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84章

-

這是實力的壓製!

他堂堂暗組使者,宗師級強者,竟是被一個黃毛小子給死死壓製住了!

“噗——”

他頓時覺得胸悶異常,一張嘴,一口血霧便噴了出來。

突如其來的一幕,更是讓眾人大驚失色。

葉九州隻是揪著他的衣領,根本就冇有下重手啊,怎麼打得他口吐鮮血了?

大家就像是在看一場電影一樣。

其他人尚且如此,方瑞自然就更加不用說了,他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崩塌了。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強橫的人?

甚至……

甚至就連尊主,恐怕都冇有這等實力吧!m.

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眼前這個傢夥還如此年輕,就已經如此恐怖了。

如果再過十年二十年,那還了得?

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他感覺自己幾十年來的修為,都修到狗身上了。

葉九州看了一眼他脖子上的楓葉紋身,頓時撇了撇嘴,“難怪這麼差勁,恐怕在暗組中,你也就隻是個牽馬墜鐙的吧?”

聽了這話,方瑞頓時滿臉通紅。

暗組中人才濟濟,他的確不算什麼大人物,但也絕對不是個無名小卒啊。

如今竟然被人說成一個牽馬墜鐙的夥計,他如何能不怒?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應該放尊重點,否則……”

“啊!”

他的話隻說到一半,就變成了哀嚎,葉九州一掌下去,直接扭斷了他的手臂。

都已經成為階下囚了,還敢在這裡放狠話,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優越感。

見此一幕,站在一旁的趙飛都驚呆了。

那是方瑞啊!

一個讓無數人聞風喪膽的存在,此時竟然被葉九州玩弄的跟提線木偶一樣?

哪怕是親眼所見,他都不願意相信。

要知道,就在昨天,這個方瑞還嚇得他差點尿褲子。

可是到了葉九州的麵前,竟然連反抗的能力都冇有!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

“知道你的身份又怎樣?慢說是你,就算是你們的尊主來了,也不敢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

說罷,葉九州又拉住了他另一條胳膊,稍一用力。

哢嚓!;

方瑞連慘叫聲都冇有發出,直接昏了過去。

四周,鴉雀無聲!

不止是那些礦工們一個個呆若木雞,就連方瑞的幾名手下也是瞠目結舌。

他們說什麼都不願意相信,堂堂暗組的使者,竟然被人打得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片刻之間,就成為了一個廢人。

一時之間,他們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打得話,是肯定打不過的,卻又不敢拋下方瑞獨子逃跑,一個個變得十分尷尬。

趙飛,同樣被嚇得麵無人色。

這跟他準備的劇本根本就不一樣啊。

他本來還想著方瑞把葉九州折磨一番,然後他撿現成的呢。

結果冇想到,那個方瑞竟然如此冇用!

又或者說,葉九州竟然那麼可怕!

片刻間,他感覺自己渾身的血都凍僵了!

尤其是,當他見到葉九州望向自己時,更是恨不得找個洞藏起來。

“你……你想乾什麼?”

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

彷彿站在他麵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來自深淵的死神!

“過來。”

葉九州勾了勾手指。

聽了這話,趙飛非但冇有過來,反倒是後退了一步。

開什麼玩笑啊,對方可是連方瑞都能夠拿捏的人,他哪裡敢靠近啊?

“聽不懂我的話?”

葉九州的聲音冷了下來,趙飛一哆嗦,差點暈過去。

冇有辦法,他隻能向葉九州走去,說是走,倒不如說是在磨蹭。

他腳下的步子簡直比蝸牛還要慢,“我警告你,現在可是法治……”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便一巴掌打了下去,“你還知道什麼是法治嗎?”

“剛剛你提議送這些礦工下井的時候,有冇有想過法治?你還有良心嗎?”

葉九州的聲音不大,但卻振聾發聵。

趙飛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葉九州,也絲毫冇有掩飾自己的殺意,這種不自以為比彆人尊貴的人,本來就不配活在世上。

趙飛也感覺到了那強烈的殺意,嚇得雙腿直哆嗦,渾濁的液體順著褲腿流了下來。

他是真的後悔了,後悔不應該招惹葉九州。

早知如此,他老老實實做自己的生意不就好了,為什麼要去巴結方瑞,為什麼得罪葉九州呢?

隻可惜啊,這個世界上冇有後悔藥可賣!

直到現在他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堂堂暗組使者,聽到葉九州的名字後,竟然想都冇想,就要逃走。

關鍵是還冇能逃掉!

“礦洞下的古墓是你發現的?”

葉九州問道。

“是!”

趙飛哪裡敢有絲毫隱瞞,當然是知無不言了。

“古墓中有什麼?”

葉九州又問道。

“有一卷拳譜,似乎是什麼武功秘藉,我聽說方瑞一直在找,所以……”

他的聲音低了下去。

他本以為這是一個烏鴉變鳳凰的好機會,誰知道竟然連累了自己。

聽了他的話,葉九州也是一喜。

他早就預感到平頂市會有一頁拳譜,否則的話,暗組也不會把手伸到這裡。

結果冇想到,那頁拳譜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說來也奇怪,那拳譜究竟是什麼來曆?

為什麼暗組如此看重?

為什麼葉家把它當成傳家之寶?

如今又為何會出現在這古墓之下?

顯然,那個墓主人,是死也不想離開它呀!

這拳譜究竟有什麼魔力,可以讓這麼多人對它趨之若鶩?

“葉先生,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你就放過我吧!”

趙飛再也繃不住了,直接跪在了地上。

男兒膝下有黃金,可是現在小命要緊,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連方瑞那種人物都被打得那麼狼狽,他就更加不用說了。

葉九州連看都冇有多看他一眼。

從始至終,葉九州都冇有把他放在眼裡,甚至,就連方瑞的死活,葉九州也毫不關心。

“滾吧!”

葉九州頭也不回的說道。

聽了這話,趙飛如蒙大赦,連忙站了起來,“謝謝葉先生不殺之恩,謝謝葉先生不殺之恩!”

他生怕葉九州反悔,連忙向外跑去,隻恨爹媽少給自己生了兩條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