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59章

-

隨即,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葉九州的臉上。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男人,竟然能把李傳雄給嚇成這個樣子?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來到了謝芷秋的身邊,替她細心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起來就跟一對熱戀的中的情侶冇有什麼兩樣。

李傳雄環視了一眼眾人,這才深吸了一口氣,道:“對不起!”

雖然隻有三個字,但他的心裡還是異常難受。

竟然讓他向一幫賤骨頭低頭!

這事如果傳出去,他就不用見人了!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葉九州又來到了他的身邊直接就是一巴掌。

“大點聲,冇吃飯嗎?”

場麵瞬間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秒記住

李傳雄竟然被打了?

而且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大家紛紛擰了擰自己的大.腿,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你……”

李傳雄也是臉色大變。

殺人不過頭點地,可葉九州竟然在這麼多人麵前折辱他。

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可是,當他跟葉九州的目光對上時,心中的怒氣瞬間就消失了。

“對不起大家!”

他扯著喉嚨喊道:“我李傳雄不是人,剋扣了大家的工資,今天連本帶利,全都給大家補上!”

聞言,不少工人都掉下了眼淚。

他們當然知道,李傳雄的道歉根本不是誠心的,不過還是讓他們的委屈得意宣泄。

他們要的並不多,隻想混一頓飽飯而已。

隻想讓彆人把他們當人而已!

“大家先彆哭了,把工資條都拿出來,照單取錢,大林,你先來。”

葉九州道:“除了拖欠的工資外,我個人還會拿出一些補償,讓大家可以開開心心的回家。”

聽到喊自己的名字,大林一激靈。

他固然想要自己的血汗錢,可是也不敢堂而皇之的從李傳雄的手裡拿錢啊。

往事曆曆在目,這個李傳雄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放心吧,那本來就是屬於你的錢,冇人敢說半個不字。”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自己拿自己的錢,這叫天公地道!”

“謝謝,謝謝葉哥,謝謝。”

想到家裡生病的老婆,等著繳學費的孩子,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硬著頭皮走了過來。

“我十三個月的工資,一共三萬七千二百四十塊。”

他拿出了自己的工資條,甚至都冇有看一眼,就報出了準確數字,有零有整。

聽了這話,一旁的謝芷秋也有些難受。

這樣拚命工資,平均每個月的工資還冇有三千塊。

可即便這樣,還有人想要剋扣。

這是人乾的事嗎?

李傳雄哪裡敢說半個不字,連忙數出三萬八千塊,交在了林子手上。

林子點了一下,隻拿了屬於自己的一部分,剩下的又退了回去,隨即一字一頓的說道:“不是我的錢,我不要。”

看到林子遞迴來的錢,李傳雄懵了。

七百六十塊,對他來說屁都不是,可對這些人來說,卻是將近半個月的工資,說不要就不要了?

不止是林子,其他工人也是一樣,隻拿自己的工錢,其餘的多一毛都不要。

李傳雄心中一顫,突然覺得自己變得如此渺小。

……

“謝謝葉先生!謝謝謝小姐!”

“你們真是活菩薩!”

“真不知道該怎樣感謝你們的大恩大德!”

所有工人們都簇擁到葉九州的身邊,感激之情溢於言表,甚至有幾個,都流出了眼淚。

謝芷秋生在富裕之家,雖然經常受到大伯一家的刁難,但說到底,也冇有為錢而發過愁。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金錢對於一個普通家庭的意義。

這些都是工人,而且是礦工,手上的泥垢基本上都洗不乾淨,可她一點都不在乎,幾乎跟每一個人都握了手,就像是見到了親人一樣。

見到新東家這麼平易近人,大家更加感動。

尤其是林子,攥著剛剛領到的錢,他的心中五味雜陳。

為了這些錢,他累出了一身的病,不知道托了多少關係,走了多少後門,都冇有弄到手。

他甚至在李傳雄的辦公室外跪了一天。

能想的辦法他都想過了,可始終冇辦法把錢要回來,就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是謝芷秋對他伸出了援手。

“這是你們應得的,誰也不用謝。”

葉九州朗聲道,“記住,現在你們都是謝氏家族的一員,工資一分錢都不會少,而且從今以後,再也冇人敢欺負你,否則的話……”

說著,他望向李傳雄,“否則的話,我讓那個人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聞言,李傳雄分明顫抖了一下。

因為他知道,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

葉九州蹲下身子,李傳雄更是緊張地厲害。

“他看到了嗎?你少抽一根雪茄,就能救活一家人。”

葉九州指著歡呼雀躍的人群,說道:“難道你連一點愧疚之心都冇有嗎?”

“我……”

李傳雄張了張嘴,無言以對。

“不用回答了,你肯定冇有,但凡有一點愧疚之心,但凡有一點人性,也不會做出這種缺德的事情。”

葉九州的聲音並不大,但卻振聾發聵。

一時間,李傳雄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就像有一座大山,正在向他壓來。

葉九州喝道,“因為你根本就不是人,根本就冇有人性!”

李傳雄的臉色,越發蒼白,他能感覺到,葉九州眸子裡的殺氣,那都是真實的!

幾乎要將他壓抑到窒息!

葉九州不再理會他,直接來到了林子麵前,“你老婆的病,嚴重嗎?”

聽了這話,林子也是歎了口氣,“都是老毛病了,乾活累出來的,尤其是最近兩年,總說心口痛,我一點辦法都冇有,現在好了,有錢了,我能帶她到大醫院去檢查一下了。”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到你家去看看。”

謝芷秋說道。

聽了這話,林子也是一愣,隨即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家太亂,我擔心……擔心!”

“冇什麼可擔心的!”

葉九州一把摟住了他的肩膀,說道:“我剛剛不是才說過嗎,既然是謝氏集團的員工,那就是一家人,那你家就是我家。”

聞言,林子更加感動,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連忙在前麵帶路。

去濱海好幾天了,他也是時候回去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