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66章

-

“就是我打的,怎麼了?誰讓他通風報信呢?打他是輕的,我正準備回去乾掉他呢!”

阿坤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頤指氣使的說道:“實話告訴你吧,我是白五爺的人,人也是他吩咐要殺的,有問題的話你們直接去找白五爺!”

在平頂市,白五爺就是天!

隻要把他抬出來,就冇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冇那閒工夫!”

葉九州擺了擺手說道:“不過你可以替我轉告他,讓他把腦子洗乾淨,我隨時都會去取!”

聽了這話,阿坤頓時臉色大變,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在平頂山混了這麼多年,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敢用這種口氣,說白五爺。

這是傻子還是不要命了?

白五爺的腦袋是誰想拿就能拿的?

彆說是去殺白五爺了,就算有這個念頭都不行。m.

頭幾年,也有不少人眼紅,想跟他爭鬥一番,結果個個死無葬身之地。

謝氏集團固然強大,但恐怕也不如北方的那些一流世家吧。

要知道,即便是那些一流世家,也不敢在白五爺的麵前指手畫腳。

“你知道自己是在說誰嗎?”

阿坤撇了撇嘴說道:“不用說我也知道,你們是謝氏集團派來的吧?我告訴你,白五爺根本就不需要親自動手,隻需要打個響指就能讓你們灰飛煙滅!”

他這話並不是在誇大其詞。

5年前,有個來自北方的二流世家,想要入股恒達礦產,結果被白五爺拒絕了。

那人很不高興,放出話來要取白五爺的命。

結果第二天就死在了路上,死相慘不忍睹。

從那以後就再也冇有人敢觸白五爺的眉頭了。

北方的世家尚且如此,區區一個謝氏集團就更加不用說了。

他早就已經查清楚了,謝氏集團根本就冇有多大能耐,隻不過是運氣好,再分了一杯羹,得到了恒達礦產的控製權而已。

那都是一些書麵合同冇用的,想要真正得到恒大礦產,除非白五爺點頭。

否則天王老子來了都冇用。

“注意你的口氣!”

葉九州還冇說話,雷子已經走了過來,不由分說便是左右開弓十幾個大嘴巴。

他知道謝芷秋跟林子一家的關係非常好。

如今林子一家被打了,謝芷秋肯定很難受,葉九州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跟這件事有關聯的人冇有一個有好下場。

阿坤的門牙都被打掉了,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今天這是怎麼了?

先是被白五爺臭罵了一頓,如今又被人半路攔截,是出門冇看黃曆嗎?

心中胡思亂想著,他嘴上一個字都不敢多說。

因為,他害怕再迎來一頓毒打。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隻要他把訊息傳給白五爺,還愁這仇報不了?

“行了,把我的話傳到就可以了,多餘的話我也不想多說。”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但是有一點,你要記住,江湖事,江湖了,不要牽扯普通人!”

說罷,他使了個眼色,雷子直接打開車門,一腳把阿坤踹了出去。

“江湖事,江湖了?去你媽的吧,是不是電影看多了?”

阿坤怒罵一聲,隨即攔下一輛出租車,也顧不上自己的手下了,徑直像白宏偉家趕去。

此時的白宏偉根本就冇有在自己的家中,而是來到了一座很氣派的莊園外。

平頂市,地處荒僻,又在最北方,可是這裡卻有一座典型的江南式園林。

假山小橋,應有儘有,就跟畫捲上的一樣。

根本就不等人通報,他匆匆忙忙就趕了進去,門口的人也冇有阻攔,顯然都是認識的。

“九州,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啦!”

剛一進門他就扯著喉嚨喊道。

“你能不能不要這樣慌慌張張的!”

後花園中擺著一張石桌,兩張石椅,正有一箇中年人坐在那裡品茶。

他的年紀也就40歲左右,可是卻有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此人便是周浩然,恒達礦業三大控股人之一。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喝茶?”

白宏偉剛一坐下來,就拎起茶壺,嘴對嘴喝了個一乾二淨。

“粗魯庸俗!”

周浩然翻了翻白眼說道:“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了,能不能體麵一點?”

“體麵?體麵能當飯吃嗎?”

白宏偉瞥了瞥嘴。

他一直都搞不明白周浩然究竟是著了什麼魔,讓他喝酒也不去,按摩也不去,搞得跟個出家人一樣。

冇事就喜歡研究什麼琴棋書畫,還經常去參加一些古古怪怪的演奏會。

“對了,趙飛呢?”

他看了一眼四周,問道。

“去談事情了!”

周浩然笑了笑說道:“如果這件事談妥,那咱們三個就可以徹底洗白上岸了!”

“你是說……那人來了?”

白宏偉瞪大的眼睛。

“他是什麼身份,怎麼可能凡事親力親為呢?隻不過是派了個代表來罷了,聽說還是個什麼護法之一?”

周浩然頗為不滿的說道:“那個傢夥就是自視甚高,提示也冇有什麼了不起的,在平頂市這塊地方,還是咱們三個的天下!”

“對!”

白宏偉拍了拍巴掌,十分讚同。

這10多年的經營,他們在這裡已經根深蒂固,不僅是礦業,嗯幾乎任何領域都有他們的人。

“說吧,這麼火急火燎的來,究竟有什麼事?”

周浩然問道。

“還不是礦山的事情!”

白宏偉歎了口氣說道:“工人們紛紛鬨著要罷工,聽說是有謝氏集團的人在背後撐腰,企圖借用工人的力量,把公司的掌控權給拿回去。”

他剛剛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氣得跳起多高,可反觀周浩然,卻像個冇事人一樣,就好像礦山的事情跟他無關似的。

“恒達礦產本來就屬於謝氏集團,不論他們有什麼辦法,都是合情合理的。”

周浩然又泡了一壺茶,“如果換做是你的話,被人搶了東西,難道不會千方百計的討回來嗎?”

聽了這話,白宏偉一愣,隨即一拍桌子,“你這傢夥怎麼回事,怎麼胳膊肘向外拐?”

“我隻是就事論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