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88章

-

這樣一來,周浩然就尷尬了。

平頂市是回不去了,現在的他已經走投無路了。

“周兄遠道而來,乾嘛這麼著急離開呢?不如在寒舍小住幾天吧。”

烏靖笑了笑,給了他一個台階。

周浩然一喜,連忙折返了回來,“烏總,真是懂得體諒人啊,我是真的服了!”

說到這裡,他壓低了聲音,“我就喜歡敞亮人,所以有好事,最先想到的就是您!”

烏靖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送上門的不是買賣,這個道理他自然是清楚的。

且不說周浩然究竟在打什麼小算盤,就算他真的是來送禮的,烏竟也必須要占據上風。

這是談判場上的必勝法則。

平頂事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一些。一秒記住

其實,早在北方那些世家倒台的時候,他就預感到平頂市的秩序會發生轉變。

冇想到真冇他猜對了。

這纔沒幾天,平頂市就已經完了,周浩然三兄弟一死一坐牢,就剩下一個最冇用的。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周浩然也絕對不會寄人籬下。

看來,平頂市的情況,比他預想到的還要嚴峻。

雖然都是經營礦產的,但烏家給周浩然不一樣。

他們不需要那些世家的支援,也不給彆人打工,礦山上所有的收益,全都是自家的,說一不二。

就算是那些世家豪門見到了,也不敢頤指氣使,甚至還得客客氣氣。

“烏總,你可能還不知道吧?已經有人把目光投向清元市了!”

周浩然坐了下來,試圖將主動權找回來。

“那又怎麼樣?眼睛長在彆人的身上,他想往哪裡看,我也管不著啊!”

烏靖淺淺一笑。

“烏總實在是太輕敵了!”

周浩然道:“以前,我們也冇有把謝氏集團放在心上,可結果怎樣?我們三兄弟一死一坐牢,就剩下我自己了,如果您再不早做準備的話,我們就是你的榜樣!”

“注意你的措辭!”

烏靖皺了皺眉頭。

一大早就聽到這種喪氣話,實在是太掃興了。

“我說話或許有點難聽,但絕對不是在危言聳聽!”

周浩然道:“那謝氏集團,絕對比你所看到的要危險,尤其是那個葉九州,簡直就是個吃人的狼!”

聽他說得這麼鄭重,烏靖也來了興趣。

其實,北方那些世家的博弈,他早就聽說過了,可不知道為什麼,最後竟然被一個外來的謝氏集團鑽了空子。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作坊,直接吞併了新竹集團,搖身一變成為了醫美行業的龍頭老大。

現在更是把目光對準了礦產業。

這對烏家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你倒是說說,他如何可怕。”

烏靖問道。

“這傢夥,懂得收買人心!”

周浩然咬著牙說道:“他纔剛來平頂市冇幾天,就靠一些小恩小惠,就把那些礦工哄得一愣一愣的,就這樣,輕輕鬆鬆就把我手上的十九個礦區給弄了過去。”

直到現在,他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輸的,心裡彆提有多窩囊了。

聞言,烏靖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

的確,礦工的命雖然低賤,但卻十分重要,如果冇有這些礦工,地下就算是有金山銀山,冇人去挖,那也冇用啊。

如果掌握不了礦工,那礦產也就做不長久,這是最基礎的道理。

就算是可以采用一些高科技設備,也會得不償失,光是成本這方麵,就得成幾何倍提高。

恐怕,任何一個做生意的人,都不會願意看到這種情況的發生。

“要說那個葉九州也真是邪門,如果真是給點小恩小惠也就算了,他真把那些低賤的礦工當人了,不止給他們提高了福禮,還辦了什麼狗屁工會,讓工人當家做主,真是笑話!”

他越說越生氣,恨不得把葉九州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

“高明啊!”

烏靖眼睛一亮,“這招收買人心,就不是一般人能夠使出來的,就算是有心想使,也不甘心付出這麼高昂的代價,彆的不說,光是提高幾千人的福利,都是一筆天文!”

“誰說不是呢!”

周浩然氣得鼻子都歪了,“他就是用這個辦法,把我手上的礦區弄了過去,難保他不在清元市如法炮製!”

聽了這話,烏靖頓時臉色大變。

這種事情,不得不防啊!

如果葉九州真用這種辦法來清元市,他手下的那些礦工也一定會被蠱惑,到時候可就完了!

想罷,他連忙撥通了幾個電話,一方麵去平頂市蒐集資料,令一方麵也提前最好準備應對。

周浩然看在眼裡,也忍不住笑了。

他知道,烏家跟自己不一樣,不會這麼心甘情願的受人擺佈。

一旦烏家動起來,就夠葉九州喝一壺了。

葉九州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動彆人家的乳酪,更不該開這個先例!

其實,在他來之前,就已經安排人把訊息散佈了出去,如今在礦工之間,早就已經引起了轟動。

甚至有不少礦工,已經準備舉家遷往平頂市了。

做礦工還能享受五險一金,誰都想要啊!

果不其然,烏家幾個礦區的負責人都傳來了訊息,說自己的地方有工人罷工,申請五險一金。

烏靖收到訊息之後,直接就跳了起來。

“真是豈有此理!謝氏集團的人竟然敢壞規矩,真是活膩了嗎?小心打翻狗食碗,大家吃不成!”

“那些傢夥,都有聖母情節,纔不會管這麼多呢!”

周浩然聳了聳肩,“真不知道烏家能不能在這場浩劫中存活下來,就算是能存活下來,恐怕也得遭受不小的損失吧!”

雖然他已經竭力剋製,但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氣人有,笑人無。

這本來就是人之常情。

“烏總,我是以老朋友的身份來提個醒的,至於該怎樣做,就要看你自己了,我已經準備好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去養老了,就不參合了!”

周浩然躺在沙發上,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烏靖盯著他看了半晌,隨即冷哼一聲,“兩千萬,買平頂市座稀土礦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