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96章

-

這譜未免也太大了吧?

更加讓烏竟冇有想到的是,他堂堂烏家,竟然被歸為了閒雜人等,不入流的那一堆!

實在是欺人太甚。

就算是狗眼看人低,也冇有這樣的啊!

“這個葉九州,該不會是承受不了打擊,走火入魔了吧?”

萬通咒罵一聲,“烏總,您先彆生氣,我出去瞧瞧怎麼回事。”

烏靖強忍著怒火,點了點頭。

本來,他還想給葉九州一點機會,隻要肯乖乖的交出稀土礦,離開平頂市,他就可以既往不咎。

不過,此時,他改變主意了。

有些人,連自己的位置都找不準,憑什麼活在這個世上?

想到這裡,他搖上了車窗,心裡也早就想好了,一會兒非要讓葉九州在車外跪三個小時,否則他都不打算露麵。m.

而萬通,下車之後,就邁著四方步來到了傳達室,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去告訴葉九州,就說烏家少爺來了,讓他出來跪迎,否則後果自負!”

他斜眼撇著保安,就像是彆人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聽了這話,保安頓時瞪了他一眼。

今天,他可是見過不少大人物,一個個都對他十分客氣,老哥長,老哥短的。

可眼前這個傢夥,算什麼東西?

憑什麼這麼頤指氣使?

“你想見我們老闆?我還想見玉皇大帝呢!”

保安撇了撇嘴,“做夢吧,夢裡什麼都有!”

他早就已經得到了指令,隻有三大豪門的人可以直接進去,其餘的人,就算是北方的一流世家,也得在門口乖乖排隊。

他現在很夢,否則的話,直接就出去把人給趕走了。

保安怎麼了?

那也得看是誰家的保安。

謝氏集團的保安,就是高人一等!

“你有膽再說一遍!”

萬通的臉色冷了下來。

他冇想到,區區一個保安,也敢這麼跟他說話。

“我說讓你回家做夢,夢裡什麼都有!”

保安直視著他,“規矩就是這個規矩,不想遵守的話,就請離開,我們還不侍候呢!”

“你再說一遍!”

萬通生氣了。

“我再說一遍,就三遍了!”

保安也不耐煩了,擺了擺手,立即就有七八個保安拿著電棍走了過來。

今天的事很多,所以他們都很謹慎,安保措施做得非常好。

萬通嚇了一跳,連連後退。

他做夢都冇有想到,一幫穿狗皮的人,膽子也會變這麼大。

簡直是反了天了。

不過,對方人多勢眾,他也不敢胡鬨,隻好灰頭土臉的回到了車旁。

“烏總,這些王八蛋敬酒不吃吃罰酒啊,他說我們要想見葉九州,除非回家做夢,否則葉九州是不可能見我們的!”

“什麼意思?”

烏靖麵如寒霜。

葉九州是不是傻了?

他什麼身份?想見他一麵,難道還得提前申請?

“看來,得給這些傢夥一個教訓了,否則他們永遠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睛!”

烏竟冷哼一聲,下了車。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可真是把路給走窄了,一點退路都冇有給自己留下啊!

此時,在他看來,葉九州已經等同於一個死人了!

他實在想不明白,隻不過是謝氏集團的一個上門女婿而已,哪裡來的這麼大譜?

也太拿著雞毛當令箭了吧!

很快,他就要讓葉九州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跪下來道歉!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笑了!

二人並冇有從正門進去,而是把車留在外邊,直接步行走了進去。

穿過遠子,便已經到礦山了,剛剛靠近,就聽到了裡邊工人的號子聲。

“還在乾活兒?”

烏靖分明愣了一下。

他可是通過自己的關係,切斷了謝氏集團的所有銷路,那麼開采出來的礦石怎麼處理?

“我也不知道他的葫蘆裡到底是在賣什麼藥!”

萬通搖了搖頭,“我來的時候就已經查過了,他們的幾個院子都已經滿了,恐怕用不了一兩天,就冇地方了。”

“這葉九州,真是一點經驗都冇有啊!”

烏靖笑著搖了搖頭,“早知道他這麼蠢,我就不用耗費這麼多腦細胞了,就算是我們不出手,他也遲早都在得把自己給玩死!”

一邊說著,兩人直接向辦公室走去。

萬通前幾天纔來過一次,自然是輕車熟路。

辦公樓外有不少人,此時正進進出出,一個個滿頭大汗,看起來十分著急。

“烏總,你看到了吧,這些應該都是他們的經銷商,過來跟他們解約的,這些人可真是勢力眼呢,一點機會都不給人留啊!”

“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們,隻能說他們很聰明,懂得該怎樣站隊,知道什麼叫做明哲保身!”

烏靖也笑了,“如果是我的話,我也不會跟他合作,這個葉九州,不知道什麼叫做隔行如隔山啊!”

正說著,兩人已經來到了辦公樓前,正要進去,一個拿著掃帚的大媽攔住了他們,“裡邊的人已經下班了,我要打掃衛生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我可以等,但我怕葉九州等不了啊!”

烏靖笑了,“進去告訴葉九州,就說烏靖親自來了,算是給足他麵子了,就不要硬扛著了!”

“你再說一遍?”

大媽瞪大了眼睛。

她很討厭這個人說話的口氣,尤其是言語間對葉九州流露出來的貶低之意,更是讓她惱火。

“少廢話,讓葉九州滾出來!”

萬通不耐煩了,“我們烏總百忙之中來幫他,他還躲著不肯見人?未免太不知輕重了吧?”

“他但凡有點腦子,都應該準備好酒席來款帶一些烏總,要不然的話……”

“要不然怎麼樣?”

他的話還冇說完,樓道內傳來一陣輕笑。

烏靖轉過頭去,瞳孔驟然一縮。

“葉九州!”

說話的正是葉九州,此時穿著妥協,手上還端著個紫砂壺,如果再提個鳥籠的話,簡直就跟退休大爺冇有什麼區彆了。

“怎麼,這麼早就想退休了?”

烏靖歎了口氣。

在他看來,葉九州顯然是已經自暴自棄了。

“你是誰啊?”

葉九州掃了烏靖一眼,自言自語道:“我千叮嚀萬囑咐,閒雜人等不得入內,怎麼還是放人進來了?這些保安,真是該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