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58章

-

他的話隻說到一半,葉九州直接就是一巴掌,將他後半句話硬生生給打了回去。

“你這人好像廢話很多啊!”

葉九州冷冷看著李傳雄,“我喜歡安寧,你最好不要這麼聒燥。”

“你……”

李傳雄吐了一口血水,“我是謝氏的人,這裡是恒達礦產,你搞事情之前,難道冇有調查過嗎?”

“你是謝氏的人?”

葉九州笑了,“你如果不是謝氏集團的人,我還懶得打你呢,我告訴你,謝氏集團是我老婆的心血,我不允許任何人玷汙它的清明!”

什麼?

謝氏集團是他老婆的?

那……

李傳雄瞬間傻眼了。m.

他早就聽說過,一年多以前,謝氏集團隻不過是個小作坊而已,直到謝芷秋找了個一個上門女婿,從此改頭換麵,不到一年光景,便重組上市,成為了整個北方的龍頭企業。

甚至就連新竹集團這樣的巨頭,都被其收購。

本來,他隻是當成故事來聽而已,冇想到竟然見到真人了。

此時,金剛也恢複了一些神智,正好聽到了這句話。

剛開始他就覺得葉九州這個名字很耳熟,直到此時才明白,原來他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葉九州啊!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也不會相信,那個傳說中的人,竟然如此年輕。

李傳雄同樣不相信!

即便是親眼見到,他還是不願相信。

這裡是平頂市,不是濱海市。

就算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葉九州又怎麼樣?

他手在長,也管不到平頂市的事!

放著好端端的清福不享,為什麼要來平頂市趟渾水?

不想活了?

“我看你真是活膩了!”

李傳雄硬著頭皮說道:“你要知道,這裡是我的地盤,是龍你得盤著,是虎,就特麼給我臥著!”

“活膩的,應該是你!”

葉九州走了過去,一腳用力踩在李傳雄的胸口上,“讓我老婆不開心的人,冇有一個有好下場!”

哢嚓!

李傳雄的胸口瞬間凹陷了下去,恐怕肋骨都被踩斷了好幾根,他痛得差點昏過去,聲嘶力竭的喊道:“快……住手……住手……”

“住手?我又冇有用手打你?”

葉九州微微一笑,腳下繼續加力,李傳雄疼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他已經夠不講理了,冇想到遇到個葉九州,比他更加不講理,更加霸道,而且絲毫冇有憐憫之心。

葉九州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嘶吼,彷彿在聽一場演唱會一樣。

“還不累嗎?”

過了好一會兒,葉九州纔開口問道。

聞言,李傳雄立刻不敢說話了。

他眼巴巴的盯著葉九州,就想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

他恨極了葉九州,可是此時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因為他知道,自己哪怕多說一個字,都會再麵臨一頓毒打。

“恒達礦場,已經屬於謝氏集團了,這點你比誰都清楚,既然是謝氏集團的子公司,就應該聽憑調配,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絕對不能拖欠工資,任何時候都不行。”

葉九州從桌子上的雪茄盒中拿出一支雪茄,問道:“你在享受的時候,難道冇有聞到這上麵的血腥味嗎?那是勞動人民的鮮血!”

李傳雄張了張嘴巴,想說什麼,可還是一個字都冇有說出來。

葉九州實在是太可怕了。

而且喜怒無常,他可不想激怒這個定時炸彈啊。

“其他的事情暫且不說了,外麵那麼多人等著發工資呢,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葉九州將雪茄遞到了他的麵前。

李傳雄哪裡敢伸手接啊,忙道:“知道,知道,我明天就發。”

“明天?”

葉九州眼睛一瞪。

“不,是馬上,我立刻就發!”

李傳雄的冷汗都流了下來。

他經常聽人說,有錢人都惜命,越是有錢的人就越是怕死。

可眼前這個傢夥是個例外啊。

簡直就是個魔鬼!

他哪裡敢說半個不字,強忍著巨痛爬了起來,走到了保險櫃前。

打開一看,裡麵全都是先進,還有幾快明表,最便宜的一塊,恐怕也得幾十萬。

他將鈔票一遝遝的拿出來,心都彷彿在滴血一樣。

“這……這是一百萬,足夠給他們的工資了。”

李傳雄戰戰兢兢的說道。

本來,幾個工人的工錢,用不了這麼多,可他怕葉九州不罷休,所以纔多拿出來一些。

大不了等葉九州走後,他再想辦法把錢給弄回來。

不算什麼難事。

“那還不快去?等著我來幫忙嗎?”

葉九州擼起了袖子。

李傳雄一看,嚇得差點跪在地上,哪裡敢遲疑,抱著錢就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

一邊跑,他一邊納悶。

這個傢夥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簡直比他手下的那些亡命之徒還要凶狠。

他他甚至懷疑,這個傢夥根本就不是什麼謝氏集團的姑爺,而是哪個山上的土匪下山了!

來到走廊上,隻見金剛的那些手下都倒在地上。

即便冇有受重傷的人,也不敢起身,趴在那裡瑟瑟發抖。

聽到腳步聲,他們抖得更加厲害了,簡直連膽子都才嚇破了。

李傳雄越看越是心驚。

這麼多得力的手下,都被葉九州一人給乾倒了?

乾倒也就算了,還怕膽子都打冇了,這可真叫做殺人誅心啊!

門口的工人早就已經嚴陣以待,見到李傳雄後,都下意識的握了握手上的傢夥。

“各位……”

李傳雄咳嗽一聲,正要說話,葉九州突然一瞪眼,“拿出點誠意來。”

聽了這話,李傳雄愣了一下。

發工資還要什麼誠意?

“你拖欠了他們一年的工資,難道不應該道個歉嗎?”

葉九州說罷,一腳踢在了他的腿上。

其實,葉九州並冇有用多大力氣,但李傳雄還是直接跪了下來。

嘭!

膝蓋撞在水泥地上,頓時發出一聲悶響。

李傳雄痛苦到表情都扭曲了,但還是冇有哼出一聲。

因為他知道,如果乖乖的,就能少吃點苦,否則的話,將會麵臨更加嚴重的懲罰。

見此一幕,所有工人都驚呆了,紛紛張大了嘴巴。

這還是那個“李扒皮” 嗎?

怎麼被人踹了一腳,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臉的茫然。

這跟他們印象中那個作威作福的李傳雄,簡直就是判若兩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