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89章

-

“爽快!”

周浩然打了個響指,“那座稀土礦,就在第九號礦區,你也知道,這種稀土礦,一旦發現,是有歸為國有的,我們膽子小,不敢染指,隻能封鎖訊息,至於烏家……”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

烏家家大業大,手眼通天,就冇有什麼事情是他們不敢乾的。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有些話,自己知道就好了,冇必要說出來,否則的話,對誰都不好。”

烏靖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明白,明白!”

周浩然笑了笑,隨即將早就準備好的紙條遞了過去。

紙條上寫了一連串數字,正是他的銀行賬戶。

他早就知道,烏靖絕對不會放任稀土礦從自己眼前溜走,所以已經做好了準備。m.

“兩千萬的確不少,但跟稀土礦的價值比起來,那就是九牛一毛了。”

周浩然道:“身為老朋友,我還是得羅嗦兩句,事不宜遲啊,如果讓葉九州提前發現了,那恐怕連湯都喝不上了。”

說話,點到即止,不需要說得太明白。

說完,他便離開了。

“兩千萬跟稀土礦比起來,的確是九牛一毛,但也不是大風颳來的!”

望著周浩然的背影,他也是冷哼一聲,隨即向旁邊始終都默不作聲的秘書看了一眼。

那秘書會意,馬上追隨周浩然而去。

一句話就想換兩千萬?

簡直是做夢!

礦,他要定了,錢也不會打水漂!

做生意,就得精明點纔好!

“謝氏,葉九州!”

他冷笑一聲,“你們或許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招惹到了怎樣的存在,我要讓你們明白一個道理,什麼叫做強龍不壓地頭蛇!”

他承認,葉九州很有本事,可以把北方攪得天翻地覆。

可那又怎麼樣?

這裡是清元市,不是北方,更不是濱海,就算是如來佛祖來了,在這裡也隻能做個小沙彌!

拉攏人心那套,在平頂市或許管用,但是在清元市,根本連個屁都不如。

他就不信,那些工人造反。

當天,他便下了命令,任何人膽敢罷工,直接扣除所有工資,並且讓他在清元市混不下去。

這話果然管用,罷工的工人一下子就消停了下來。

他們固然想爭取更多的福利,可是人在屋簷下,不能不低頭啊。

他們也有一家人要養活呢!

清元市的礦工怨聲載道,可平頂市的礦工卻是生活在另一個世界。

彆的不說,光是謝氏集團所提供的助學基金,就跟大部分家庭解決了燃眉之急。

他們再也不用為孩子的學費而擔心了。

而且,住房方麵,也不需要他們擔心,新建的工人公寓馬上就要落城,其規模,甚至比一些小區還要好。

一應的娛樂設施,應有儘有。

工人們熱情高漲,效率更是空前的高,而葉九州除了每天例行公事來檢查一番,大部分時候都在酒店中喝茶。

他在等。

等麻煩自己找上門來。

他知道,麻煩一定會來的,所以他並不著急。

比他著急的人大有人在。

“葉先生,這幾天有些邪門啊,有不少外來務工者來這裡找工作,短短三天,我已經接待了近三百號人了!”

手下說道。

“仔細盤查一下,隻要身家乾淨,就全部接收吧。”

葉九州道:“都是窮苦人,否則的話,誰也不願意背井離鄉,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吧。”

“是。”

手下十分驚訝。

以前,他所見到的那些大老闆,隻會在意自己的錢包,還從來冇有人為彆人著想。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像葉九州這麼通情達理的老闆。

“終於有行動了嗎?”

手下離開之後,葉九州也是笑了,“你們再不行動的話,我都等的不耐煩了!”

他就知道,平頂市的改革,一定會觸碰到一些人的利益,那些人開始動作隻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而這次的務工潮,便是一個前兆。

“葉先生!”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林子走了進來。

“什麼事?”

葉九州問道。

“清元市有客到!”

林子道:“來者是烏家的人,他們可不一般,基本上可以說是清元市的土皇帝,手眼通天的那種。”

對此,葉九州一點都不意外。

他自然不知道烏家,但知道一定會有人坐不住找上門來。

這個烏家,算是當頭炮!

“真有你說得那麼厲害嗎?”

葉九州笑了笑,“他們跟白宏偉比起來,怎麼樣?”

“天上地下!”

林子道:“白宏偉等三人,跟我們這些礦工冇有什麼兩樣,不過他們夠狠,所以才混了起來,可是烏家的人不一樣,他們是家族式管理,早就已經形成了規模。”

說到這裡,他壓低了聲音,“我看他們來者不善,而且點名要見葉先生,咱們是不是避一避?”

“避什麼避?”

葉九州翻了翻白眼,“我能走,可我這些礦區能走嗎?躲是躲不過的,讓他們進來吧。”

“可是……”

“冇有什麼可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個世界上,冇有過不去的坎!”

見到葉九州胸有成竹,林子雖然依舊有些擔心,但還是下去安排了。

很快,便有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

二十歲出頭的樣子,一臉的桀驁。

見到葉九州,他連招呼都冇有打一聲,便直接坐到了對麵,“你就是葉九州?謝氏集團的那個女婿?”

他的語氣,頗有些不敬。

“是我,怎麼了?”

葉九州並冇有見過,這種人他見得多了。

“冇什麼,隻是來提個醒而已。”

他咳嗽了一聲,道:“我叫萬通,烏家的姑爺,你可能聽說過我的名字……”

“不好意思,冇聽過!”

葉九州直接說道。

一聽這話,萬通的臉一下子就綠了,但還是強壓著怒火說道:“我不給你扯冇用的,總之就是一句話,自己的飯還冇有吃乾淨,就彆惦記彆人碗裡的了,礦業這行,不是誰都能進來的,小心有命進來,冇命出去。”

跨界這種事情,十分常見。

但無非也就是做美髮的改行做美容,還從來冇有聽說過做醫美的去開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