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章

-

一輛造型特殊的加長勞斯萊斯黑色轎車,前七後八,總共十五輛林肯總統同款防彈豪車護航,全部懸掛“九州”漢字車牌,從遠處街道拐角呼嘯而來,在葉九州麵前緩緩停住。

“君上!”

一名身穿戎裝的高挑英氣女子,帶領著近百名荷槍實彈的精銳戰士,大步走到葉九州身前,齊齊半跪於地,異口同聲:“屬下奉命前來,請指示!”

跪地的同時,女子雙手遞出,捧著兩個小紅本,封麵印著三個大字。

離婚證!

“很好。”葉九州接過離婚證,把其中一本直接撕碎,另一本隨手一甩。

唰!

無比準確的落在了謝雨柔手中。

“這……”她下意識的翻開結婚證,看看裡麵的內容,鋼印,日期……

愣了好大一會兒,又慢慢抬頭,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這些車,這些人,殺氣騰騰的戰士,身穿戎裝的女人,兩個漢字的車牌,還有那一聲“君上”……m.

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九州……

究竟是什麼人?

他是什麼人?

有這個想法的,不隻是謝雨柔,還有旁邊的徐家豪和徐家的二十多名保鏢!就連來來往往的街頭路人都紛紛停住腳步,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葉九州身上。

滿臉震撼!

從未見過的超級豪華車隊,上百名半跪在地的精銳戰士,麵色坦然的英俊青年……

在電視上都無比罕見的一幕,居然在現實裡發生了?

“這,這應該是在演戲吧?”有路人遠遠看著這一幕,忍不住胡亂猜測:“這是演的軍旅題材電視劇?你們看那些戰士,全副武裝,看上去跟真事兒似的,挺專業啊!”

也有人打量著謝雨柔和謝芷秋,又瞅瞅徐家豪和抱著小不悔的葉九州,滿臉豔羨:“你們看,那兩個女演員都好漂亮啊,還有小孩兒,還有帥哥,還有保鏢……這肯定是霸道總裁劇!”

“這是哪個劇組在拍戲啊,攝像機在哪兒呢?怎麼冇看到啊……”

過往路人彼此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一時說什麼的都有。

“演戲?”

謝雨柔聽著周圍路人的議論聲,頓時恍然大悟。

演戲!葉九州肯定是故意找人在她麵前演戲,這些豪車一定是租來的,還有車上懸掛的“九州”車牌……隻有電視電影裡纔會出現這種鏡頭,在現實裡根本不存在!

“葉九州,你從哪兒找的這些演員?演技不賴嘛!”她越想越好笑,抬眼瞥著葉九州,滿臉譏諷:“裝模作樣,給自己臉上貼金,有意思嗎?”

“豪車配衛隊,見麵兒就半跪,這劇本走的還是上層路線,挺牛啊!”

“廢物就是廢物,居然在我麵前裝起來了?說你虛偽都是抬舉你!你不是會裝嗎?來,裝,給我接著裝!”

旁邊,徐家豪顯然也“明白”過來,原本一臉震驚,此刻早已滿臉戲謔:“剛纔我差點兒都信了!姓葉的,請這個劇組花了不少心血吧?”

“還有這支車隊,租一天需要多少錢?”

“丟人現眼!”

葉九州搖頭笑笑。

雄獅不會在乎鬣狗的挑釁,巨龍不會理睬螻蟻的嘲諷,而他,威名震懾全球的戰神殿主,葉九州!更是絲毫冇有把這兩個跳梁小醜放在眼中!

“芷秋。”

他輕輕喚了一聲女人的名字,而後緩緩轉身,把懷裡的小不悔放在身邊。

啪!

單膝彎曲,半跪於地!

他,葉九州,身後是戰神殿四大戰尊之一,朱雀戰尊!再往後,是戰神殿主直屬衛隊,總共九十九人,全部單膝半跪,陣型排列的無比整齊,是一個巨大的心形!

而這個心形的心尖位置,正是葉九州!

“我被欺騙了五年,錯愛了五年!”他和謝芷秋四目相對,雙眼蘊含著無限深情,緊緊注視著麵前的女人。

“直到今天,我終於找到了你,找到了我們的女兒!”

“剛纔,我已和謝雨柔離婚,結束了這段充滿欺騙的虛假婚約。”

“現在,請你接收我的求婚,給我一次機會,讓我保護你們娘倆兒,給你全世界最好的愛!”

話音落下,右手往懷中輕輕一探,取出了求婚信物。

不是婚戒,而是一枚閃爍著純金光澤的小巧令牌,正麵是一座殿堂浮雕,背麵印刻著九州二字,像是裹挾著一座修羅殺場,蘊含的殺意無比濃烈!

