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64章

-

“我棒的地方還有很多呢,今天晚上讓你見識一下。”

葉九州十分曖昧的說道。

隨即謝芷秋歎了一口氣,“這裡的事情是解決了,可是還有18個礦區,要處理起來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完成的。”

“不需要這麼麻煩。”

葉九州笑的說道:“難道你冇有聽說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嗎?如今這顆小火星已經點亮了,用不了多久,整片草原都會燃燒起來。”

正如葉九州所說。

這片礦區發生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一傳十十傳百,不到一天的時間,十九個礦區都先後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工會運動。

有不少類似於徐軍,李傳雄這樣的人想要從中作梗,隻可惜在團結一心的工人麵前,他們的凶狠顯得那樣可笑。

根本就冇有給他們留下任何反抗的機會,他們這層管理者就被徹底取締。

從此以後再也冇有人從中吸血,不管工人有什麼困難,都可以直接通過工會向謝芷秋溝通。

不僅節約了成本,保障了工人的利益,更是大大提高了效率。m.

如此高的速度,即便是葉九州也始料未及。

他本來隻是一個構想而已,準備在這裡實施完畢之後再推廣開來。

冇想到一呼百應,所有礦區都自主成立了工會。

等工人們的生活條件改善之後,整個城市的現狀也會發生改變。

葉九州此舉可以說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當然,工人們的激情是有的,卻缺乏管理經驗,如果讓他們率性而為絕對難成大事。

於是葉九州連夜通知了遠在北方的錢達,讓他派簽幾個有管理經驗的人,速來平頂市,十萬火急。

錢達的辦事效率很快,第二天就派專機把人送來了。

一共10個人,全都是20歲左右出頭。

這也是謝氏集團的現狀,基本上的骨乾全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

如今的謝氏集團,最不缺少的就是人才,彆說是十幾個了,就是再來十幾個也不是什麼難事。

工人運動剛剛展開,三天而已,整個城市的麵貌都已經煥然一新。

你走在任何一條街道上,都能夠看到身穿嶄新工作服麵帶笑容的工人。

謝芷秋也冇有閒著,還特批了一筆資金,來籌建員工宿舍,讓所有人都有地方可住,不至於擠在狹小的空間中。

至於林子老婆的病,謝芷秋也悄悄辦好了。

以她的人脈,請幾個好醫生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幾家歡喜幾家愁!

工人們高興了,有的人就不高興了,比如白宏偉。

白宏偉,恒達礦業三大控股人之一,人稱白五爺,平頂市他絕對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幾乎冇有什麼事情是他處理不了的。

不過此時,他卻麵沉似水。

“謝氏集團,冇想到你們的速度進了這麼!”

他表情猙獰直接捏爆了手上的手機。

當初北方的幾大世家準備開礦,第一個便找到了他。

從始至終白宏偉都冇有打算給人賣命,一直都在悄悄籌備自己的勢力,眼看打工就要告成,新竹集團連同恒達礦業,竟然直接就被賣了。

“我管你什麼謝氏集團,惹惱了我,我讓你們全家完蛋!”

在其他地方白宏偉或許算不得什麼人物,但在平頂市他就是天,他就是王。

絕對不能有人違逆他,任何人都不行。

沉吟片刻,他又換了一部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什麼?什麼叫鎮壓不了?我養你們乾什麼吃的?連幾個臭工人都解決不了,你們還有臉吃我的飯嗎?我警告你,今天之內如果不把事情給壓下去,我唯你是問,工人們不下礦,那你們就給我下去乾活。”

說罷他又把這部手機給砸了。

在他的辦公室中還有不少人,此時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引火燒身。

“你們呢?最好給我一點好訊息。”

白宏偉揉著有點發酸的額頭說道。

“五爺我們已經查清楚了,這次來平頂市的是謝氏集團的總經理,謝芷秋,還有她的老公,似乎是叫什麼葉九州。”

手下人小心翼翼的說道。

“謝芷秋?那不是謝海鵬的獨生閨女嗎?她都來了,看起來謝氏集團對平頂市這塊肥肉也很看中啊!”

他眯了眯眼睛,“可是濱海,遠在千裡之外,他們怎麼知道這裡的事情?又為何要從工人開始下手呢?”

“這個我們也查清楚了,是一個叫做林子的工人,偷偷跑到濱海報信,把人給引了過來。”

一聽這話白宏偉直接跳了起來。

“真是混賬!一個卑賤如螻蟻的工人,也敢趟這趟渾水?真是活膩了嗎?”

他氣得瑟瑟發抖。

現在新竹集團剛剛辦完交接,正是敏感時期,隻要熬過這一段時間,他就什麼都不怕了。

就算謝氏集團有股份又怎麼樣?

手再長也伸不到平頂市。

可他萬萬想不到,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竟然被一個工人毀了他的全盤計劃。

“來人,把阿坤找來,讓他把那個叫什麼林子的給我廢了。”

“阿坤已經去了。”

……

此時林子還不知道,已經大難臨頭了,他剛剛開完工會會議,便興沖沖的回到了家。

“老婆你知道吧?其他礦區也開始組建工會了,大部分工錢都已經討要回來了,還剩下三個礦區,需要努力一下,明天我就去走動走動,幫幫忙。”

“這麼大的事情我能不知道嗎?整個平頂市都傳開了,謝總可真是個大好人啊,我還聽說除了工人之外,工人的家屬也可以享受免費醫療。”

“豈止啊,員工宿舍已經開始修建了,咱們是第一批試用戶!”

“咱們的日子總算有盼頭了。”

兩人正說著,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

“盼頭?我看是盼望頭七吧!”

話音剛落,大門就被人一腳踹開了,一群凶神惡煞的人出現在了門口。

大冷天可這些人卻光著膀子,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紋身,一看就不是善茬。

“你就是林子?”

猥瑣的人是一個大光頭,剛一進門就上下打量著林子。

“我就是,你想乾什麼?”

林子問道。

“乾什麼?要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