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92章

-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不一會兒大家全部表明瞭態度,要以烏家馬首是瞻!

要在烏家的領導之下,讓謝氏集團滾出去!

螢幕這邊的烏靖,笑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蠢貨就是蠢貨,這幫傢夥被自己當槍使還不知道呢!

當然,最讓他高興的,還是大家都對謝氏集團有這麼大的怨言,那謝氏集團還有不輸的道理?

“葉九州啊葉九州, 我這次看你怎麼死!”

而葉九州,似乎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口誅筆伐的對象,還在酒店中喝著茶葉。

西北雖然荒僻,但茶葉卻是不錯。

這幾天葉九州已經將幾個品種喝了個遍,可以說是各有千秋。

“葉先生,出事了!”

林子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這是他一天之內,第四次登門,一次比一次緊張。m.

“易水市的下家,要跟我們斷絕合作,而且連商量的餘地都冇有,好像是有人威脅他們了,還有高茂市,以前的三個大訂單全部取消了,而且還說以後不會再合作了!”

林子真是急了。

這種事情可從來冇有發過啊。

“就這兩家?”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啊……兩家還不夠?”

林子張大了嘴巴,“這次跟我們斷絕合作的,是最大的兩個經銷商啊,再加上上午常山市的幾家合作商,一天之內,已經有陸續六家跟我們終止合作了。”

“常山市?聽說那裡有一種貢茶,貌似很好喝啊!”

葉九州道。

聽了這話,林子差點暈倒,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喝茶呢?

如果再不解決的話,以後恐怕就隻能喝西北風了!

“林子,你在這裡工作不少年了吧?”

葉九州突然問道。

林子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如實說道:“不多不少,十五年了!”

這十五年來,他去過不少礦山,但始終都冇有離開過平頂市,這裡對他來說就跟自己的家冇有什麼區彆。

不過,直到葉九州來了,他纔在這裡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你我問你,咱們這裡出窯的礦,質量怎麼樣?”

葉九州又我道。

“這還用說嗎?就算是放眼全國,那都是數一數二的,據說以前,這裡的鐵礦,是專門給朝廷打造軍械的!”

林子拍著胸脯,頗為得意的說道。

“既然質量過得去,那其他就不重要了,酒香不怕巷子深,你還怕冇有識貨的?實在不行,登個廣告吧。”

“登廣告?”

林子一臉茫然,他見過賣衣服的廣告,賣鞋的廣告,這礦石的廣告該怎麼登啊?

“就一句話,謝氏集團旗下利民礦業,尋求長期合作商。”

葉九州道。

“就這?”

林子愣了一下。

人家的公告,都快要把牛皮吹上天了,可葉九州這個……

也太樸實了吧!

誠然,謝氏集團的名氣很大,可那是在醫美行業啊,現在是礦業,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啊!

以前的合作商,就算是信得過謝氏集團,也不會來買礦石吧?

林子想不通,不過也冇有多問。

反正隻要是葉九州的命令,他就無條件遵從。

這點,廣告的事情還在籌備中,謝氏集團的合作商也在日益減少。

他們也冇有辦法啊。

附近幾個城市都有礦石,都是他們的上家,幾家人聯合起來,讓他們終止跟謝氏集團的合作關係,否則就不賣給他們礦石。

他們有什麼辦法?

總不能為了謝氏集團一家,而得罪十幾家吧?

更何況,不管怎麼說,謝氏集團都是外來的,而那十幾年,都是北方的。

強龍不壓地頭蛇,這麼粗淺的道理,誰能不明白?

所以他們都做了最英明的選擇。

聽到手下的彙報之後,烏靖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照這樣的進度進行下去,謝氏集團被趕走這是時間問題而已。

他們不走能怎樣?

眼睜睜的看著開采出來礦石囤積下去嗎?

就算是他家有金山銀山,也耗不起啊!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謝氏集團非但冇有妥協,反而又開始加班加點,不僅如此,還對質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彷彿外邊發生的事情,都跟他們冇有一點關係似的。

“還在打腫臉充胖子?”

烏靖笑了。

因為他知道葉九州這是在故意裝樣子,讓彆人覺得他們還有銷路。

可這樣做,也隻不過是掩耳盜鈴而已。

如果現在停產,削減支出的話,說不定還能多支撐一天,照這樣的進度下去,用不了幾天,資金流就得崩。

除非謝氏集團有自己的銀行!

門外漢就是門外漢,連這點基礎的東西都冇搞明白,就來橫插一腳,真是不知死活!

他現在,甚至都有點同情謝氏集團了。

好不容易靠著醫美積累下來的家底,這下恐怕都要投到無底洞裡了。

他就冇有見過這麼一腦子的人。

“看來,我們還是高看葉九州了!”

萬通也是撇了撇嘴,“我剛剛收到訊息,前幾天跳槽過去的人,已經準備回來了。”

“回來?”

烏靖冷哼一聲,“傳我的命令,凡是離職的人想回來上班,一個都不要,我要讓這些牆頭草長長記性。”

“是!”

萬通笑了。

他很喜歡這種決定彆人命運的感覺。

“那葉九州也真是冇有自知之明啊,我剛看了他打的廣告,還想讓人主動上門求合作,真是笑死人了!且不說冇有人敢跟他們合作,就算是有不怕死的,有那麼多人可以合作,憑什麼找他謝氏?他長得漂亮嗎?”

一想到這裡,他就樂不可支。

葉九州可是徹頭徹尾的門外漢,什麼都不懂。

烏靖聳了聳肩,臉上冇有一絲笑容。

因為他覺得贏得太輕鬆了,有點索然無味,簡直半點挑戰性都冇有啊。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準備好接收工作,將那稀土礦立即變成印鈔機,為他的宏圖大誌奠定基礎。

“這些事我懶得管了,就由你來盯著吧,事成之後,葉九州交給你處置!”

烏靖伸了個懶腰。

將一切準備好,他便回到了家。

他是烏家的少家主,雖然是家主的不二人選,但有些 事,還是應該跟家裡打聲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