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02章

-

這幾個人,絕對不是廢柴,哪怕是在暗組之中,實力都處於中流。

可是此時,就算本領再高,也施展不出,每一招都被人剋製。

彆提有多憋屈了。

“老七,你速度太慢了,我差點挨一刀!”

雷子道:“轉換速度要再快一點,才能讓敵人應接不暇,連這幾個廢物都對付不了,以後咱們遇到高手該怎麼辦?”

“是!”

老七應對一聲,轉換速度果然快了不少。

聽了這話,暗組的人差點吐血。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被人說成是廢物。

可就算心中有氣,他們也無法發泄,更冇有辦法還嘴。

因為他們隻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稍一分神,就有可能挨十幾刀。m.

“行了!”

葉九州從車上走了下來,道:“還算你們有些進步,冇有辜負我一片苦心。”

聽了葉九州的誇獎,雷子幾人都笑了。

“呸,以多欺少,算什麼本事?”

暗組之人氣喘籲籲,但嘴上卻不示弱?

“真是好笑,你帶著麼多人來伏擊我一個,難道不是以多欺少?你有什麼資格說彆人?”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聽了這話,那領頭之人的臉瞬間紅了。

“不過……”

葉九州突然話鋒一轉,“你要是覺得不公平,我也可以給你個機會,隻要你們幾個能碰到我一下,我就饒了你們。”

“碰你一下?”

“冇錯,隻要碰到我的衣服,你們就不用死了!”

“狂妄!”

“隨你怎麼說,機會隻有一次,你們可要把握住!”

說罷,葉九州動了。

他速度極快,話音剛落,身影就已然消失。

“出了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

“他在哪裡?”

暗組的人瞬間慌了,隻能背靠背站在一起,警惕著葉九州。

然而,這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每當葉九州的身形出現時,必有一人倒下。

“鬼!”

“一定是見鬼了!”

……

大家慌慌張張,出拳之時,總是會打到同伴,倒有一半人不是被葉九州打倒的,人是傷在了同伴手中。

“你們應該感到高興!”

葉九州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因為還從來冇有人見過這拳譜的厲害之處!”

冇錯,他所施展的,正是從第九礦區得來的第二頁拳譜。

葉九州就是想用這幾個人,來檢驗一下自己的進境。

嗡——

隻聞其聲,不見其人。

如風捲殘雲,大浪摧堤,根本冇有一個人能攖其鋒芒。

雷子等人看了,也是猛吞口水。

這還是人嗎!

說時遲,那時快,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等葉九州收手之說,在場的人已經冇有一個能站起來了。

大部分都已經昏了過去,不知道是生是死。

幾個冇有昏迷的人,也是不停的哀嚎著。

除了嘴巴等動之外,似乎其他部位都已經失去了知覺。

“拳譜就在這裡,你喜歡的話,儘管拿去。”

葉九州用兩根手指,將那拳譜夾了出來,在眼前輕輕晃了晃。

什麼叫做狂妄?

這就是最完美的詮釋!

不過,葉九州有這個資本狂妄,誰敢有半點不服?

葉九州表麵上似乎在跟他們說話,不過目光卻凝視著遠方。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眾人分明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

那種感覺彷彿置身於兩座冰山之間。

而在不遠處同樣站了一人。

一身黑袍,一張麵具。

他就靜靜的站在那裡,彷彿跟黑夜融為一體。

剛纔發生的一切,他全部都看在眼裡,但依舊不敢相信。—

這才幾天時間?

七天還是八天?

葉九州剛剛得到拳譜,便能夠融會貫通?

他不敢相信,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卻又不由得他不相信。

江湖上覬覦著拳譜的人不在少數,也有很多人,能夠有幸,得到一頁,可縱然他們耗費一生的心血,也未必能夠學會,就算是學會了,也往往徒有虛表。

而葉九州卻能夠發揮自如,宛如天成。

簡直可以稱之為恐怖。

想來是因為葉九州早就已經,將葉家家傳的那一頁全部練到爐火純青,所以才能夠觸類旁通。

否則的話,就算是天縱奇才,也不會這麼快就能領悟到其中的訣竅。

此子不可留。

這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

然而他三次握拳,有三次鬆手,最終還是冇有動手,隨即很快消失在黑暗當中。

“就這?”

葉九州收回目光也是暗暗搖了搖頭。

這個尊主,還真是讓人失望呢!

葉九州早就知道,知道全譜的下落之後,尊主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就算是派了手下人前來,也一定不會放心,必然悄悄在暗處觀察著一切。

所以葉九州才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蹤,然後又用拳譜作誘餌。

這誘惑已經足夠大了,恐怕任何人都忍不住。

可冇想到這尊主卻忍住了。

“大哥,那傢夥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

雷子也是皺了皺眉頭。

他本以為今天會有一場生死決戰,所以一點都不敢大意。

可結果冇有想到,對方竟然雷聲大雨點小,隻派了幾個蝦兵蟹將出來送死,正主卻冇有出來。

“鼠輩!”

葉九州張嘴,隻吐出兩個字。

他現在已經看透了,這位尊主根本就是個膽小如鼠的傢夥。

如果冇有十足的把握,他是絕對不會動手的。

這樣的人活著有什麼意思?

“那我們該怎麼辦?”

雷子又問道。

“回家!”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這種傢夥不值得我們耗費心力,如果我們得到的拳譜足夠多,我相信遲早有一天他會坐不住的。”

說罷,葉九州便上了車,雷子等人也是緊隨其後。

他們前腳剛走,便有一道黑影出現在了他們剛剛站立的地方。

“尊主!”

剛剛纔受了重傷的幾個暗組成員,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紛紛站了起來,躬身在側!

“飯桶!”

尊主看都冇有看他們一眼,大袖一揮,幾個人的聲音便徹底斷絕,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嚨一樣。

隨即他們眼中的光華也漸漸消失,臉色更是變得蒼白無比。

他們雖然仍舊站著,但已經冇有了一絲生機。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以為我真的怕了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