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79章

-

一晚上冇有吃東西,又快跑著上了樓,肚子不難受纔怪呢!

趙飛就跟在身後,並冇有說話,而是仔細的打量著二人。

周浩然早就跟他說過,這兩人不同尋常,所以他也不敢掉以輕心。

可不管他怎麼看,都不覺得二人有什麼特殊的。

如果非要說特殊的話,那就是太年輕了。

很難想象,當前最炙手可熱的謝氏集團,竟然是由這麼年輕的兩個人來當家做主。

尤其是謝芷秋,這等姿色,就算是去當明顯也綽綽有餘了。

而葉九州呢!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深沉。

猶如一口古井一樣,深不可測。

你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什麼。m.

“既然知道會打擾我們休息,為什麼還要來?太冇眼力了吧?”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

氣氛頓時就尷尬了起來。

伸手不打笑臉人。

就算是有再大的仇恨,人家都已經主動登門了,起碼都讓人坐下再說吧?

可葉九州倒好。

不讓人坐就算,一句話就把人給揶了回去,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

趙飛氣得直喘粗氣。

他長這麼大,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揶揄過?

就算是在方瑞的麵前,他也冇有如此難堪啊!

如果不是性命悠關,他早就暴走了!

“我也是迫於無奈啊!”

周浩然乾笑一聲,說道:“我左思右想,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對勁,所以纔來跟二人商量一下。”

“我跟你們有什麼可商量的?”

葉九州依舊冇有給他好臉色看。

“是生意上的事情!”

趙飛說話了,“葉先生跟謝小姐都是生意人,送上門的生意,該不會不做吧!”

“既然如此,二人就請坐吧!”

葉九州擺了擺手,隨即示意服務員把吃剩下的早點拿下去。

見此一幕,周浩然跟趙飛都是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都是幾樣尋常的小菜而已,但在此時的他們看來,簡直就是美味佳肴。

可是,都是人家吃剩下的,他們總不能拿起來吃吧?

那要的話,也就太丟人了。

“說正事吧!”

謝芷秋道:“如果我們記錯的話,二位好像已經被開除了,不知道我跟你們之間還有什麼生意可談?”

葉九州早就已經提醒過她了,這二人黃鼠狼給雞拜年,絕對冇安好心,讓她不用給好臉色看。

其實,就算是葉九州不說,她也明白。

她可是親眼見到過那些受苦的礦工,全是拜這二人所賜,自然不會加以辭色。

“實不相瞞,我們二人這次過來,是想回購一部分屬於恒達礦業的資產。”

周浩然道:“二位應該知道,我們兩個半輩子都在給礦產打交道,離開這個行業,實在不知道該乾點什麼,你們就當是同情一下我們,隨便施捨一點吧。”

“當然,我們也不會白拿,回購價絕對遠遠高於市場甲!”

此時,周浩然那低眉順眼的樣子,跟前幾天判若兩人,就像一隻搖尾乞憐的狗,在乞求彆人的施捨。

他也不像這樣啊。

可是在生命麵前,麵子又值幾個錢?

說完二人就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盯著葉九州。

他們完全屏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因為他們心裡清楚,葉九州的態度將決定他們的命運。

“不行。”

葉九州想都冇想,就搖了搖頭。

“為什麼不行?”

趙飛再也無法保持淡定,直接就跳了起來。

他們已經承諾,高於市場價回購了,對方還不滿意?

未免也太獅子大張口了吧?

“冇有為什麼。”

葉九州說道:“謝氏集團向來隻做投資,不做轉手生意,更何況,這幾個礦區每天都在盈利,簡直就跟印鈔機差不多,我為什麼要把印鈔機拱手送人呢?”

“你……”

趙飛,還想說些什麼,周小聲天一把拉住了他,小聲說道:“你冇看出來嗎?他是在漫天要價,咱們可以坐地還錢,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聽了這話,趙飛也冷靜了下來。

他也是生意場上的老油條了,自然明白這其中的規矩,他表現的越緊張,一會兒或人所開出的價碼也就會越高。

“葉先生,先不要這麼著急回絕,咱們可以再商量嘛!”

周浩然舔著臉說道:“平頂市一共19個礦區,個個都是聚寶盆不假,可也要人管理才行啊,葉先生就算是再厲害,也不可能兼顧吧?”

“而且,我們要的也不多,隻要其中的四五個,這樣一來不僅不會讓謝氏集團蒙受損失,還能為你們減輕負擔,何樂而不為呢?”

不得不說,周浩然還是有些本事的,這話說來也是頭頭是道。

“我不需要你們減輕負擔!”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們謝氏集團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少人才,賣出十九個礦區了,就是再來十九個,我們也管理得過來。”

聽了這話,周浩然瞬間愣住了。

哪有人這麼做生意的,連個台階都不給下?

以他的脾氣早就翻臉了,但是此時卻不敢,隻能唯唯諾諾的說道:“這個世界大的很,為什麼非要在礦業上動腦筋呢?我所知謝氏集團的主營項目,是醫美行業,不是礦產吧?”

“冇錯。”

葉九州說道:“我們的主營項目的確是醫美行業,可是賺錢太難了,競爭也太大了,哪裡比得上開礦這樣一本萬利?實不相瞞,我已經打算把礦業當成公司的主要投資方向了!”

“你……”

周浩然啞口無言。

的確,開礦的油水實在是太大了,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如此在意。

這現在已經無關賺錢了,關係找的是他們的生死。

無論如何也得把第九礦區拿下。

“葉先生,難道就真的不能談了嗎?”

周浩然問道。

“也不是不能談。”

葉九州喝了一口茶,問道:“不知道你們想回購哪幾個礦區?”

一聽這話,周浩然和趙飛都是一喜。

他們就怕葉震咬住不鬆口,隻要鬆口就好辦了。

“我們要第三礦區,第九礦區和第十二礦區。”

周浩然說道:“這幾個礦區我們人頭熟,管理起來也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