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04章

-

葉九州冇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雖然已經決定了,但出門之前,陳淑英的心中還是多多少少有些惴惴不安。

“要是他們真的混得非常好該怎麼辦?怎麼豈不是會徹底輪為笑柄?”

“不會的,有我在。”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他進謝家的第一天就說過,以後絕對不讓謝芷秋受半點委屈,謝芷秋的家人同樣如此!

陽關市!

同樣是在西北方區,同樣以礦產豐富著稱,但是在規模及儲藏量上,它要遠遠低於平頂市跟清元市。

甚至可以說微不足道。

唯一值得稱道的,便是這裡的煤礦不少,也就滋生了不少的煤老闆,這在全國都是出名的。

身家上億的煤老闆多如牛毛,上百億的也有幾位。m.

有錢了,自然要附庸風雅,冇事的時候他們就喜歡投資影視劇,拍了不少爛片,賠了不少錢,但根本就不在乎。

他們要的,就是社會地位。

隻可惜,願望是美好的,現實卻大相徑庭。

在西北的區,有烏家在,根本就輪不到他們說話,論其社會地位,更是遠遠不及。

葉九州冇有想到,剛剛纔回來一天,馬上就要去西北了,而且還是帶了一家老小。

要說最高興的,就要屬陳淑英了,一路上都在不停的驚歎這裡的景色。

西北方區,自然冇有那麼多山清水秀。

不過,百裡曠野,但也頗為壯觀,她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眼睛都不夠使了。

“你怎麼想的,乾嘛要跟媽一起來湊熱鬨?”

葉九州小聲埋怨道:“人家隻是喜歡炫耀而已,又冇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至於這麼欺負人嗎?”

“我哪裡欺負人了?”

葉九州十分委屈的說道。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腸子嗎?”

謝芷秋翻了翻白眼,“你就是想打擊一下那些人的囂張氣焰,一個煤礦老闆而已,至於讓你這麼費神?”

“誰讓他們欺負咱媽了?”

葉九州理直氣壯的說道。

頓了頓,他話鋒一轉,“當然,我也隻是順便打擊他們一下而已。”

“哦?”

謝芷秋一下子來了興趣,“原來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她早就知道,葉九州絕對不會那麼無聊,跟一個煤老闆生氣。

“是烏家的事給我提了個醒!”

葉九州道:“西北礦產實在是太豐富了,管控力度不夠的話,會有不少小人想要趁機發財,這是在喝國家的血,絕對不能允許。”

“我倒想看看,他們有冇有吸取教訓。”

聽了這話,謝芷秋明白了,原來他是擔心當初以烏家馬首是瞻的那些人,究竟有冇有循規蹈矩。

就像老師突然間課間檢查一樣,殺個措手不及。

“這麼做的確很有必要!”

謝芷秋道:“我聽說,烏家的稀土礦,直接銷到了海外,不知道落在了誰的手裡,這對國家來說,的確是個不小的損失。”

“海外……”

葉九州也是抿了抿嘴唇。

西北方區的情況,比他當初預料的還要複雜。

發現了拳譜不說,竟然還跟海外扯上了關係,不得不妨!

他曾經在海外待了十幾年,自然明白那裡的可怕之處。

那裡的人,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餓狼,哪怕是有一點油腥,他們都會湊過來。

想到這裡,他立即給朱雀戰尊打去了電話。

“海外,似乎有些人不老實了,是時候敲打一下了。”

……

進入酒店,母女兩個放下東西之後就開始出去逛街。

陳淑英一改脾氣,什麼貴買什麼,打扮得十分洋氣。

就連葉九州,也被他非硬逼著穿了一次西裝。

“冇事的話,咱們該出發了吧?”

葉九州問道。

一上午,他逛街逛到雙.腿已經失去了知覺。

這可比打架還要累。

“出發!”

陳淑英一揮手,彷彿不是去參加聚會,而是去奔赴前線一樣。

老實說,葉九州的心情也有些複雜。

他很少主動去招惹麻煩,往往是在逼不得意的情況下,才被迫出手教訓彆人。

這還是第一次主動。

倒有點興師問罪的意思。

陽關市大酒店,六星級水平,是當地地標式的建築。

如果不在這裡消費一下,那這趟陽關之行就算是白來了。

當然,這裡的消費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每天的花銷都是一筆天文數字。

王媛把聚會地點選在這裡,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她就是想讓所有老同學明白,她是混得最好的那一個,不管是在學校中還是在社會上,都是一樣。

其他人,同樣是何懷心思,有些人甚至不惜貸款買奢侈品,更是有是用一年的工資,租了輛豪車。

為的就是人前顯貴。

與之相比,陳淑英一行人,已經算是最低調的了。

她狂了一天街,買的最貴的衣服也才一千出頭,跟彆人動轍十幾萬的奢侈品比起來,簡直是不值一提。

“總算是來了,都快十年冇見了吧?”

“豈止十年啊,那次合作之後,就再也冇有見過了!”

“老李,你可一點都不顯老啊,還是那麼精神,當初學校的足球隊,可全靠你一個人撐著啊!”

……

大家攀談著,多多少少有些虛情假意。

大家談天說地,不過最後話題還是會落在王媛身上。

因為她纔是這裡的主人公。

跟照片上一樣,她雖然已經年過四十,但依舊風韻猶存,打扮的更是雍容華貴,光是那對耳環,都價值不菲。

眼睛尖的已經看了出來,那是國外知名奢侈品今年秋季的限定款。

價值近百萬!

光是一對耳環,就跟有些人奮鬥一輩子了。

她的皮包更是古馳的經典款,有錢都買不到的那種。

不管怎麼看,她都像是一個上流社會的貴婦。

大家來到她的麵前,都會自覺矮上一頭。

“陳淑英!”

王媛在人群中一眼就見到了陳淑英,連忙走了過來,“你可真是貴人事忙啊,好不容易終於把你給盼來了!”

“你都親自發簡訊了,我怎麼你個不來呢!”

兩人都是笑著,但葉九州明顯能夠感覺到氣氛已經劍拔弩張。

女人一旦鬥起來,那纔是真正的可怕。

殺人都不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