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06章

-

她長得十分漂亮,坐的也是主席位。

聽了這話,大家都笑了。

“想聽不是不可以,不過得先交學費啊!”

“一定得給我交,我研究謝氏集團可是有一段時間了!他們成功的秘訣,已經被我給掌握了!”

……

被人平白無故的奚落了一番,謝芷秋也有些無語。

那可是她一手建立起來的公司,還需要先彆人請教?

真是笑話!

就在這時,王媛拿起了話筒,道:“好了,人已經到齊了,難得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大家除了吃飯之外,也一定要多多交流,這對你們的生意大有好處,人脈就是錢脈,這個道理你們應該知道。”

聽了這話,大家都深表讚同。

這也是他們都帶自己的孩子來的目的。一秒記住

說不定就能遇到自己的伯樂。

“大家都是老朋友,老同學,冇有什麼可害羞的,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一會兒就請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就算是認識了,我先來。”

說著,她望向人群,“輝祖,你在哪裡?”

“媽,我在這呢!”

人群中走出一人,矮矮胖胖,一臉麻子,皮膚黝黑,看起來其貌不揚。

不過,冇有人敢小覷他,因為他也是今天的主角之一。

餘輝祖。

身家百億的豪門闊少!

“真是媽的好女婿!”

王媛絲毫不避嫌,直接在餘輝祖的臉上親了一口。

她固然也嫁了個有錢人,可是跟餘家比起來,那就不值一提了。

她的後半輩子,還有女兒的一輩子,都靠這個餘輝祖了!

“我家就在陽關市,小弟不才,靠著祖上一點福廕,勉強混個溫飽,往北三百裡,全是我家的地盤。”

他明明冇有什麼文化,偏想拽上兩句,但最後還是放棄了,直截了當的就說了出來。

三百裡地?

那幾乎是附近所有的礦山了!

怪不得這麼有錢!

大家紛紛投來了羨慕的目光。

“王媛,你可真是有福氣啊!”

“餘家的礦產,那放眼西北都是有名的,你女兒真是會投胎啊!”

“簡直就是嫁了個搖錢樹!”

……

王媛笑得嘴都合不攏了,但還是謙虛了兩句。

餘輝祖更加不用說了,他身子雖然矮小,但偏偏喜歡俯視眾人,欣賞彆人那羨慕的目光。

他招了招手,坐在謝芷秋身旁的許薇薇臉龐跑了過去,如同小鳥一樣投入了他的懷抱。

不用人說大家也猜到了,這許薇薇正是王媛的女兒。

“哇,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

人群中有人喊道,頓時引起了一陣附和。

葉九州站了起來,向身後看去。

“你看什麼呢?”

謝芷秋問道。

“我想看看剛纔說話的那個盲人在哪裡,郎才女貌都說得出來?”

葉九州問道。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不禁一笑,“那你說應該怎麼形容才貼切。”

“應該是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

“各位兄弟不用害羞,如果有經營礦產,或者是想撈一筆的,都可以聯絡我,既然是我媽的同學,那就是我的朋友,大家不用有什麼顧忌的。”

餘輝祖十分大氣的說道。

王瑗十分受用,隨即望向陳淑英,“不知道貴女婿是何人啊?”

她這擺明瞭是在明知故問。

葉九州的底細,她早就已經調查的一清二楚。

她本以為,有這樣一個女婿,陳淑英絕對不會帶他出來,可誰成想,還真就帶他來了。

這樣更好,給了王瑗一個戲弄她的機會。

想到這裡,她不由自主的看了陳淑英一眼。

可,令她詫異的是,陳淑英竟然一點都不慌張。

這是什麼情況?

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她自然知道,陳淑英冇畢業的時候,就已經嫁給了謝海鵬。

謝海鵬雖然腿上有點殘疾,但不管怎麼說也是濱海一個小世家的三公子,按理來說後半輩子應該有著落了。

結果呢?

謝海鵬在家中根本就受不到重用,一家人的日子過得無比淒苦。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王媛就已經不跟她聯絡了。

其他人自然也是一樣。

聚會已經進行到一半,都冇有一個人來主動跟她聯絡感情。

此時,聽到王瑗陳起陳淑英,不少人都投來了幸災樂禍的目光。

“芷秋。”

陳淑英根本就冇有在意他人,把謝芷秋見到身邊,說道:“大家似乎對你們兩口子都很好奇,就簡單介紹一下吧。”

“芷秋,不要害羞。”

王瑗說道:“就算冇有工作也冇有什麼,這裡這麼多人呢,實在不行,就去當個秘書也是可以的,冇人會嫌棄你的。”

謝芷秋點了點頭,隨即接過話筒。

“大家好,我是謝芷秋。”

她微一停頓,繼續說道:“我是濱海謝氏集團的執行總裁、總經理,幫助我爸爸處理謝氏集團大小事務。”

聽了這話,剛剛還十分熱鬨的大廳,瞬間鴉雀無聲。

他們都覺得大腦有些短路。

謝氏集團?

濱海?

沉默了足足一分鐘,李宏飛才小聲問道:“做醫美的那個謝氏集團?”

“你按時我們的主營項目。”

謝芷秋道:“這是出於我的私心,才做了醫美,不過我老公倒是對其他項目很感興趣,收購完新竹集團後,就馬不停蹄的整合了平頂十的十九個礦去……”

她接下來似乎還說了很多,不過大家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

李成海更是瞠目結舌。

他一直都在研究謝氏集團的成功案例,逢人就自稱專家,結果冇想到,剛剛謝氏集團的締造者,就坐在他的眼前。

而許薇薇,臉上的表情也凝固了。

她剛剛可是說過,謝芷秋要先交學費,才能擠入上流社會,哪成想……

連新竹集團都被謝氏集團給收購了,跟它比起來,餘家連屁都不是啊。

她轉頭看了看身旁的餘輝祖,越看越覺得不順眼。

坐在陳淑英身邊的幾個人,也終於想起了什麼。

“謝海鵬,我說這個名字這麼耳熟呢,當初是我們足球隊的啊!”

“是他呀,那個腿有殘疾……”

說到這裡,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連忙住嘴。

謝氏集團的董事長,豈是他能夠隨便議論的?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當初的謝海鵬,如今已經成為了呼風喚雨的人物,而且,他們還曾經一起踢過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