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71章

-

此時,她十分強勢,根本就冇有給周浩然留一點麵子。

誰叫他對自己的老公不禮貌呢!

聞言,周浩然也是握了握拳頭。

為了袒護一個小白臉,連一點麵子都不給自己留嗎?

他真的想不明白,一個小白臉而已,至於讓謝芷秋這麼關心嗎?

連一點委屈都受不了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這才說道:“底賬自然是有的,不過數據太大了,而且也太分散了,整理起來需要一點時間,謝總還請寬容一下。”

“寬容到什麼時候?”

“三個月後吧!”

“嗬嗬,你怎麼不說三年之後呢!”

謝芷秋一拍桌子,“周浩然,你不要總是搪塞我,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一秒記住

聞言,周浩然頓時一凜。

他派出去的探子可是說過,謝芷秋的心腸一向很軟,可今天一見,怎麼跟傳言中一點都不一樣啊。

這哪裡還是個較弱的女孩子,分明就是個女強人啊!

這樣一來,他反倒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正如謝芷秋所說,不管有冇有簽轉讓協議,恒達礦業都是她的,她就是老闆,想看什麼都是合情合理的。

“不著急,不著急。”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既然底賬無法看,那咱們就先聊點其他的,比如,給公司換個名字!”

換個名字?

周浩然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改名的事情,看起來微不足道,其實十分的重要。

就跟女人改嫁,孩子也要改名換姓一樣,這是對認同感的一種改變。

時間一長,孩子親生父親的印記就會被徹底抹掉。

恒達礦業也是一樣。

隻要一改名,用不了多久,人們就會忘記周浩然,忘記他的一切。

“恒達礦業!聽起來像個地產公司的名字,依我看不如就叫利民礦業吧,就這樣決定了。”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一聽這話,周浩然差點被氣得吐血。

利民?

一聽這個名字,不是農村合作視,就是一些傻冒的公益組織,實在是太難聽了。

不過,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給他發表意見的機會,直接就拍板決定了。

“葉先生……”

“他說了算。”

不能周浩然說完,謝芷秋便斷道:“我老公的決定,就是我的意思,從今天開始,恒達礦業正式改名為利民礦業。”

聞言,周浩然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本來,他早就已經計劃好了,隻要不辦理交接手續,硬拖他們幾天,等趙飛回來之後,一切都好辦了。

可他哪裡想得到,葉九州跟謝芷秋竟然如此鐵腕,一點機會都不給他呀。

“周總?你似乎是有什麼意見啊?”

葉九州笑了笑,“你該不會是捨不得把公司交出來吧?”

“嗬嗬,葉先生玩笑了。”

周浩然擺了擺手,“我本來就是替人管理公司而已,又不是這裡的老闆,哪有資格發表意見啊,您放心,我馬上就讓人安排。”

“不用費事了!”

葉九州打了個響指,辦公室的大門被人推開,雷子走了進來,手上還提了一快牌匾,寫的正是“利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幾個大字。

見此一幕,周浩然差點就被氣炸了。

他早就準備好了!

這是什麼意思?

下馬威嗎?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恐怕葉九州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自從他開始收心養性開始,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生氣過了!

“周總,借把椅子可以嗎?”

葉九州道:“當然,有梯子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有,當然有。”

“很好,”

葉九州使了個眼色,雷子直接就拎著牌匾走了出去。

周浩然不是傻子,馬上就明白了,葉九州這是在故意拿他尋開心。

新官上任三把火。

第一把火就燒得這麼猛烈。

“時間不早了,我們去會議室吧。”

葉九州看了看錶,說道。

“去會議室乾什麼?”

周浩然一臉茫然,他越來越看不透葉九州了。

本來,他把今天要做的事情都已經交代好了,結果冇想到,這個葉九州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現在又要去會議室,鬼知道他又在搞什麼把戲。

“當然是調整些人事變動了。”

葉九州說道:“公司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有一些人辦事實在不能讓人滿意,坐在那個位置上,隻會拖累公司。”

“這個……”

“如今,利民礦業是謝氏集團的子公司,你有意見?”

葉九州直接就把他的話給噎了回去。

是啊,公司是謝氏集團的,周浩然一個外人,有什麼資格發表意見?

葉九州不再理會他,直接拉著葉九州離開了。

門外。

秘書依舊在那裡盯著手上的鏡子發呆。

她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突然間失去了魅力。

以前,不管什麼樣的男人見到她,目光都一定離不開,可是剛剛,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用正眼瞧她啊。

“那個誰……”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葉九州走了過來,“你去安排一下,讓公司所有員工到會議室開會,我有事要宣佈。”

“我知道,這個決定很倉促,一定有人不能參加,我們是講道理的,不能參加的,直接不用來上班了。”

一聽這話,秘書的額頭頓時冒起了三道黑線。

不來就開除,這也叫講道理?

“我不叫那個誰,我的名字叫高敏。”

秘書小聲說道。

“好吧,那個誰,快去辦吧,要不然你明天也不用來上班了。”

葉九州無所謂的說道。

一聽這話,秘書哪裡敢遲疑,連忙跑了出去。

目睹了這一切,周浩然的臉色也陰沉到了極點。

從見麵開始,他就一直被人牽著鼻子走,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葉九州的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

這種受製於人的感覺,實在不怎麼好受!

但他冇有辦法,隻能跟在兩人後麵,進了會議室。

剛剛坐好,謝芷秋就將一遝檔案遞了過來,正是她已經整理過的員工資料。

其中,甚至還有周浩然的資料。

周浩然看了一眼,瞳孔驟然一縮。

“葉先生,現在是非常時期,如果現在貿然裁人的話,會讓老員工們寒心啊。”

“這麼容易寒心?那還是回熱炕頭上暖和吧,我們公司不需要這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