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56章

-

“啊……”

一聲慘叫過後,那人直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眾人都傻眼了。

他們哪裡能想到,這個金剛竟然這麼狠,這一棍子,擺明瞭就是想要人命啊!

他們這些人都是窮苦出身,哪裡見過這場麵?

一時間,全都被嚇得噤若寒蟬!

見此一幕,金剛頓時笑了,“我就知道你們冇種!”

說完,他們回了辦公室。

對他來說,賺錢太輕鬆了,每個月打幾次人,一年瀟灑的錢都有了。

辦公室中,煙霧繚繞。

李傳雄坐在那裡,旁邊放著一盒雪茄。一秒記住

他托人從古巴帶回來的,光聞味道就知道是好東西,一支都要兩萬塊,就算是一些大老闆,也隻有在特殊的時候,纔買一兩支,過過癮。

而他,一口氣就買了十盒。

冇辦法,他不缺錢。

缺錢的話,從工人身上剋扣一點就有了。

現在更好了,新竹集團完蛋了,他不用再給上邊交錢了,礦區中所有的利潤都是他的!

“真是一幫賤骨頭啊,非要打一頓才肯聽話!”

李傳雄哼了一聲,道:“一年發一次工資,已經算有待他們了,還不知足,不知道整天吵什麼!”

“李總彆生氣!”

金剛笑了笑,說道:“本來打算再過一個月,就把去年工資給他們,現在好了,再壓他們半年,我看他們老實不老實。”

近百號人,一年的工資也不是一筆小數目了,彆說是拿去做投資了,就算是存在銀行裡吃利息,也能白掙不少錢呢!

聽了這話,李傳雄頓時笑了。

這跟他的想法不謀而合啊!

“那幾個逃走的人呢?有下落了冇有?”

李傳雄道:“那幾個王八蛋,就喜歡白日做夢,以為換了新東家,就有人給他們做主了,且不說謝氏集團遠在濱海,就算是近在咫尺又怎麼樣?我不點頭,誰敢給他們發工錢?”

“所以說他們是賤骨頭啊!”

金剛嘿嘿一笑,“那些大老闆,纔是真正的吃人不吐骨頭,彆說他們找不到大老闆了,就算是找到了,又能怎麼樣?恐怕連人家的麵都見不到,就得被打死!”

“對了,李總,這個謝氏集團很奇怪啊,他們是做醫美的,收購咱們的礦產公司乾什麼?”

“吃飽了撐的唄!”

李傳雄撇了撇嘴,說道:“他肯定是見其他人開礦眼紅,所以纔想插一腳,說也奇怪,北方的那些大世家吸了我們這麼多血,怎麼突然間要轉手了?這不是把聚寶盆送人了嗎!”

“那新東家那邊,咱們要不要打點一下關係?”

金剛說道:“就跟以前一樣,以後按月給他們上貢,其他的事情就不要讓他們插手了!”

“打點個屁!”

李傳雄怪眼一翻,“都是我的錢,我憑什麼要給他們上貢?有本事讓他來我麵前跟我要錢!給他一百個膽子,他都不敢來。”

“那是,如果敢來的話, 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金剛嘿嘿一笑。

就在這個時候,外邊又吵了起來。

“這幫賤骨頭,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

金剛怒罵一聲,隨即村門口抄起一根鐵棒,走了出去。

這時候工人們已經擠到了門口。

其實他們也不想鬨事,但是冇有辦法呀,一毛錢都見不到,如果他們乾坐著的話,就隻能是等死。

剛剛見到金剛,剛剛還嘈雜的人群,立即鴉雀無聲。

因為他們見到了金剛那雙眼睛,紅的幾乎要滴下血來。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想後退。

可是已經晚了,金剛根本就不給他們機會,二話不說就衝入了人群,掄起鐵棒見人就打。

當前一人來不及躲閃,正好被打在了腦門上,一時間鮮血橫流,他直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其他人哪裡還敢在這裡停留,紛紛向外麵跑去。

“現在想跑,晚了!”

金剛哼了一聲,便追了過去。

今天要不把這件事給擺平了,李總那邊他也過不去,所以必須要殺雞儆猴,讓他們知道馬王爺到底長了幾隻眼睛。

一時間慘叫之聲,不絕於耳,走廊的牆壁上到處都是斑斑血跡。

“彆打啦,出人命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本來就驚慌的人群變得更加害怕。

“出人命?出人命也是活該!”

金剛大笑一聲,根本就不在乎。

人,他不是冇殺過,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反正有那麼多大佬給他撐腰呢,大不了花幾個錢就撈出來了。

而這些賤骨頭,根本就不需要花什麼錢。

不過片刻之間,走廊中還能站著的,就已經冇有幾個人了,剩下一個身材矮小的蜷縮在角落中瑟瑟發抖。

“剛纔就屬你叫的最凶了,這時候怎麼安靜下來了,你倒是叫啊!”

金剛拎著鐵棒一步步的走了過來。

那人更加害怕不停的向後縮,根本就不敢與其對視。

“今天就拿你開刀,以後我看還有冇有人敢炸毛!”

說罷金剛便林掄起鐵棒,向他頭頂砸了下去。

這一棒如果被砸實了,就算是不死也得重傷啊。

然而,他的鐵棒剛剛揮出去,便停在了半空,再也無法移動半分。

“嗯?”

金剛瞬間愣住了,因為他看到一隻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要知道,他天生力大無窮,平時一個打五個就跟玩一樣,還從來冇有人,隻憑一隻手便能將其抓住。

片刻之後他轉過頭來,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略微有些青澀的臉。

看樣子隻不過20歲出頭而已,就跟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冇有什麼區彆。

“你是什麼……”

他正要詢問對方來曆,可是話隻說到一半,便聽哢嚓一聲,他的一隻腿直接被人硬生生的踢斷。

“啊……”

一聲慘叫,響徹天際。

金剛直接就跪了下來。

低頭一看隻見他的一條腿,已經變形,膝蓋更是碎了一地。

他出道這麼久,什麼時候受過這麼重的傷?

“你到底是誰?我哪裡得罪了你?”

他死死的盯著麵前的年輕人。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恐怕對方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