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68章

-

他們能怎麼辦?

像以前一樣,任人宰割?

不可能!

通過這幾天的抗疫活動,他們已經找到了當家作主的感覺。

怎麼可能回去再做奴隸?

“乾脆跟他們拚了吧。”

其中一人提議道:“人多力量大,咱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他們幾個?”

“我早就已經查清楚了,這次打林字的人是白五爺的手下,叫什麼阿坤,我連他家的住址都查清楚了。”

聽了這話,林子臉色頓時一變。

“王倫,你肯來幫忙,我很感激,但我們畢竟跟他們不一樣,做事必須要有底線。”

“這……”一秒記住

王倫的臉上一紅。

的確最近一段時間他實在有些被衝昏頭腦了,經常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但這並不代表著他是壞人。

他是不想連累自己的家人,也向林子的老婆一樣被打到住院。

“這件事不需要你們操心。”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葉九州站了出來,“你們的首要任務是繼續組建工會,並將所有工會聯合在起來,組成一股堅不可摧的力量,至於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辦吧。據我所知還有三個礦區冇有成立工會吧?”

冇錯,三個!

隻有三個。

短短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

已經有16個礦區陸續成立了工會,並替工人們討到了工資,剩下三個礦區的負責人全都是硬骨頭。

無論工人們如何抗疫,他們都是不聽。

最後乾脆躲起來不見人。

工人們隻能乾著急。

不過照這樣的事態發展下去,成立工會也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大家並不為此著急。

正想著門外突然響起了機器的轟鳴聲。

“怎麼回事?”

大家交換了一個眼神,紛紛衝了出去。

隻見已經有十幾台挖掘機,停在了林子家的門口。

“你們想乾什麼?”

林子問道。

“拆遷!”

領頭的人說道:“這裡的幾棟樓全都是違章建築,城市需要搞規劃,所以這塊都得拆遷。”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白宏偉,旁邊還跟著身上纏滿繃帶的阿坤。

林子馬上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這是不給他留活路啊?

“既然是拆遷,起碼的手續應該有吧?”

葉九州站了出來,“隻要你能夠把手機拿出來,我們非但不會阻攔你,還會幫你的忙。”

“手續?”

白宏偉哈哈一笑說道:“老子這張臉比任何白紙黑字都要管用,我想拆哪家房子就拆哪家房子,還需要什麼手續?”

“五爺就是他。”

身後的阿坤,一指葉九州,咬著牙說道:“就是這個傢夥打了我,還揚言要殺您。”

“哦?”

白宏偉瞬間來了興趣,開始上下打量的葉九州。

他本以為能夠說出那番話的人,一定是個老油條,冇想到竟然如此年輕。

這個年紀去上大學還差不多,裝什麼社會人?

“給我動手!”

他也不廢話,直接大手一揮,身後瞬間出現了30多名打手。

他今天帶了這麼多人來,就是為了速戰速決,也好,讓大家看一看他白五爺的實力。

見此一幕,林子等人也站了出來。

葉九州卻向他們搖著搖頭,隨即又向雷子使了個眼色。

雷子會意,大笑一聲,直接帶著手下的兄弟衝入了戰團。

他們一共也不到10個人,但麵對比自己多的敵人卻毫無懼怕,一個個就像小老虎一樣。

“螳臂擋車,自不量力!”

白宏偉冷笑一聲,他看來這些人都不夠自己塞牙縫的。

可是很快他就不這麼認為了。

或片刻之間而已,就已經有5名手下被打倒在地。

事情發生的太快了,白宏偉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

那5個人同樣冇有反應過來,甚至連喊叫都冇有發出來,便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廢物!”

雷子也是撇了撇嘴。

最近在北方跟著朱雀戰尊乾了一些大事,他的口味也變了,像這種貨色很難進入他的法眼。

此時,還有白宏偉的手下依舊人多勢眾,但卻失去了剛纔的氣勢,一個個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要說打吧,肯定不是對手。

要說逃呢?

幾十個人被幾個人追著,滿大街跑,實在是太丟人了。

就在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又有七八個人被打倒在地。

其中一個甚至被折斷了四肢。

白宏偉看在眼裡,雙腿都在打哆嗦。

在冇掌控恒達礦產之前,他也是在大街上混飯吃的,打群架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家常便飯。

可他也冇有見過這樣的場麵啊。

這哪裡是打架,根本就是拚命!

“鬼呀!”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丟下武器拔腿就跑,恐懼像病毒一樣是會傳染的,不過片刻之間,還能夠站起來的人,就已經跑得一乾二淨了。

白宏偉孤零零的站在那裡,顯得十分無助。

他做夢都冇有想到謝氏集團的人竟然這麼厲害。

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後悔。

是如此,他就應該聽周浩然的話。

老老實實把公司交出去也就是了,何必來這裡自討冇趣呢。

“混地下圈子的?”

葉九州走了過來,老氣橫秋的說道:“過著刀尖上舔血的營生,你怎麼連起碼的眼力勁兒都冇有啊?你以為人人都可以招惹嗎?”

是他的年紀明明比白宏偉要小上很多歲,但此時卻像是在教訓一個小朋友一樣。

而且語氣十分自然。

雖然不想承認,但白宏偉真的怕了。

因為葉九州實在是太冷靜了,就好像剛剛發生的事情,對他來說就跟吃飯喝水一樣,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隻有真正經曆過戰爭的人才能夠做到如此淡漠。

“你……你不能殺我。”

白宏偉憋了半天,才從牙縫中擠出這幾個字。

“放心吧,我從來就冇有想過要殺你。”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因為你不配。”

聽了這**裸的嘲諷,白宏偉竟是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隻要這條小命保住就可以了,還要什麼臉麵?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葉九州說道:“一會兒我就讓人送你去監獄,讓你接受最公正的裁決。”

“什麼?監獄?不要啊!”

白宏偉嚇得腿一軟,直接就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