九州令!

統率四大戰尊,駕馭七大殺將,麾下一百零八戰將,掌控百萬雄兵!代表著整個龍國獨一無二的至高榮耀,象征著戰神殿主為龍國建立的不世功勳,見令如見人!

此令牌,舉世無雙!

“……”謝芷秋緊緊捂著嘴唇,雙眼淚光浮動,忍不住無聲而泣。

求婚!

眼前這一幕,她連做夢都不曾想到,或者說,她曾無數次的幻想,足足幻想了五年!

五年……

她承受了太多委屈,遭受了太多苦難!

那一天,她奮不顧身,從車禍中救出了那個青年!那一夜,她心甘情願,和酩酊大醉的男人翻滾糾纏!這五年,她失去了溫柔如水的嗓音,失去了謝家大小姐之位,父母也遭受牽連,被逐出謝家!

也是這五年,她生下小不悔,聚少離多!幸虧不悔是個女孩兒,否則,謝雨柔連她這份母女親情都要徹底奪走!

直到今天!

今天,她的男人從戰場歸來,救了他們的女兒,又從徐虎手中救了她!

還和謝雨柔離婚,擺出這麼大的排場,向她求婚!

哪怕這一幕是假的,哪怕葉九州是花錢請的劇組,哪怕他是專門花錢租的車隊,哪怕全都是夢幻泡影……那又怎樣?

隻要他有這份心意,那就夠了!

“嫁給他,嫁給他……”

掌聲雷動!

周圍街道上,那些好事的路人紛紛鼓掌,興高采烈喊叫起鬨:“嫁給他,嫁給他……”

葉九州身後,朱雀戰尊和殿主直屬衛隊,全部右手撫胸,齊聲呐喊:“嫁給他,嫁給他……”

嫁給他……

謝芷秋緊緊咬著嘴唇,拚命忍耐著即將奪眶而出的熱淚,手指顫巍巍的,從葉九州手中,緩緩接過了九州令!

令牌入手沉重,好像是用生鐵打造的,當然比不上婚戒……

但,那又有什麼關係?

他是自己的男人,是不悔的爸爸,這就夠了!

“哈哈!”

葉九州放聲長笑,左臂抱起小不悔,右臂攬著謝芷秋的腰肢,滿臉意氣風發。

他的女人和他的女兒。

儘在懷中!

從前過往,她們曾經遭受的一切苦難,已然徹底結束!往後餘生,必將帶她們登臨絕頂,俯瞰世間大好河山!自己的女人和女兒,她們值得!

“恭喜君上!”

朱雀戰尊和殿主直屬衛隊保持半跪姿勢,拳頭捶擊胸口,呐喊聲直衝雲霄:“恭喜夫人,恭喜小主!恭喜夫人,恭喜小主……”

聲震街道,聲震八方,經久不消!

“混蛋,廢物,該死……”旁邊不遠,謝雨柔咬牙切齒的看這一幕,死死握著拳頭,指甲幾乎要掐進肉裡。

惱羞成怒!

就算豪華車隊是租的,就算這些演員是花錢請的劇組,可是,這麼宏大的求婚場麵,也已經足夠驚人!

葉九州這個死廢物,謝芷秋這個死啞巴,他們憑什麼搞出這麼大的場麵,憑什麼有這麼多路人給他們鼓掌歡呼,給他們祝福?

他們不配!

“雨柔,咱們走!”徐家豪滿臉狠辣,拉著謝雨柔返回徐家車隊。

一邊命令司機發動車子離去,一邊從反光鏡裡惡狠狠的盯著葉九州等人,牙齒猛地咬緊。

街頭求婚,場麵宏大,很風光是不是?

你特麼給我等著!

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會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風光。

咱們之間的賬,以後慢慢算!

徐家豪和謝雨柔已然離去。

帝王洗浴會所門外,街道上的盛大求婚儀式也已結束。

那些過路行人,車輛,在一片歡呼喝彩聲中逐漸散去,葉九州也抱著小不悔,和謝芷秋一同坐進了專屬座駕。

“君上!”駕駛席上,一身火紅戎裝的朱雀戰尊親自開車,臉色無比恭敬:“下榻酒店已經安排妥當,現在是否立刻前往?”

葉九州緩緩搖頭。

先前小不悔說過,和外公外婆,一起居住在觀瀾小區。他們是自己的嶽父嶽母,如今榮耀歸來,必須去探望他們二老!

“觀瀾小區。”葉九州擺了擺手:“出發!”

超豪華車隊迅速駛出市中心,往城鄉交界位置的觀瀾小區風馳電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