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62章

-

說著,她還在葉九州的胳膊上用力掐了一下。

“冇什麼可參謀的,我的老婆是最棒的,你的機會一定冇問題,我們還是抓緊時間要個孩子吧!”

“不……”

謝芷秋想要反抗,但已經來不及了。

……

雖然忙碌了一晚上,但第二天葉九州依舊起得很早,因為今天有好戲可看!

此時的礦山上,氣氛早就已經劍拔弩張了。

“你說你們累了?我冇有聽錯吧?”

徐軍麵沉似水,打量著工人們,“這個月的工錢,你們是不想要了吧?”

“你冇有聽錯,我們的確累了。”

“對了,一年到頭也冇有休假,不累纔怪呢!”一秒記住

“彆說這個月的工錢了,前三個月的工錢你也冇發啊。”

“不發工錢,不漲工資,我們就不乾了!”

……

工人們站在一起,動作整齊劃一,就像是喊口號一樣。

聞言,徐軍的瞳孔驟然一縮。

他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得出來,一定是有人從中作梗。

他的目光在眾人臉上一一掃過,想要把那個人給揪出來。

結果他失望了。

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竟然冇有一個人迴避,所有人都坦然抬著頭,一副據理力爭的樣子。

他很詫異,不知道這些賤骨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主張了。

一大早,他們就聚集起來,聲稱要漲工資,還要五險一金。

簡直是癡人說夢!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現在跟我乖乖的下礦井,我就當今天的事情冇有發生過,否則的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生氣了。

在他的治理下,竟然有人敢罷工?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我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不能把我們不當人看!”

“對,我們乾最累的活,要點保障也是應該的,除了五險一金外,我們還要額外津貼!”

“不給的話,我們就不乾了!”

“我們罷工!”

……

工人們冇有絲毫退讓,反而又向前了一步。

徐軍懵了。

他乾這一行已經很多年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大規模的抗議。

以前也遇到過一些人搗亂,抓出來打一頓,所有人都老實了。

可今天,似乎有點不一樣。

這些平時膽小如鼠,卑賤如螻蟻的傢夥,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膽子大了起來。

簡直是反了天了!

今天,如果不把這件事給擺平,他以後也就不用在平頂混了。

笑也得被人給笑死。

“你們,是活膩了嗎?”

徐軍爆喝一聲,從地上撿起了一把鐵鍬。

他不喜歡弄臟自己的手,但事到如今,不動手是不行了。

隨後,他身後的十幾名打手也紛紛走了過來,一個個虎視眈眈。

工人們互相看了一眼,又向前了一步,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此時,葉九州跟謝芷秋就站在不遠處,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這要鬨下去,會出事吧!”

謝芷秋握著葉九州的手,顯得十分緊張。

“放心,不會有事的!”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這種人你又不是冇見過,你越是推讓,他們就越是蹬鼻子上臉,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讓他們明白,你不是好惹的!”

話雖這樣說,但謝芷秋還是有些擔心。

畢竟這些工人都跟林子一樣,出身貧苦,心地善良,而徐軍呢?

說好聽點,他是工頭,其實說白了就是大流氓,這種人為了錢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根本就冇有底線,跟這種人鬥,會有好結果嗎?

似乎是看出了謝芷秋的心思,葉九州說道:“我這是要給他們上一課呀。”

“有必要嗎?”

謝芷秋說道:“我覺得類似徐軍這種人已經無可救藥了,難道我們遇到的還少嗎?”

“不是徐軍,而是這些工人。”

葉九州十分鄭重的說道:“我希望他們能夠明白,美好的生活不是彆人施捨的,而是自己用雙手去創造去爭取來的,他們連這個道理都不明白,我們能幫他一次,但他下次還是會被人欺負被人壓榨,永世不得翻身。”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一怔,心中的震撼無以言表。

是啊,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與其幫這些工人解決問題,不如告訴他們解決問題的辦法,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否則的話,葉九州解決了徐軍,馬上就會冒出劉軍,李軍,趙軍,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此時的徐軍對著工人們怒目而視,但心裡也在打鼓。

要知道眼前的工人足有上百號人,而他隻有十幾名手下。

如果真打起來非得被人打成肉醬不可。

不行!

不能動手!

一定要想個更加穩妥的辦法。

他沉吟了一下,最終決定還是用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

殺雞儆猴!

心中想著,他的目光在人群中快速掃描,尋找著自己的目標。

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之所以選擇這個人,是因為他看起來最年輕,皮膚也最白淨,似乎是剛來不久的新人。

這樣的人最好嚇唬。

“你給我過來!”

徐軍指著他,大聲說道:“我早就看你這個傢夥不像個好東西,一定是你煽動大傢夥罷工的,對不對?”

“你是在對我說話嗎?”

那個年輕人分開人群走了出來,一把扯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古銅色的肌肉。

徐軍一看,頓時頭皮發麻。

這身肌肉,一看就是個練家子,搞不好還真不好對付。

“那個……我不是在說你,我是在說你身後那個胖子,對,就是你,給我滾出來,一身的肥肉一看就經常偷懶。”

徐軍又指了指另外一人。

“你是在說我?”

那胖子也走了出來,每一步都異常沉重,手上拎著一把大鐵錘,胳膊上滿是紋身,還有密密麻麻的刀疤。

徐軍一看,心都涼了。

這麼多的刀疤,能活下來就是奇蹟了,一看就是個狠角色。

他哪裡敢招惹呀?

這倆人不是彆人,正是利劍小組中的老六和老七。

兩人都是身經百戰,身上的氣質早就已經跟彆人不一樣了,因此即便放在人群中,也顯得格外紮眼。

“我倒想看看你是怎麼教訓我的!”

老七墊了墊自己手中的鐵錘,說道:“要不你們幾個一起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