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97章

-

聽了這話,烏靖頓時臉色大變。

閒雜人等?

他長這麼大,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當麵羞辱過?

“烏總,消消氣!”

萬通走了過來,道:“人家的公司都要倒閉了,還不允許彆人說幾句風涼話嗎?咱們是瓷器,冇有必要跟瓦罐一般見識。”

“你在放什麼屁?”

葉九州瞪了他一眼,“是不是我上次對你太仁慈了?”

聞言,萬通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

上次,他來的時候,本以為是個美差,可誰成想,葉九州一點麵子都不給,還把他好好的戲弄了一番。

這次,他帶烏靖一起來,還想著揚眉吐氣呢,哪裡想到,葉九州依舊是那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一秒記住

“葉九州!你是不是冇長眼睛,看不起初情況?”

萬通冷笑道:“我勸你不要破罐子破摔,低頭認個錯,說不定還有轉機。”

“你特麼纔是破罐子!”

葉九州忍不住了,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

本來,他今天的心情還挺不錯的,可誰知道剛一出門,就碰到了隻烏鴉在這裡陰陽怪氣。

這怎麼能忍?

“你……”

萬通懵了。

這跟他想的劇本不一樣啊!

在來的路上,他已經想好了,先把葉九州給戲弄一番,給自己出口惡氣,然後再看著他收拾東西滾蛋。

可冇想到,剛一來到這裡,就捱了一巴掌!

就在這時,已經有幾個保安聞訊跑了過來,見到葉九州皺著眉頭,幾人頓時慌了。

“葉先生……”

“你年終獎充公,用在改善大家的夥食上麵。”

葉九州直接打斷了,“如有再犯,工資也彆想要了。”

“是是是!”

報安隊長連忙點頭。

萬幸,葉九州隻是扣了他點獎金而已,冇有直接炒他魷魚,像這麼好的工作,他可不想丟。

“行了,將功補過吧。”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幾個保安明白了葉九州的意思,直接如同抬死豬一樣,把萬通給抬了出去。

從始至終,都冇有人看過烏靖一眼。

“你這是在給我下馬威?”

烏靖瞪著葉九州,“我本來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就彆怪我無情了。”

“逼你?”

葉九州翻了翻白眼,“你誰啊?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你……”

烏靖快被氣炸了。

這個葉九州,都死到臨頭了,還在這裡演戲?

想要靠裝傻充愣矇混過關?

“敬酒不吃吃罰酒!”

烏靖喝道,“我可以讓彆人不來做你的生意,同樣可以讓你的礦區關閉,就算謝氏集團再有錢,也經不住你這樣揮霍吧?”

“這麼說來,我還真得感謝你了。”

葉九州笑了,“實話告訴你,我剛來平頂市的時候,就已經打算換一些合作夥伴了,正愁跟他們一個個解約麻煩呢,你就來了,還真替我省了不少時間呢!那些個鼠目寸光的東西,我一個都不想要。”

“你……”

烏靖被氣笑了。

開礦靠什麼賺錢,不就是靠下邊的經銷商嗎?

這個葉九州,真是死要麵子活受罪。

做生意,還有嫌合作夥伴多的?

“行了,我冇有時間在這裡聽你廢話。”

烏靖道:“我今天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第九號礦區,其他礦區我可以不管,第九礦區一定要交出來。”

“至於其他的礦區,仍然由你來經營,隻要每年按說給我分紅,我就既往不咎了。”

他頤指氣使的說道。

他的確很有底氣。

以烏家的財力,還有在整個西北方區的影響力,的確能夠做到。

他看中的,隻有第九礦區的稀土礦而已,至於其他的礦區,還不值得他耗費精力。

“我相信,謝氏集團能夠有今天的規模,所靠的也不完全是運氣,如果你足夠聰明的話,一定會接受我的提議,否則的話,你謝氏集團的衰敗之路,恐怕就要開始了。”

他這並不是危言聳聽。

謝氏集團在西北十九個礦區的投入,是一筆天文數字,再加上對員工福利的提升,又增大了不少投入。

如果這些礦區全都關門的話,即便是謝氏集團,也絕對承受不了這樣的損失。

“謝氏集團的衰敗之路?”

葉九州一下子來了興趣,“我倒真想看看,你是怎麼讓謝氏集團衰敗的,用力點,千萬不要留情哦!”

“這樣吧,我可以給你立個賭約,你可以放手去乾,隻要能夠把謝氏集團給搞垮,任何手段都可以,我絕對不乾涉,等事成之後,我再送你一個謝氏集團。”

聞言,烏靖頓時皺了皺眉。

他長這麼大,第一次聽到這麼無禮的請求啊。

還有人求著彆人去搞垮自己的公司?

而且還要立什麼賭約?

等他把謝氏團搞垮了之後,葉九州恐怕也就一無所有了吧,還怎麼再送一個謝氏集團?

他當一個上市公司,是大街上的白菜嗎?

真是風大,也不怕閃了舌頭啊!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最好加快速度,否則……”

葉九州話鋒一轉,“否則的話,我就讓你烏家消失!”

他的聲音不大,但傳到人的耳朵裡,就讓人感覺到頭皮發麻。

雖然不想承認,但烏靖的確感受到了一絲害怕。

但也隻是一絲而已。

在他看來,葉九州就是在虛張聲勢。

“好!好!好!”

烏靖正色道:“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等到時候,可千萬彆哭啊!”

說罷,他轉身就走。

在他看來,葉九州的腦袋一定有病,所以纔會說這麼多冇有邏輯的話。

他不想跟這種人浪費時間。

“九號礦區,怎麼會這麼有魅力?”

葉九州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另一邊,烏靖也來到了車旁,一拳打在了車門上。

“不識抬舉的東西,我要你不得好死!”

話音剛落,便見到一輛車正快速向這裡駛來。

一輛加長紅旗。

不用看車牌都知道,是他父親烏遠圖的車,整個西北就這一輛,還是他送的壽禮。

“好端端的,爸怎麼來了?”

他微微皺了皺眉。

他很尊敬自己的父親,但並不喜歡父親的風格。

實在是太膽小怕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