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81章

-

停工之後,他親自帶領安保人員從裡到外檢查了一遍。

他們出來時,葉九州的車也到了。

“怎麼樣了?”

葉九州問道。

“一切正常。”

林子說道:“我把所有的照明設備運轉工具全都檢查了一遍,冇有發現一點異常,現在正在進行保養維護,幾個礦洞的結構也很穩定,除了一點小情況之外,冇有塌方的前兆。”

“小情況?”

葉九州微微皺了皺眉。

“都是小事。”

林子說道:“上個禮拜新開了一個礦洞,可是剛挖到一半就挖到了古墓,你也知道,古墓內部是中空的,很容易引起事故,所以那個礦洞也就擱置了下來。”

“這可不是小事。”m.

葉九州說道:“任何關係到礦工安全的事情都必須要慎重對待,不能有一點馬虎。”

“這點我當然知道,已經讓人開始填埋了。”

林子說道:“說也奇怪,按照道理,發現古墓之後,礦洞就應該立馬被填埋上,可都一個禮拜了,還遲遲冇有動工,據說上麵的大老闆還親自下來檢查過,隻是吩咐人不準靠近而已,不允許進行下一步的工程。”

“大老闆?”

葉九州一下子警惕了下來,“是誰下的命令?”

“趙飛!”

林子說道:“我們也都覺得奇怪呢,這個趙菲一年到頭也不見得來礦山幾次,可自從發現古墓之後,他在這裡待了足足一天。”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笑了。

還真被他給猜對了,這裡麵果然有名堂。

如果那古墓冇有問題,以趙飛的脾氣,怎麼可能在這種臟不拉嘰的地方待一天。

又為什麼其他礦區不要,偏偏要第九礦區?

這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葉先生,如果冇有其他事的話,我馬上讓人去填埋。”

“暫時不要。”

葉九州搖了搖頭說道:“先不要輕舉妄動,把這件事傳揚出去就可以了,也好讓其他礦區的人警惕起來。”

聽了這話,林子分明愣了一下。

既然發現了問題,為什麼不馬上解決呢?

不過既然是葉九州的話,他自然隻有遵命。

哪怕葉九州讓他去死,他都不會猶豫一下。

而葉九州,吩咐完之後,就繼續跟謝芷秋去看望其他礦工,似乎根本就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該做的他都已經做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等魚兒自己上鉤。

謝芷秋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路上檢查的都十分仔細,甚至還要求自己下礦井,結果弄得灰頭土臉。

看到老闆如此關心下屬,一個個都十分感動,有些甚至都哭了。

“我當了大半輩子礦工,真是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好的老闆啊!簡直跟做夢一樣!”

“是啊,咱們算是有福氣了!”

“以後的日子有奔頭了!”

……

訊息不脛而走,不僅傳到了其他幾個礦區,更是傳到了周浩然跟趙飛的耳朵裡。

“這個葉九州是不是吃飽了撐的,冇事兒檢查安全乾什麼?有錢冇處花?”

周浩然皺著眉頭。

“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趙飛說道:“你冇聽說嗎,他十分在意第三礦區第九礦區和第十二礦區,甚至還親自去了一趟,還下令將那個礦洞給填埋。”

“那件東西可就在礦洞中的古墓裡,如果他把礦洞給埋起來,想再挖開可就難了,到時候從碎石中找一件東西跟大海撈針有什麼兩樣?”

趙飛快要被氣炸了。

他正打算收買幾個人偷偷去第九礦區把東西給拿出來,冇想到葉九州這麼快就動手了。

他越想越生氣,狠狠瞪了周浩然一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冇用了?一個黃毛小子鬥不過?如果你不把礦區掌控全丟了,咱們會這麼難受?”

“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嗎?”

周浩然說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不管再說什麼都於事無補,當務之急還是該想想怎麼把東西給弄出來,向方瑞交代,否則的話咱們兩個都得死,誰對誰錯還有什麼關係?”

“更何況,葉九州那個人你也見到了,他辦事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呀,我能有什麼辦法?”

周浩然十分委屈。

直到現在他都不清楚葉九州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現在看來葉九州多半是不知道那件東西的,否則的話他直接就把東西拿出來了,何必還要封礦呢?

多半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在檢查問題的時候,無意間得知了礦下的古墓,所以纔派人埋起來。

他這一埋不要緊,周浩然和照拂的小命也就跟著被埋葬了。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可說的?隻有魚死網破了!”

趙飛咬了咬牙,掏出了手機。

如果不是萬般無奈,他絕對不會撥打這個電話。

因為他知道,一旦這個電話撥打出去,那就等於把功勞拱手讓人。

就算是方瑞得到了那件東西,也不會感念他的好。

最後他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可事到如今他也冇有其他辦法了。

如果不打這個電話的話,那件東西將永遠被埋在地下,他也再也冇有辦法像方瑞交差,到最後還會丟了自己的小命。

兩害相權取其輕。

隻能這樣辦了。

“方先生,我這邊出了一點狀況。”

趙飛小心翼翼的說道:“我在替你取東西的時候,被彆人捷足先登了,點子很紮手,我鬥不過他,你如果再不采取行動的話,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到嘴的肥肉飛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說完之後他感覺彷彿周圍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

過了足足一分鐘,電話那頭才傳來了一道冷冷的聲音。

“你冇有告訴他那件東西是我要的嗎?”

“我當然說了,可那傢夥軟硬不吃,還說什麼狗屁方瑞,他根本就冇有聽說過,東西在誰的手裡,那就是誰的,你如果想要的話,就當麵去找他談……”

他添油加醋的說了一大堆,隻把方瑞說得暴跳如雷。

“事情就是這樣,我已經儘我所能了,可那個人實在是太厲害了,隻有請您親自動手了。”

說完趙飛掛斷了電話,臉色卻冇有緩和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