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67章

-

周浩然笑了笑說道:“其實我早就已經開始關注這個謝芷秋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光由謝氏集團出款修建的學校就有13座,公路500裡,各種基礎設施數不勝數。能夠做出這種事情的人不是傻子就一定是聖人轉世。”

“你跟我說這些乾什麼?”

白宏偉犯了翻白眼。

“你先彆著急,聽我慢慢說。”

周浩然說道:“像她這種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女孩,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民間疾苦,之所以幫助他人,隻不過是為了尋找一些虛幻的虛榮感而已,我想,她來平頂市的真正目的未必是為了那些礦產,而是為了替工人解決問題,滿足一下她那氾濫的同情心,根本就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價,更加不清楚自己有多少能力。”

他一張嘴就停不下來了,一口氣說了一大堆。

白宏偉聽得都快要打瞌睡了,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說道:“你就直接說該怎麼辦吧,不用跟我講這些大道理。”

他這人不喜歡動腦,處理事情往往是用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

那就是刀子。

冇有什麼事情是一刀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刀。

“她不是想要多回恒達礦產嗎?那就給她。”m.

周浩然說道:“她一個做醫美起家的,哪裡知道這裡麵的水有多渾,這根本就是一個無底洞,想要將其填滿的話,非得把謝氏集團拖垮不可。”

聽了這話,白宏偉的眼睛也是一亮,“你是說讓她知難而退?”

“冇錯。”

周浩然點了點頭說道:“不當家不知油米貴,等她管理起來就知道有多難了,到時候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動手,那些工人就會給她添麻煩,用不了多久,謝芷秋就會明白這些賤人是不值得同情的,然後就會乖乖的把公司掌控權交出來,然後回去當她的大小姐。”

“可你又怎麼能夠確定那些工人會惹事?”白宏偉說道:“現在每一個礦區都成立了工會,那些賤民的熱情很高漲啊,簡直把謝芷秋當成了活菩薩。”

“他們自己不惹事,難道你不能幫他們惹事?逼他們惹事?嫁禍他們惹事?”

這兩天翻了翻白眼:“不是我說你,做事不要這麼直來直去的,有時候也要稍微動動腦子。”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白宏偉的眼睛瞬間就眯了起來。

這是什麼意思?

嫌棄自己腦子笨?

不配跟他當朋友?

常言道,人可以共患難,但不可以同富貴。

白宏偉等三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當初打江山的時候,他們三個兄弟可是一條線心,可以為對方擋子彈的那種。

可是大家都功成名就之後,他們能夠明顯感覺到彼此間的關係已經變得疏遠了。

尤其是最近兩年。

周浩然和趙飛整天密謀著什麼,從來不跟白宏偉打招呼。

就拿這次的事情來說。

如果不是白宏偉追問,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那人已經派代表來了。

更加不知道趙飛已經前去交涉了。

而且這還隻是他知道的事情而已。

天知道這兩個傢夥,背地裡瞞著他做了多少事情。

“行了,我們什麼都不需要做,等著看好戲就好了。”

周浩然端了一杯茶,卻始終冇有喝。

白宏偉知道他這是在端茶送客!

這個傢夥,肚子裡的花花腸子實在太多了,從來不會表露自己的真實想法,就喜歡讓彆人猜測。

白宏偉最討厭這些。

不過他也冇有多說什麼,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俗人就是俗人啊!”

看著白宏偉離開的背影,周浩然也是不屑的瞥了瞥嘴,將剛纔他用過的茶壺都扔到了一邊的垃圾桶裡。

而白宏偉離開莊園之後,眼睛同樣眯了起來。

“兩個老狐狸想陰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嗎?我又不是你們手中的刀,憑什麼要聽你們指揮?”

“你們不是喜歡看戲嗎?老子就親自掩蓋給你們看。”

說完之後他便給阿坤打去了電話,問他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以前他隻想殺林子一個,殺雞儆猴而已。

但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大。

他要憑這件事,一舉奠定自己的權威。

讓那些工人們知道誰纔是真正的王,讓他們明白誰來也救不了他們。

結果一連打了十幾個電話都冇人接通。

還怒氣沖沖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一眼就見到了倒在門口的阿坤。

隻見阿坤渾身是血,嘴巴中的牙齒都冇有幾顆了。

“我讓你去辦事,你怎麼弄成這個鬼樣子了?”

白宏偉皺了皺眉。

“是謝氏集團的人乾的。”

阿坤含糊不清的說道:“我剛剛離開林子家,就被他們的人給堵住了,把我暴打一頓不說,還揚言……”

“有話直說,不要吞吞吐吐的!”

白宏偉生氣了。

一幫飯桶,連區區一個工人都解決不了。

留著還有什麼用?

如果現在不是用人之計,他早就親自動手把這個阿坤給解決掉了。

“他還揚言,讓你把腦袋洗乾淨,他隨時都有可能來取。”

阿坤大著膽子說道。

摔完他就把腦袋低了下去,再也不敢抬起頭來。

白宏偉愣了足足10秒鐘,隨即笑了,笑得十分開心。

已經不知道有多久冇有聽到這麼可笑的話了!

“想要我的腦袋?謝芷秋,我看你是喝多了吧?這個世界危險的很,殺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雖說是笑,但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比哭還要難看。

“五爺,您打算怎麼做?”

阿坤迫切的問道。

現在他隻想將功得罪,保住自己的飯碗。

“怎麼做?”

白宏偉笑了笑,“她想讓我死,我也不會讓她活得得這麼舒服。她不是很在意林子一家人嗎?那我們就給她敲一下警鐘。”

……

此刻林子家聚滿了人。

都是十幾個礦區的代表人物。

當初正是在林子的提議下,他們才陸續組建了工會,已經知道林子出了事,大家自然過來幫忙。

同樣他們也明白,林子隻是第一個而已,在坐的所有人都是被打擊的目標。

誰也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