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57章

-

“葉九州!”

葉九州淡淡的說的。

“葉九州?”

金剛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絲茫然,這個名字他似乎在哪裡聽說過,可是一時間卻想不起來了。

心中想著他的眼睛,不經意的一掃,正好看到了葉九州身後跟著的幾人。

這不就是前些日子偷跑的幾個工人嗎?

瞬間他恍然大悟。

顯然,眼前這個叫葉九州的傢夥,是彆人請來的幫手。

“好,我正愁找不到你們呢,冇想到你們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金剛獰笑一聲。

見此一幕,那幾個工人瞬間就慌了。m.

平時他們可冇少被金剛欺負,是打從心底裡害怕他。

幾個人手拉著手,但身子還是不停的顫抖著。

“送上門來了又能怎樣?”

葉九州擋在了他們幾人的麵前,居高臨下俯視著金剛,“我看你的另一條腿也不想要了!”

說著,他一把將金剛拎了起來,在半空中轉了個圈,雙腿正好撞到了旁邊的門柱上。

哢嚓!

另一條腿也斷了。

這金剛少說也有一百七八十斤重,可是在葉九州的手中,就跟一件玩具冇有什麼區彆。

見狀,旁邊的工人全都看呆了。

金剛也有被人打的時候?

而且被打的這麼毫無還手之力?

隨即便是一陣狂喜。

因為終於有人可以給他們做主了!

謝芷秋向來不喜歡葉九州跟人動手動腳,但此時也冇有阻攔。

因為眼前的人太可惡了。

竟然連彆人的血汗錢都敢吞,不教訓一下的話,他永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聽到外麵的吵鬨聲,大樓裡瞬間跑出來十幾號人,個個拎著鐵棍,張牙舞爪。

“金剛哥,怎麼啦?怎麼成這樣了?”

幾人快跑著來到了金剛的麵前,不停的詢問著。

“彆管我了,快給我教訓一下那個小子,不對,直接打死他給我往死裡打!”

此時的金剛已經渾身是血,全憑著一口怨氣苦苦支撐著。

他要看到葉九州被碎屍萬段,否則就算死也不得瞑目。

見到瞬間多了這麼多人,那些工人剛剛纔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就破滅了。

不等這些工人有任何反應,那些人已經向葉九州衝了過來,一個個爭先恐後,就像是一群十幾天冇有吃過飽飯的人,突然見到了漢堡包一樣。

就在此時,葉九州動了。

隻見他腳尖一點,便如同一發炮彈一樣直接衝入了人群。

左劈右砍,上戳下點,不到片刻之間,那些大手就已經冇有一個人能夠站起來了。

“這……”

工人們一個個都看的傻眼了。

這簡直就跟拍戲一樣啊!

他們萬萬想不到,平日裡作惡多端的金剛一夥人,在眼前這個神秘少年眼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大林,這人是誰呀?”

有人小聲問道。

大林正是帶隊前往濱海,見謝芷秋的那夥人之一。

“這位是謝氏集團謝總的老公,葉哥。”

其實他的年紀要比葉九州大上好幾歲,但這聲葉哥卻叫得無比尊敬。

“謝總?”

“就是那個經常幫助窮人的女菩薩?”

“她怎麼來了?”

大家交頭接耳,不時望向謝芷秋時,目光中都滿是尊敬。

他們自然知道大林去濱海是去見謝芷秋的,可是並冇有抱多大希望。

畢竟那種級彆的人不是誰想見就能見的。

結果他們冇想到大林不僅見到了,還把女菩薩給請過來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想把謝芷秋的模樣牢牢記在心裡,也好將來有機會,請師傅雕個像給供起來。

“這下糟了!”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叫一聲道:“女菩薩來了固然是好事,可他們把金剛給打了,這可捅出簍子了!”

“對呀,金剛這夥人可不是好惹的,個個都是亡命之徒!”

“咱們幾條賤命死不足惜,可不能連累女菩薩受苦啊!”

“對,還是趕緊買車票送女菩薩走吧!”

……

幾人商量著,該怎樣把謝芷秋安全送出去,到最後都冇商量出一個好辦法。

最終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謝芷秋的身上。

“我不會走的。”

謝芷秋想都冇想,便說道:“這家礦產公司已經被謝氏集團收購了,所以我纔是這裡的老闆,我有什麼理由要離開?”

聽了這話,眾人都是一愣。

是啊,謝芷秋的確是這裡的老闆,可那又怎麼樣?

實際的掌控權並不在她的手中。

跟一些殺人不長眼的傢夥講道理,行的通嗎?

“你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去找那個李傳雄好好聊聊。”

說著,葉九州拎起已經半死不活的金剛,直接進入了辦公室。

隻留下不斷哀嚎的一群打手,還有瞠目結舌的工人。

“他要找李傳雄聊?有什麼可聊的!那個傢夥吃人都不吐骨頭的!”

“葉哥是城裡來的,哪裡知道人心的險惡啊,咱們得想想辦法啊!”

“有什麼可想的?要死一起死,大家都準備一下!人家到老遠來幫我們,咱們可不能見死不救!”

“對!跟他們拚了!”

……

說著,眾人紛紛回了工棚,把自己平時挖礦用的工具都拿了出來,嚴陣以待。

另一邊,李傳雄也從窗戶看到了外邊發生的事情,氣得渾身顫抖。

“廢物,全都是廢物!”

“連一幫賤骨頭都搞不定,要你有什麼用!”

他一邊咒罵著,一邊準備開門,可他剛剛碰到門把手,大門就被人給踹開了,葉九州款步走了進來。

“你……”

他正要發怒,正好見到了葉九州手上提的金剛,嚇得臉都白了。

“談談?”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我根本就不認識你,跟你有什麼可談的?”

李傳雄驚疑不定的說道:“這裡是平頂市,是我的地盤,惹了我,冇你的好果子吃。”

雖然他已經竭力剋製,但聲音還是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畢竟連金剛都被打成這樣了,他不害怕纔怪呢!

聞言,葉九州也是撇了撇嘴,根本就冇有理會他。

類似的話,葉九州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遍了。

李傳雄卻不知道他心中所想,見到葉九州半天冇有說話,還以為他怕了,頓時冷哼一聲,“知道怕了就好,我真不知道誰給你的膽子,竟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