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76章

-

趙飛是個聰明人,他開出的價碼很合理。

事實上,他看重的也不是這些東西,而是跟方瑞之間的關係。

隻要能把這根大.腿給抱住,還愁以後冇錢花?

方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這才離開。

而趙飛則是直接癱倒在了椅子上,彆看他剛纔表麵看起來鎮靜,其實心裡比誰都緊張。

冷汗,早就已經把他的在背黑濕透了。

“嚇死老子了!”

他拍了拍胸口,一想起方瑞的眼神,直到此時他都有些心有餘悸。

說起來,他也很好奇,不明白那東西有什麼特殊的。

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想儘辦法也要得到。

不過,他並冇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下去,他所在意的,是這件東西能夠給他帶來多少回報。m.

至少看起來,回報是足夠讓他滿意的。

深深吸了一口氣,這纔拿起手機,上邊的未接電話,已經有二十幾個人。

“喂?”

他給周浩然回撥了過去,“你一直打電話乾嘛?嚇死老子了,剛正談到緊要關頭呢。”

“談妥了?”

周浩然瞬間冷靜了下來,隨即屏住了呼吸。

“還差臨門一腳。”

趙飛笑了笑,說道:“不過看樣子,已經**不離十了!”

“那就好,你速回來,我有大事要跟你商量。”

“現在?”

趙飛很不滿意,他剛剛辦了一件大事,迫切需要放鬆一下。

“冇錯,就是現在,刻不容緩!”

說完,周浩然掛斷了電話。

聽他語氣這麼鄭重,趙飛也不敢遲疑,連忙往回趕去。

……

酒店中,馬如龍拎了一個小包,將文間一遝一遝的拿了出來,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

“我不想聽過程,告訴我結果就可以了!”

葉九州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

“結果就是,平頂市很有可能藏著一頁拳譜,這是老劉整理了所有情報之後,得出來的結論。”

聽了這話,葉九州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他早簡直知道,新竹集團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把手伸到平頂市來,一定是暗組在從中作梗。

目的嘛,自然就是那拳譜來。

本來,他也隻是猜測而已,冇想到還真被他給猜對了!

“拳譜在哪裡?”

葉九州有些急切的問道。

上次給尊主交過手之後,他就感覺自己的修為還有上升的空間,迫切需要一頁拳譜,來印證一下。

“不知道。”

馬如龍道:“老劉那邊已經在想辦法了,可收效甚微,我估計也找不出什麼有用的線索了。”

聽了這話,葉九州也是歎了口氣。

不過,他也冇有太過失望,能夠從那麼多線索中抽絲剝繭,並且得出結論,就已經可以看出老劉的厲害之處。

至少,他已經知道平頂市有一頁拳譜。

那麼,找到它,隻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現在,他最缺少的就是時間,最好能夠趕在尊主的前頭,或者……

跟尊主趕到一起!

上次匆匆交手,兩人冇有分出勝負,葉九州一直對對此耿耿於懷。

他做夢都想跟尊主再較量一次,而這一次,他不會失手!

馬如龍馬上離開,轉告老劉。

自從皇冠一品交給劉管家打理之後,他一直都儘職儘責,這段時間著實幫了葉九州不少的忙。

葉九州越來越覺得把他留下來,實在是太正確了。

房間中,謝芷秋已經睡著了,臉上依舊帶著淚痕。

葉九州也有些無奈,恐怕謝芷秋是唯一一個做了好事,還哭得這麼凶的人。

替她蓋好被子,葉九州便躺在了她的身邊,什麼話都不需要多說,隻要兩個在一起,便是最愜意的事情。

葉九州知道,像這樣愜意的時光,不會太多了,因為如今他麵臨著許許多多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歸根結底,都跟暗組有關。

說起來也奇怪,尊主安排人在北方潛伏了十五年,目的就是為了奪取葉家的拳譜。

可那頁拳譜,早就已經落在了葉九州的手上,這點尊主是知道的,可他為什麼不來取呢?

以尊主的實力,再加上暗組的底蘊,如果孤注一擲的話,葉九州還真未必對付的了。

他在等什麼?

葉九州跟尊主交手過一次,隻是一個照麵而已,並冇有分出勝負,就算是再打下去,結果還是一樣,兩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

難道尊主是因為不想冒險,所以才遲遲冇有動手?

想來想去,也隻有這種可能。

為了幾頁拳譜,尊主暗中控製了幾大豪門十幾年之久,其城府之深,簡直超出了想象,在冇有把握的情況下,是絕對不會輕易動手的。

……

另一邊,趙飛也趕到了周浩然的家。

“事情真的辦妥了?”

周浩然急不可耐的問道。

如今,他剛剛弄丟了公司,正處於一個十分尷尬的境地,如果那件事能夠辦妥,那他說不定還有翻身的機會。

“十拿九穩!”

趙飛得意的說道:“剛剛談判的過程中,方瑞一直都很淡定,但我能夠感覺到,他們極為在乎那樣東西,為了得到它,絕對不惜一切代價。”

說到這裡,他又壓低了聲音,“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北方的那些一流世家,之所以一.夜之間消失,恐怕都是因為這件東西。”

“不可能!”

周浩然斷然搖了搖頭。

要知道,最近一段時間,北方消失的一流世家、二流世家加在一起,足有二十幾個,整個北方的秩序都亂了。

更何況,消失的可不止幾個世家而已,就連納蘭家族這種頂級豪門都受到了牽連。

納蘭家家主納蘭淵不明不白的死了,就連新竹集團也被人收購。

那東西又不是傳國璽,哪有這麼大能耐?

“本來我也不信,可經過我今天的觀察,估計**不離十!”

趙飛十分鄭重的說道:“方瑞是什麼身份?如果那件東西不重要的話,他會親自走一趟,跟我這種無名小卒談半天?”

周浩然冇有說話。

因為趙飛說得很有道理。

在平頂市,他們兄弟兩個自然算個人物,可是離開這一畝三分地,根本連屁都不是。

如果那件東西不重要的話,方瑞是絕對不可能跟他們浪費時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