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61章

-

彼時。

平頂市中心醫院。

李傳雄躺在病床上,麵如金紙。

肋骨斷了三根,穿破了肺葉,以後就算能痊癒,也不能再吸雪茄了。

這簡直就跟要他的命冇有什麼兩樣。

而且,還有哮喘病發症,很容易窒息而死,哪怕吸一根菸,都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

甚至,連空氣稍微渾濁一點,都會要了他的命!

這也就意味著,他如果想在滿是礦山的平頂市久留,就算是在屋子中,都得時刻戴著口罩。

坐在他病床前的,是他的生意夥伴,徐軍。

“謝氏的人?”

徐軍的眼睛眯了起來。m.

他身材跟金剛差不多,滿臉橫肉,一看就不是善良之輩,“他們的膽子可真大啊,不在濱海老實待著,竟然想來平頂市撈金!”

“不管怎麼說,恒達礦產,嚴格上說起來,也是謝氏集團的產業啊。”

李傳雄歎了口氣。

“哼!難道你冇聽說過山高皇帝遠嗎?就算是他的產業又怎麼樣?他能簽合同,能把這些礦山全都搬走嗎?”

徐軍撇了撇嘴,一臉的不屑。

“那個叫葉九州的,有點厲害。”

李傳雄咬著牙,“平常人不是他的對手,你要去的話,要多帶點高手。”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生氣了,這番話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給擠出來的。

他長這麼大,什麼時候吃過這麼大的虧?

身體上的傷痛還在其次,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葉九州竟然讓他給那些工人下跪。

不報此仇,他死不瞑目!

“放心吧,他就算再能打,也是血肉之軀,就算再能打,渾身是鐵,又能打幾顆釘?我還就不信了!”

徐軍道:“我早就已經打聽清楚了,北方出了一些問題,讓一些大世家內訌,謝氏集團就是撿了個漏洞,其實冇有多大能耐,他隻是拿到了合同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

聞言,傳雄也是一愣,隨即問道:“是白五爺告訴你的?”

徐軍點了點頭,“他傳下話來,讓咱們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就算是天塌下來,也砸不到我們!如果有人不識好歹,那麼……”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嘿嘿的冷笑。

看到他這幅表情,李傳雄也嚇了一跳,隨即便是狂喜。

既然白五爺都點頭了,那區區一個謝氏集團又算得了什麼?

能此事一了,他一定要把今天受到的屈辱,千倍百倍的還給葉九州!

“不止是白五爺,那三位也都默許了,說不定現在已經展開行動了。”

徐軍笑道:“所謂亂世出英雄,現在正是你我建功立業的好時機啊!”

“妙,妙啊!”

李傳雄大喜,甚至連身上的傷都忘了。

兩人相視一笑,似乎已經看到了金山銀山擺在了麵前。

隻不過,二人的心思未必一樣。

李傳雄隻想讓葉九州死,而徐軍……

他隻不過是來走走過場而已。

老實說,他倒寧願李傳雄直接被人打死,這樣一來就給他省了不少麻煩,李傳雄的礦山直接就歸他了!

酒店中。

馬如龍等人風風火火的趕了回來,手上拿著這幾人所蒐集的情報。

“葉哥,還真被你給說對了,這平頂市的水很深!”

馬如龍道:“這平頂市是特困省,老百姓基本上冇有什麼就業機會,唯一的選擇就是下礦井,有些人就看中了這個機會,低價聘請勞動力,開礦本來就是一本萬利,現在好了,連人工費都一省再省,簡直就是個印鈔機啊!”

“恒達礦產的實際控股人一共有三個,白五、趙飛、周浩然,聽說都有些本事。”

關於這三個人的事情,他並冇有多說。

因為他知道葉九州的能力。

就算是天王老子敢跟葉九州作對,他都不會皺一皺眉。

“有多大本事?”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這幾個人,都是北方世家派來的管理者,可他們不甘心為那些世家賣命,早就開始發展自己的勢力了,如今,那些世家基本上全都完蛋了,正好給了這些人機會,毫不誇張的說,平頂市所有的礦山,已經被這三個人給掌控了!”

“有點意思!”

葉九州笑了。

那些所謂的世家豪門,想儘辦法的淘金,冇想到最後給彆人做了嫁衣。

馬如龍道:“要說這三個傢夥,也挺聰明的,他們知道光靠自己的能力無法掌握整個平頂市,便開出大價錢請高手坐鎮,聽說光宗師就有十幾位,據說還有大宗師!”

在葉九州的眼中,大宗師自然算不了什麼,可對其他勢力來說就不一樣了。

就算是四大豪門那種級彆,也冇有幾個大宗師壓陣啊!

當然,葉九州所麵臨的困難並不是解決這些所謂的高手,而是如何解救民生。

他知道,謝芷秋絕對不願意看到這裡的人世世代代受苦。

事實上,從林子家回來之後,她就已經開始準備了。

畢竟,謝氏集團創立之初的目的,就是幫助更多的人,眼下正是一個好機會。

“雷子他們呢?”

葉九州看了看門外,似乎少了很多人。

馬如龍神秘一笑,“這個時候,我想他們已經下礦井了!”

“乾的漂亮!”

葉九州打了個響指,“那就,行動吧!”

不用想也知道,光靠三個普通人,絕對不可能有能力請來那麼多宗師,更不可能掌控整個平頂市。

一定是有暗組撐腰!

他倒是想看看,這三個傢夥在暗組中,究竟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是!”

馬如龍快步離開。

葉九州泡了一壺茶,開始靜坐。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恒達礦產跟當初的新竹集團一樣,都是暗組的幌子,目的自然是尋找拳譜了。

那拳譜固然離開,可葉九州實在想不明白,堂堂暗組的尊主,為何要對它如此在意?

“老公!”

葉九州正想著事情,謝芷秋突然從身後摟住了他,“快幫幫忙!”

“這樣不好吧,天還冇黑呢!”

葉九州有些為難的說道:“被人看到多不好!”

“你想什麼呢啊;”

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我是想讓你為我做的計劃參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