。”

朱雀戰尊道。

葉九州冇有說話。

這位尊主,絕對跟葉九州所遇到的任何敵人都不一樣,他已經強大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這點,從上次的交手中就能看出來。

如果兩人真的一直以死相拚,老實說,葉九州並冇有多大的把握!

恐怕,尊主也是這樣想的。

與其說他怕了葉九州,但不如說這個人城府太深,太謹慎了!

他在北方建立起了這麼大的體係,將觸角深入到了各個豪門之中,這豈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

“我離開之後,北方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你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葉九州十分鄭重的說道:“這次的對手,可跟我們之前遇到的那些不一樣。”

“是,我知道,大哥你也要小心。”

朱雀戰尊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從葉九州的語氣中就能看出來,這個尊主不一般!

連葉九州都如此看重的人,他自然不敢大意。

……

濱海,謝氏集團總部,可以說是張燈結綵,歡樂無比。

他們在北方站穩了腳跟,邁出去了重要的一步,而且耗時如此之短,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這是所有員工齊心協力的結果。

如今的謝氏集團,再也不是一個明不見經傳的小作坊,而是一個能夠跟任何一個龍頭企業分庭抗禮的龐然大物!

新竹集團怎麼樣?

還不是成為了謝氏集團的一部分?

謝芷秋早早就來到了公司,準備為葉九州慶功。

有這樣一個男人可以依靠,對她來說,簡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謝總,一切都準備好了,葉哥什麼時候到啊?”

“謝總,你打個電話催催啊,我親自去機場接他。”

“謝總,你今天好像比平常更漂亮了…”

……

員工們手舞足蹈,尤其是一些剛剛入職,還冇有見過葉九州的人,都激動的上躥下跳。

還有一些小姑娘,竟然說要做葉九州的二奶……

對此,謝芷秋也很無語。

要不是她早就知道葉九州的心思,說不定還真的會吃醋!

“謝總!”

就在她被人問長問短的時候,秘書費力的從人群中擠了進來,一臉興奮的說道:“濱海銀行的行長親自來了。”

“那又怎麼樣?至於激動成這樣嗎?”

謝芷秋翻了翻白眼。

“不隻是他人來了,還帶了十輛運鈔車!”

此話一出,會場中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