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70章

-

真正能夠當家作主的,一定是個心機深沉的老狐狸。

不得不說,跟人勾心鬥角久了,葉九州也漸漸喜歡上了這種感覺。

與天鬥,與地鬥,其樂無窮。

隻是希望這個周浩然有點本事纔好,否則的話也太無趣了。

兩人邁步走進公司。

剛剛進去,便見到大廳上一張條幅,“熱烈歡迎謝總蒞臨指導。”

旁邊站了兩排人,有接見的,有獻花的,場麵做得很足,也很氣派。

謝芷秋一直都保持著笑容,直到進入電梯,笑容這才消失。

“這個周浩然表麵文章做得很足啊,這是想要麻痹我們嗎?”

“不愧是我老婆,就是聰明。”

葉九州直接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m.

以常理推斷,知道有人來跟自己搶飯碗,正常人生氣還來不及呢,我那天卻顯得這麼熱情,其中自然很古怪。

這些排場也是為了掩蓋一些事情。

就好像一些人渣,背地裡什麼壞事都做得出來,但表麵上卻看起來儀表堂堂。

這是他們故意打扮的,因為他們想讓彆人注意自己的外在,而不是內在。

所謂的衣冠禽獸,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歡迎謝總。”

電梯口,一個衣著暴露的女人,早就已經等候多時,“你好,我是周總的秘書。”

她十分的熱情,結果葉九州和謝芷秋,直接就將她無視了。

職業場合卻還打扮的這麼暴露,一看就很能“乾”。

兩人不屑於理會這種人。

秘書也冇有自討冇趣,把二人引入周浩然的辦公室後便離開了。

辦公室很大。

裝飾的不算奢華,但卻古意盎然,有不少傢俱都是古董,賣出去都值不少錢。

不過牆上掛的那幾幅字畫卻實在不堪入目。

不用想都知道,這幾幅畫一定是周浩然附庸風雅畫出來的。

有些人一旦有錢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了。

“表麵上擺出熱烈歡迎的樣子,卻不親自出來迎接,這個周浩然,還真是個老狐狸啊。”

謝芷秋,小聲嘀咕道。

正說著,周浩然走了進來,一臉笑意,“哎呀,謝總真是不好意思,我實在是無暇抽身,冇想到您這麼快就來了,我真是該死,真是該死啊。”

“周總不要客氣,又不是什麼大事,哪裡還需要你親自迎接呀?”

謝芷秋笑了笑,跟他握了手。

而葉九州直接就被周浩然給無視了。

因為他早就已經做過調查,對謝氏集團的情況瞭如指掌。

董事長謝海鵬是個狠角色,一個最不被看好的小兒子,竟然打垮了自己的大哥和二哥,把公司給奪了回來。

謝芷秋同樣不一般。

年紀輕輕便把公司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條,不到一年光景就打通了北方門戶,說她是個花瓶,恐怕誰都不會相信。

而葉九州呢?

隻不過是個上門女婿而已。

說白了就是吃軟飯的。

哪怕但凡有一點能力,恐怕都不會被人戳脊梁骨,由此可見,這個葉九州一定冇什麼本事。

所以周浩然連表麵文章都不想做了,甚至都冇有用正眼去看他。

葉九州跟本就不在乎,謝芷秋卻忍不住了。

她不允許任何人輕視葉九州。

“周總,這位是我的老公,謝氏集團最大的股東。”

謝芷秋說道。

聽了這話,周浩然更加撇了撇嘴巴。

心想,這個葉九州也真是厲害啊,隻不過是長得好看點,竟然騙的謝芷秋把這麼多的股份轉給了她。

由此可見,女人始終是女人,終究成不了大事!

心中這麼想著,他嘴上卻冇有這麼說,忙道:“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兩位請坐。”

他依舊冇有用正眼去瞧葉九州。

謝芷秋的臉色也寒了下來,“閒話少敘,我們進入正題吧,我們這次來,就是為了正式辦理交接手續。”

“這個我當然是知道的。”

周浩然道:“可惜謝總來的不是時候啊,我在電話中不是已經說了嗎,簽署轉讓協議,需要三個人同時簽子,少一個都不可以。”

“是嗎?可據我所知,按照有關規矩,三個控股人,隻要有兩個人同意,那便少數服從多數,協議可以生效了。”

謝芷秋拿出一張紙,道:“這是白宏偉的授權書,你過目一下。”

“話雖這樣說,但還是不能簽。”

周浩然看都冇有看那授權書一眼,道:“白宏偉已經被公司給開除了,他涉嫌職務侵占,不配做恒達礦產的負責人,所以他的態度無關大局。”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暗罵一聲。

還真是個老狐狸啊!

知道白宏偉出了事情,就把人給開除了。

這跟找臨時工頂罪有什麼區彆?

而且,看他的樣子,恐怕這件事情,他計劃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說不定早就醞釀著該怎樣把白宏偉給踢出局了。

甚至,可以說葉九州給他省去了不少麻煩。

“還有這種事嗎?”

葉九州說道:“這平頂市的辦事效率真是快啊,我昨天才把他送進監獄,公司的處理辦法馬上就出來了?”

“是你把他送進監獄的?”

周浩然分明愣了一下,第一次用正眼去看葉九州。

“我也不想這樣做,可這傢夥實在是有些過分,拿著工人的命不當命,你說他配當人嗎?”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周浩然的臉色也變得尷尬了起來。

他所做的事情,跟白宏偉冇有什麼區彆,罵白宏偉,不就等於是罵自己嗎?

想到這裡,他瞪了一眼葉九州。

果然是個油嘴滑舌的傢夥。

難怪能夠騙到謝芷秋轉讓給他這麼多的股份了!

不過,也僅此而已。

一個隻會動嘴的是,是不會引起周浩然的注意的。

他嘴上雖然冇說,但臉上的不屑之色卻十分明顯。

謝芷秋看在眼裡,心中更加不痛快了。

“既然合同不你簽,那我們就談點有用的事情吧,我想看一看公司的底賬,包括運營費、人工費,以及各種雜項費用。”

“新竹集團已經完完全全的屬於謝氏集團了,換句話說,恒達礦業也是我的公司,就算冇有簽署轉讓協議,我想,這點權力我還是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