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90章

-

這跨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要知道,隔行如隔山啊!

“你不是姓萬嗎,憑什麼代表姓烏的來?回去轉告他們,有什麼話就自己來說,我不需要傳話筒。”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

“你……”

萬通拍案而起,他冇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無禮,竟然根本就冇有把他放在眼裡,“你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再也說不下去了,葉九州直接抓起一個蘋果,塞進了他的嘴裡。

“嗚——”

萬通吐也吐不出來,嚼也嚼不動,急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不要在我麵前指手畫腳,否則後果不是你能夠承擔的!”

葉九州一推他的腦門,讓他退後了會幾步,直接撞在了牆上。m.

藉著這一撞之力,他也把嘴裡的蘋果吐了出來,刹那間,他感覺自己的嘴巴都失去知覺了,似乎比平時要大了不少。

“你……豈有此理!”

他氣炸了!

他是烏靖一個侄女的女婿,不管怎麼說也是烏家的核心人了。

平時走在大街上,彆人都是點頭哈腰的,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戲弄。

葉九州靜靜的看著他,就像在看一隻猴子。

“你,真是過分,我看烏家的人,你……”

他還在那裡喋喋不休的說著,葉九州也是翻了翻白眼,“你明明姓萬,卻自稱姓烏,知道不知道廉恥兩個字怎麼寫?數典忘祖的東西,打你我都覺得自己的手弄臟了!”

“我再說最後一遍,讓能夠主事的人跟我談,你還不配!”

“你……”

萬通氣得臉色通紅。

葉九州卻懶得跟他浪費時間,直接讓人趕了出去。

“山水有相逢,姓葉的,我們走著瞧!”

萬通怒不可遏,尤其是剛纔那個工人推他的時候,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一個黑手印,更是氣得他跳腳大罵。

走著瞧?

葉九州忍不住笑了。

以前也有人跟他說過類似的話,然後那個人就死了!

他也著實想不明白,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難道眉毛下的那兩個窟窿,是出氣用的嗎?

看不出來什麼人能夠招惹,什麼人惹不起?

“葉先生,人已經趕走了!”

林子跑了進來。

以前,他總是被人欺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是自從跟了葉九州之後,就開始揚眉吐氣,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

但他還是不無擔心的說道:“這個萬通是烏靖的心腹,這次你教訓了他,估計烏家的人不會就此罷休,咱們是不是想辦法應對一下?”

“冇必要!”

葉九州伸了個懶腰,說道:“你還是留著精神想想怎麼提高生產吧,不要浪費在無用 的事情上,這種阿貓阿狗,值得浪費精力嗎?”

阿貓阿狗?

林子吐了吐舌頭。

那可是烏家的人啊,竟然被形容成了阿貓阿狗?

這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驚異之於,他也十分的心奮。

跟著葉九州就是好,說話的底氣都比較足。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估計見到烏家的人,他都得繞道走,哪能像今天這樣風光啊!

“我知道了!”

“知道了還愣著乾什麼?想白賺工錢?”

林子笑了笑,連忙跑了出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跟葉九州之間的關係已經變得微妙了起來。

既是上下級,又是朋友。

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葉九州的身上有一種特質,很容易就能讓人相信,跟隨。

彷彿從他嘴裡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有魔力一般,讓人不由自主的就會陷入進去。

短短一個多禮拜的時間,平頂市的麵貌已經煥然一新,錢達派來的人,更是注入了新鮮的血液。

每個人的分工都很明確,大家心往一處使,效率每天都在創記錄。

如今的平頂市,真正成為了印鈔機。

當然,這對葉九州來說,都是附屬品,他從來都不在乎賺錢的多少,隻要謝芷秋能夠開心,他就心滿意足。

尤其是第九礦區,有著葉九州坐鎮,大家的激.情更是空前高漲,一個禮貌的產量,頂得上其他區兩個禮拜。

其他礦區的人都紛紛派人來學習先進經驗。

對此,錢達的科研人員自然是傾囊相授。

林子看在眼裡,也是十分的吃驚。

他在礦山上工作大半輩子了,也冇有見過這麼壯觀的場景。

彷彿這最臟最累的工作,被賦予了新的價值。

與此同時,從其他地方趕來的務工者還在源源不斷的趕來,而且一天比一天多。

最多的一天,甚至足有五百多人來應聘。

林子也按照葉九州的吩咐,一個個做了背景調查,確認無誤之後,便吸納了進來。

十九個礦區,吸納一千多人,依舊是綽綽有餘。

剛來的工人,見到這裡的氣氛之後,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來乾活的,而是來享受的啊!

有人歡喜有人憂。

得知平頂市的變化之後,烏靖好幾天都冇有吃飯。

尤其是當萬通灰溜溜的回來之後,更是讓他氣不打一處來。

“一點小事都辦不成,真不知道養你用什麼用!”

他知道這個萬通的脾氣,本來想利用他來威懾一下葉九州,冇想到適得其反,反倒是自己吃了虧。

實在是有點偷雞不著蝕把米了。

“烏總,這不能怪我啊,實在是那個葉九州,太狂妄了!”

萬通咬著牙,“這傢夥,不見黃河不死心,讓他這樣搞下去,非得把整個行業都搞黃不可!”

還真被他給說對了,這也正是烏靖所擔心的事情。

葉九州隻是為幾個礦工漲了工資而已,看似無關大局,其實牽一髮而動全身。

如果其他礦區也紛紛效防,那麼的利潤就會越老越低。

而且,福利一旦提上去,就再也降不下來了。

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局。

看到烏靖冇有打斷自己,萬通更加來勁,繼續煽風點火,“我看這個姓葉的傢夥,就冇安什麼好心,他之所以來西北,恐怕也不是為了賺錢的,他就是有錢冇處花,想把整個行業拖垮,到時候他走人了,我們怎麼辦?還得給他收拾爛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