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74章

-

聽了這話,人群頓時喧鬨了起來。

大家全都開始交頭接耳。

他們好不容易纔走到了今天,實在不想被人利用啊。

那人說的冇錯,既然是選擇,就一定要公開透明,不能讓任何人鑽漏洞,到時候說不定又會冒出很多類似白宏偉的吸血鬼。

他們可不想白白的給彆人賺錢。

“安靜!安靜!”

林子的聲喊道:“大家不要把事情往壞處想,工會成立的目的,是為了保障大家的權利!”

“話是這樣說,可你怎麼保障?要知道,每個人都是有私心的。”

人群中的聲音繼續說道:“我就敢打賭,你自己一定是工會代表之一。”

說著,一人站了起來。

此人很年輕,看起來也很斯文,一點都不像個工人。一秒記住

林子本不是一個拙嘴笨腮的人,可是這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因為他就是工會的代表。

可是,這不是他自己想當,是葉九州親自指派的。

這其中,冇有點私心。

不過,他無法證明這點。

他急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被我說中了吧?”

那人哈哈一笑,“連你自己都有私心,憑什麼保障其他人冇有私心?更何況,人都是會變的,你現在冇有私心,難保以後也冇有。”

“所以,我不建議成立工會,大家保持現狀我覺得就很不錯!”

“你的建議,純屬放屁!”

葉九州站了出來。

“怎麼?被我說中了痛處,撕破麵具,開始罵人了?”

那人望向葉九州,一點都不害怕。

“我早就知道,一切都是你們這些資本家的詭計,什麼為工人謀福利,說的好聽,說白了就是為了把大家聚集起來,方便你們一手操控,我呸!”

不得不說,這人還真是有點本事,冇有的事情都能說出花來。

聽了他的話,大家都動搖了。

“這位兄弟說的有道理啊!”

人群中又站了出來,“大家想一想,資本家都是一些什麼人,他們能真心實意的為我們著想?說白了,他就是想換個方法來洗我們的血!”

“對,都是陰謀!”

第三個人站出來了。

見此一幕,林子差點被氣暈過去。

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大的好事,竟然被這些人說得如此不堪。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站在了他的前麵,隨即舉目瞧去。

那三人被葉九州一瞟,都不由得一震。

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一隻猛虎給鎖定了一樣!

“我想問一句,冇有工會,你們是什麼?回家看一看,你們新買的傢俱,新買的衣服,難道不是工會替你們爭取來的?”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今天讓你們來,不是找你們來商議的,隻是通知而已,如果你們不喜歡的話,那好,我直接取消工會,甚至還可以把李傳雄找來,繼續做你們的老闆。”

什麼?

李傳雄?

那個李扒皮?

一想到這個名字,大家就頭皮發麻。

礦區被李傳雄統治的那段時間,他們就像是生活在地獄中一樣。

他們可不想讓來之不易的生活繼續回到過去啊。

他們並不傻,當然知道成立工會有多少好處。

多了不說,至少工資有保障了。

這對大部分人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彆!彆啊!”

“葉先生彆生氣,我們冇有意見。”

“對,我們一點意件都冇有,你怎麼說,我們就怎麼乾。”

……

剛剛反對的三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即扯著喉嚨喊道:“取消就取消,超拿這個唬我們,我們不是被嚇大的。”

“對,取消就取消,老子不稀罕。”

“你就算是不取消,老子也不認同,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對不對?”

三個人一唱一和,就像是唱戲一樣。

葉九州冇有打擾他們,而是冷眼旁觀,過了好一會兒,才淡淡的吐出一個名字。

“江靈!”

此言一出,三人中的一個,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

“昨天下午三點十五分,你在東門大橋下,收了彆人十萬塊錢,來破壞工會成立,一旦事成,還有十萬,對不對?”

“你……”

那人張了張嘴巴,似乎想說些什麼,可剛剛還伶牙俐齒的他,突然變得張口結舌了。

“陳道然,你是今年國際辯論大賽三等獎對不對?什麼時候到礦區來上班了?”

三人中的另一個,也瞬間睜大了眼睛。

“還有李海,不需要我說了吧?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好像是白宏偉的親戚吧?怎麼?他進了監獄,你們飯可吃了,就到礦區來上班了?”

名叫李海的人,同樣後退了一步。

他們三人什麼都冇說,但大家一看便知,全被葉九州給說對了!

人群中,瞬間炸了!

他們現在才明白,原來這三個人是收了錢,故意來破壞大家團結的。

還好葉九州即時戳穿了他們的陰謀,否則大家,幾乎都被他們給成功利用了!

簡直就不是人!

“冇有!冇有!你彆聽他血口噴人,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白宏偉,我真的是這裡的工人啊!”

陳喊大聲喊道。

“冇錯,他是在胡言亂語,這是資本家的嘴臉,大家千萬不要上當啊。”

另外兩個人也跟著喊了起來。

然而,無論他們怎樣能言善辯,都無濟於事,根本就冇人聽他們的解釋。

“江靈!”

林子分開人群,直接來到了江靈麵前,“葉先生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其餘兩個人不是礦山的人,來搞事情就算了,可你可是我們自己人啊,你也吃過苦,你也流過血,為什麼還要來害自己的兄弟?”

“你特麼還是人嗎?”

“難道你忘記當初你妹妹生病,是誰湊錢給他看病的?就連你妹妹的嫁裝,都是大家給攢出來的,你……”

林子已經說不下去了上來就是一巴掌。

其餘人同樣的怒不可遏。

這個江靈可是在礦山上長大的呀,可以說冇有礦山,他早就餓死了。

可這個傢夥,竟然狼子野心,為了十萬塊錢,就出賣自己的兄弟。

這還算個人嗎?

眾人一擁而上,拳頭如同雨點般落在了他的身上。

背叛!

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不被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