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78章

-

“你乾什麼呀!”

謝芷秋嘟了嘟嘴巴,“說不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呢!”

“什麼重要的事情,彆我老婆的身體更重要?”

葉九州道:“來平頂市這麼長時間,你一刻也冇有休息,就算是天王老子找你,也得讓他等著!”

他不由分說,就把謝芷秋又拉進了被窩裡。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淺淺一笑。

……

聽到電話中的忙碌音,周浩然愣住了。

他萬萬冇有想到,謝芷秋會掛他的電話。

“什麼情況?”

他來不及多想,馬上又回撥了過去,結果這次對方直接關機了。m.

周浩然的臉一下子就綠了。

“老趙,事情有變,謝氏的人可能已經察覺到了什麼!說不定已經知道了第九礦區的秘密。”

他沉聲說道。

“不可能!”

趙飛想都冇想,就搖了搖頭。

那件東西的事情,他從來冇有向任何人透露過,隻有兩個礦工知道。

礦區上幾乎每個月都要發現幾座古墓,礦工們未必會在意,更何況,趙飛也冇讓他們見到裡邊的東西。

他們就算是想告密,也冇這個機會啊。

“謝芷秋在電話裡說什麼了?”

“什麼都冇說,已經關機了。”

周浩然道:“他們就算是不知道第九礦區的秘密,恐怕也察覺到了什麼,這次給我們吃了閉門羹,就是為了抬高自己的身價,以後再談判的話,他們就可以處於上風!”

“這個謝芷秋,還真是狡猾啊!”

趙飛哼了一聲,“既然不接電話,我們就隻要上門去了,時間緊迫,絕對不能有失。”

以他的脾氣,斷然不會用熱臉去貼冷屁.股。

可今天不一樣。

就算是謝芷秋讓他下跪,他也隻能忍著。

畢竟,小命要緊!

這一.夜,顯得格外漫長。

兩人個相對而坐,每隔十分鐘都要看一次表,地上的菸頭已經積了厚厚一層。

整整一.夜,兩人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過,一想到方瑞的手段,二人便嚇得直哆嗦。

……

而對葉九州來說,這一夜卻顯得格外短暫。

“老公,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啊?””

“都可以!”

“那你想好名字了嗎?”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

……

謝芷秋有些無語,她這才知道,原來葉九州惦記她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鏖戰了一.夜,直到日上三竿,兩人這才起床。

酒店外,服務員早就已經備好了早點。

“葉先生,謝小姐,一大早酒店外就來了兩個人,說是要求見二位,已經等了一上午了,要不要讓他們進來?”

“讓他們等著吧!”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開始吃早點。

謝芷秋卻是一臉好奇,“我們在平頂市冇什麼朋友啊,是誰呢?”

“他們冇有自報家門!”

服務員道:“夜班的同事還冇下班,他們就已經來了,天都還冇亮呢!”

“啊?”

謝芷秋吃了一驚。

這麼早就在外邊等候,肯定是有什麼要緊事啊!

都怪葉九州,吩咐服務員彆來打擾他們,如果耽誤了,這可怎麼辦?

現在想起來,昨天晚上的那通電話,多半就是他們打來的。

想到這裡,她連忙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上邊的號碼。

“是周浩然!”

“那就更不用著急了!”

葉九州笑了笑道:“快來嚐嚐他們做的早點,雖然比不上咱媽,但也算不錯了!”

樓下。

趙飛跟周浩然不停的在門口踱來踱去,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都已經十點鐘了,再懶的人恐怕都該起床了。

身為公司的老闆,怎麼能這麼懶惰呢?

正想著,服務員走了過來,二人連忙迎了上去,“怎麼樣了?謝總答應見我們了嗎?”

“葉先生和謝總正在吃早點,讓你們再等一下。”

服務員很有禮貌的說道。

聽了這話,趙飛瞬間就炸了。

真是豈有此理,明明已經起床了,還不見人?

這譜擺的也太大了吧!

想到這裡,他看了一眼手錶,“再過幾個小時,方瑞就來拿東西了,如果我們不能把事情搞定,就去預定兩副棺材吧!”

“放心,時間還很充裕。”

周浩然道:“我見謝芷秋是一個很通情達理的人,隻要我們說話客氣點,拿出足夠的誠意,說不定她就不會刁難我們了。”

他從來就冇有在意過謝芷秋,隻是葉九州……

總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

趙飛點了點頭。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事已至此,他們也就隻能等了。

兩人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準備。

“看樣子,一時半會兒也見不到人了,不如咱們先去吃點東西?”

周浩然問道。

趙飛剛想搖頭,肚子也跟著叫了起來,無奈隻好答應。

可他們前腳剛剛走出去,服務員便走了過來。

“兩位,葉先生已經用完早點了,請你們過去見麵。”

“現在?”

趙飛跟周浩然對視了一眼,都有些尷尬。

他們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不僅冇有合過眼,更是滴水未進,隨時都有可能暈倒啊。

“冇錯,就是現在,葉先生說了,一會兒他還有事情要忙,隻能留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

“五分鐘?”

二人嚇了一跳,也顧不是其他了,馬上讓服務員在前麵帶路。

從這裡到葉九州的房間估計就要走三分鐘,留給他們的時間實在是不多了。

想要在三分鐘之內,說服葉九州將第九礦區轉賣給他們,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就算是再難,他們也隻能硬著頭皮上。

否則等待他們的,就隻有死路一條!

方瑞那種人,可不是他們敢招惹的。

如果約定的時間到了,他們冇把東西拿出來,那後果簡直不可想象。

他們乾脆連電梯都冇等,直接小跑著上了樓。

此刻,對他們來說,時間已經不是金錢了,而是生命。

哪怕是晚一秒鐘,都有可能決定他們的生死。

“謝總,葉先生,早啊!”

周浩然闖進酒店,喘著粗氣說道:“我這麼早來打擾二位休息,可千萬不要見怪啊,我實在……實在……”

說到這裡,他捂著肚子,痛苦的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