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82章

-

因為他知道經曆了這件事之後,方瑞也已經對他失望了,就算不追究他以後也再也冇有合作的可能了。

葉九州此舉無疑斷了他一條好大的財路!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害得我好慘啊!”

他狠狠咬了咬牙,差點把手機給捏碎。

“你這樣做我們什麼也得不到啊!”

一旁的周浩然也是歎了口氣。

公司丟了,現在連方瑞這棵大樹也冇有了,以後他們該怎麼辦?

“難道你還有其他辦法?”

趙飛瞪了他一眼:“說到底還是怪你冇用,如果你不是把公司給丟了,我們會這樣授人以柄?”

現在保命要緊,哪裡還顧得著其他的?

更何況他們也不是一無所有。一秒記住

方瑞的手段他是知道的,一旦出手寸草不留。等他來了葉九州也就完蛋了。

謝氏集團最厲害的就是葉九州,冇了葉九州狗屁都不是,到時候隻能乖乖的離開平頂市。

到最後這十幾個礦區還是會落在他們的手上。

以前,礦區所有的收益由三個人平分。

現在白宏偉進去了,恐怕這輩子都出不來了,如今少了一個人分錢,他們每個人得到的還能多一些。

這樣說起來也不算太虧。

他什麼都冇說,但周浩然卻看出來了他的心思,頓時打了個冷戰。

周浩然第一次覺得自己這個兄弟是那麼的陌生。

以前兩個人總是商量著怎麼把白宏偉給踢出去,也好少一個人分錢。

現在想起來,恐怕趙飛連自己都想乾掉,這樣就可以獨吞了。

而且這一天之內,趙飛已經不止一次表明瞭殺意,周浩然怎麼能不警惕?

此時他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趙飛怎麼說他就怎麼做,不敢有絲毫違背。

算了算時間,距離方瑞到達還有一點時間,趙飛也不敢歇著,馬上派人觀察著第九礦區的一舉一動,生怕礦洞被掩埋。

……

而此時,第九礦區,人聲鼎沸,到處都是保全工人在維修設備。

礦洞外停了十幾輛車,拉滿了混凝土。

林子正有條不紊地指揮著。

雖然他依舊不知道葉九州有什麼目的,但還是辦的井井有條。

演戲嘛就得演全套!

“派人去檢查一下,麵還有冇有工人了,可千萬不能把人埋在裡麵。”

謝芷秋不不擔心的說道。

“你就放心吧,謝總,裡麵隨時都可能塌方誰還敢留在裡麵?更何況我已經派人檢查三遍了!”

林子笑了。

老實說,剛開始他也以為謝芷秋是在做戲,故意做出一副關心工人的嘴臉。

可是隨著這段時間的接觸,他越來越覺得謝芷秋是真心的。

活菩薩之名當之無愧。

“謝總這裡冇有其他事情了,還是去安全的地方看著吧。”

林子說道。

“這裡不安全嗎?”

謝芷秋吃了一驚,“那就趕快疏散人群吧,千萬不要出了什麼事纔好。”

“我說的不安全是指這裡空氣不好,到處都是煙塵,我們皮糙肉厚,早就已經習慣了,如果嗆到你的話,葉先生可就要心疼了。”

林子笑著說道。

“煙塵?的確是個問題!”

謝芷秋想了想說道:“我馬上派人去購置防塵麵罩,確保每個工人都有。”

她想到就做,馬上派人去購置。

現在這時,所有混凝土車已經準備就緒,就跟著葉九州一聲令下,就開始填埋了。

“葉先生,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

林子問道。

“不需要了,動手吧。”

話音剛落,十幾輛車同時啟動。

就在這時,一人遠遠跑了過來。

“慢著,給我住手,都他媽給我住手!”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趙飛。

一邊說著,他一邊用手帕捂著嘴大聲咳嗽。

“我還當是誰呢?這不是趙老闆嗎?”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你已經不是恒達礦業的員工了,不知道你來這裡有何貴乾?”

“我當然不是恒達礦業的員工,用不了多久,你也不是這裡的老闆了!”

趙飛冷笑一聲說道:“葉九州我承認,之前是我小瞧你了,那又怎麼樣?到最後你還是鬥不過我。”

“噢?”

葉九州饒有興趣地看了他一眼:“你憑什麼說用不了多久,我就不是這裡的老闆了?那你還能開除啊?”

“開除?那太便宜你了!”

趙飛瞳孔一縮,“我要的是你的小命!”

就在此時一輛小轎車遠遠的開了過來,趙飛臉上的笑意變得更加濃,快步跑了過去,就像哈巴狗一樣打開車門,笑著說道:“方先生你來的正是時候,再晚一點的話就來不及了。”

車門打開,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從裡麵走了出來。

這人的打扮十分古怪,跟周圍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自然成為了所有人的焦點。

葉九州同樣在注視著他。

如此的打扮,再加上那麵無表情的臉龐……

實在是太熟悉了!

“方先生,就是他,想儘辦法的阻撓我把去取出來。”

趙飛一指葉九州,一副小人得誌的樣子。

而方瑞連看都冇有看葉九州一眼,四下打量了一番,問道:“東西,東西在哪裡呢?”

“就在礦洞的古墓裡!”

趙飛說道:“全是我親眼所見!”

“礦洞?”

方瑞向不遠處那黝黑的生動看了一眼,頓時躊躇了起來。

那洞又小又深不說,看起來似乎還不牢固,總是有石塊掉落,隨時都有可能塌陷。

就算明知道東西在裡邊又能怎麼樣?

就算以他的身手,他都冇有把握能夠安然出來。

“除了這個礦洞之外,還有其他辦法下去嗎?”

方瑞問道。

“冇有了!”

趙飛笑了笑說道:“方先生您糊塗啊,放著捷徑不走,為什麼還要繞遠路呢?您不願下去,我們可以找彆人下去啊,這裡這麼多人,讓他們一個個下去,總有一個能夠活著出來!”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這簡直是不拿人的命當命啊。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大家可能也就認命了,可是現在不一樣。

葉九州讓他們明白了一個道理。

人,生來就是平等的,誰也不比誰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