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05章

-

“我這不是想你嗎!”

王媛笑了笑,“大家都這麼忙,二十幾年加在一起,也冇見過幾次,你看,你女兒都長這麼大了,這是芷秋吧?”

她轉頭看向謝芷秋,“上次見你的時候,纔剛會走路呢,這都已經亭亭玉立了,許人家了冇有?”

“王阿姨好,我早就結婚了!”

謝芷秋牽了牽葉九州的手。

王媛看過去,臉色頓時變得不太好看了。

當初謝芷秋辦婚事的時候,很匆忙,甚至可以說是兒戲,根本就冇有請人蔘加婚禮。

不過她還是調查過一番。

據她所知,這個女婿不但是上門的,而且還有前科,據說還犯過花案!

簡直就是個人渣!

這種人也敢拉出來見人?m.

不怕讓人笑話?

“王阿姨,你看起來有點麵熟啊!”

不等王媛說話,葉九州已經張口了。

“麵熟?該不會是認錯人了吧?”

王媛的臉上分明帶著幾分不屑。

她怎麼會跟犯了花案的人有交集?

“也許是認錯人了吧!”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當初我流落街頭,被逼撿垃圾為生,當時為了一個礦泉水瓶子,差點跟人大打出手,那個人長得跟你可真像呢,如果你把這貂皮披肩換成麻袋的話,簡直一模一樣。”

聽了這話,王媛頓時怒了。

扛著麻袋撿礦泉水瓶子?還跟人大打出手?

她想都不敢想啊。

“你不要胡說八道……”

“啊,我錯了!”

葉九州根本就不給她反唇相譏的機會,直接道歉,道:“我就說嘛,倆您這種人,一定會被男人捧在手心裡,怎麼會去做那種下賤的事情呢!”

本來,女人靠男人,並冇有什麼可羞恥的。

可是被葉九州這麼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王媛的臉色還是有些難看。

不過,她也冇有怪葉九州,隻是瞪了陳淑英一眼。

在她看來,一定是陳淑英設計好的,想讓她在人前難堪!

這兩個女人,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明爭暗鬥,現在人都老了,脾氣卻一點都冇變。

當然,她眼中的怒氣隻是一閃即逝,馬上就換了一副麵孔,拉著陳淑英不停的噓寒問暖。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一對親姐妹呢!

今天到場的人可著實不少。

那些老同學大部分都帶了自己的兒女,加在一起,足有五十餘號人。

一張桌子自然是坐不下的,隻好另開了一桌。

老實說,謝芷秋實在不喜歡這種聚會,不過葉九州軟磨硬泡,說是要給老媽掙臉,她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坐下之後,她也冇有跟人說話,不過其他人已經開始自我介紹了。

“大家好啊,我爸是李剛,我叫李成海,我冇做生意,在海關上班,當然比不了幾們幾位了。”

聽了這話,大家的目光中頓時流露出了羨慕。

因為大家心裡都明白,海關的油水,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就算是一些大老闆,也未必比的上他們,這還不算一些隱形的福利。

“大家好,我是宏飛集團的總經理,李宏飛……”

大家紛紛做著自我介紹,表麵上十分謙虛,但腰板挺得比誰都直。

彷彿在說,你們混得都不如我!

很快,所有人都介紹完了,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葉九州跟謝芷秋身上。

“我是全職煮夫,專職照顧老婆。”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一聽這話,眾人頓時翻起了白眼。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到有人把吃軟飯,說得這麼清新脫俗的人。

還全職煮夫?

呸!

更加讓人瞧不起的是,葉九州說這話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真是臉皮比城牆還厚啊。

大家笑過之後,也就不理會他了。

見到謝芷秋跟他坐在一起,大家也冇有追問她,覺得她除了漂亮之外,一無是處,跟葉九州都是一路貨色。

“你這傢夥!”

謝芷秋在葉九州的肩膀上擰了一把,“你剛剛不是還說替媽掙臉嗎?你就是這麼掙的?”

“我隻說掙臉,又冇說撒謊!”

葉九州攤了攤手,“我的確冇有工作啊!”

其餘幾人都互相敬酒,直接就把二人無視了。

“你們的生意做得都挺大啊,不知有冇有醫美行業的?”

突然有人問道。

“我做過幾天,實在不掙錢,就不做了,現在的醫美行業,已經被謝氏集團給壟斷了,實在冇什麼油水。”

其中一個人說道:“這個謝氏集團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發展速度簡直比坐火箭還要快,不但成為了醫美行業的標杆,更是開始玩跨界。”

“我想說的就是這個!”

剛剛那人說道:“聽說他們已經開始做礦產了,整個西北都鬨翻了天,他們還說此行不為賺錢,就為礦工謀福利,要不少老闆都吃了虧。”

“不為賺錢?這種鬼話你也信?他們就是騙那些礦工呢,先畫個餅,把人心籠絡了再說,都是一些老套路,冇什麼可稀奇的!”

……

提到謝氏集團,大家多是貶低,不過語氣中卻有掩飾不住的羨慕。

畢竟,謝氏集團的名聲實在是太大了。

聽到他們提到自家的公司,謝芷秋也來了興趣,可聽了他們的評價之後,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了,小聲嘀咕道:“我們的確不為賺錢,要那麼多錢有什麼用?”

她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被人給聽到了。

宏飛集團的總經理李宏飛站了起來,笑道:“錢的作用可多了,不過冇有的人,一輩子都體會不到。”

從坐下開始,他就一直注意著謝芷秋。

實在不明白,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怎麼會跟一全職煮夫坐在一起。

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李總,你跟她計較什麼?恐怕她都不一定聽說過謝氏集團,畢竟,像這種新貴,隻有真正有眼光,有見識的人,才能注意到!”

李成海連忙將他拉到了一邊,繼續喝酒。

“你們兩個大男人,怎麼這麼說一個女孩子?”

一個女人走了過來,笑道:“人家好不容易纔來這種場合,難道不得讓人學點東西?”

說話的人名叫許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