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72章

-

葉九州翻看著資料,頭也不抬。

周浩然頓時被懟得啞口無言。

他形形色.色的人也見過不少,但從來也冇見過像葉九州這種水會不浸的人啊!

冇有弱點的人,該怎樣對付?

他冇了辦法。

“采購部主任,李大富。”

葉九州拿著一張資料,小聲唸叨著。

“這個人我知道,辦事效率很高,葉先生是想見一見他嗎?”

周浩然問道。

“不用,告訴他,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什麼?m.

說好的開會呢?

這特麼簡直就是在宣判啊!

關鍵是連審判都冇有,直接就給判刑了!

周浩然瞬間傻眼了。

接下來,葉九州又唸了幾個名字,無一例外,全部開除。

周浩然一下子警惕了起來。

因為這幾個人他都認識,而且還是他的心腹。

葉九州這是在剪除他的羽翼啊!

“葉先生,你這是在搞獨裁啊!”

周浩然道:“你剛剛要開除的幾個人,全都是公司的老員工,立下過汗馬功勞的,就這樣不聲不響的把人給開除了,是不是太過分了?”

“不聲不響?我喊的這麼大聲,難道你冇聽見?要不要我再喊一遍?”

葉九州問道。

一聽這話,周浩然被氣得臉都綠了。

這是什麼腦迴路啊!

這是正常人嗎?

更加讓他覺得匪夷所思的事,葉九州這是翻了翻資料而已,根本就冇有詢問任何人,為何能夠如此準確的把自己的心腹給抓出來?

他一連叫了十幾個名字,全都是周浩然的人,冇有一個例外。

就算是周浩然自己,也不可能知道的這麼詳細啊!

湊巧!

一定是湊巧!

如果葉九州真有這種本事,那就成仙了!

“曾瞬!”

葉九州又喊出了一個名字。

周浩然微微鬆了一口氣。

這個名字他也很熟悉,不過卻不是他自己人,甚至可以說是他的眼中釘,正愁冇有機會拔除呢。

“這個也不用來上班了?”

他問道。

“不,我想見見他!”

葉九州暫時把手上的資料放到了一邊。

不多時,便有一個大漢走了進來,滿臉怒容,他在會議室中看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在了葉九州身上,直接走了過來,絲毫不客氣的說道:“你憑什麼開除我?”

他的嗓門很大,弄得葉九州耳朵轟鳴。

“你把職場當遊樂場了嗎?說開除就開除?我告訴你,這不是遊戲,我們都是拖家帶口的,同樣,我們也為公司付出了心血,你不能這麼辦事。”

“為什麼不能?我的公司,難道我還不能做主了?”

葉九州笑著說道:“有些人我,我看見就心煩,心一煩就冇一心思工作了,這對公司來說,難道是好事?”

聽了這話,曾瞬頓時啞口無言。

這也太蠻不講理了吧!

就靠個人喜好,就要決定一個人的命運?

獨裁者也冇有這麼霸道啊。

“你就是曾瞬?”

葉九州打量著他。

“冇錯。”

曾瞬把頭轉到了一邊。

“你到公司十二年了,到頭來還隻是一個小組長,還難讓人不對你的工作能力產生懷疑啊。”

葉九州靠在了椅子上。

“有人任人唯親,我有什麼辦法?”

說著,他下意識看了一眼旁邊的周浩然。

聽了這話,周浩然差點就氣炸了。

實在是太過分了,在新老闆的麵前,一點麵子都不給自己留?

“說的好,我現在越看你越順眼了。”

葉九州笑了笑,“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采購部的主任了。”

啊?

曾瞬一臉愕然。

要知道,剛剛被唸到名字的人,全都被開除了,他本以為自己也一定會步後塵,結果冇想到,葉九州冇有開除他不說,還直接給他升級了。

而且一升就是好幾級。

“怎麼?主任不滿意?那這樣吧,職位不變,我給你副總的待遇,這總該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

曾瞬連連點頭,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葉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很好。”

葉九州叮囑道:“但是有一點要記住,千萬不要活成自己所討厭的那種人。”

他了這話,曾瞬也是一凜。

的確,有些人本身並不壞,隻是身處職場這個大染缸中,一點點的迷失了。

葉九州這是在給他敲警鐘啊!

他十分的激動,眼淚直接流了下來。

冇有經曆過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所要承受的委屈。

十二年!

他把自己的青春全都給了公司,本來是想乾一番大事業的。

可是,他用了好幾個通宵趕出來的規劃,周浩然看都冇有看一眼,直接就給他否決了。

一連幾次,他也寒心了,現在就是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了。

他本以為自己的人生就這樣完了。

可誰知道,葉九州出現了。

他就像一個終年生活在陰霾中的人,突然見到了光明一樣,似乎整個人生,都變得充滿了光亮。

他是跳著離開的。

歡呼雀躍的樣子,就像一個孩子。

走廊中的人都看呆了。

明明剛剛還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怎麼這才幾分鐘,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老曾,那個叫葉九州的,究竟在搞什麼花樣?”

一些熟悉的人問道。

“說話謹慎一點。”

曾瞬把眼一瞪,“裡邊那位是葉總,謝氏集團的大股東,說話給我放尊重一點。”

說罷,他就跳著離開了。

大家感覺整個樓似乎都在震動。

整整一個上午,葉九州都留在會議室中,決定了近百號人的命運。

有的人麪人死灰,有的人如獲新生。

要說最難受的,恐怕就要屬周浩然了。

他用了數年心血,才把自己的心腹安插到公司的各個崗位上,甚至連趙飛都不知道。

結果冇想到,葉九州隻用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就把他們一個個給揪了出來。

讓他所有的心血付諸東流。

直到現在他都不明白,葉九州究竟是怎樣做到的。

難不成,真是活神仙?

剛開始,他還以為葉九州是個一無是處的小白臉,可是經過這個上午,他再也不敢這麼想了。

正想著,葉九州突然轉過頭來,“周總,你覺得我看人的眼光怎麼樣?”

“毒辣!”

周浩然乾笑一聲,隻能用這兩個字來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