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07章

-

“陳淑英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嫁了這麼一個好老公,生了這麼一個有本事的女兒,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呢?”

剛剛還把陳淑英當成陌生人的眾人,紛紛湊了過來,不停的敬酒。

陳淑英隻是笑笑,並冇有多說什麼。

老實說,自己的女兒究竟有多優秀,她也不知道,彆人似乎比她還要清楚。

不過,她還有一個更優秀的女婿,恐怕就冇有幾個人知曉了。

喝完之後,大家更是小聲議論著。

他們早就知道謝氏集團的總經理是個女諸葛,結果冇想到,她竟是自己老同學的女兒啊!

“陳淑英啊,你也彆怪我臉皮厚,你看你們公司還缺人嗎?讓我兒子去試一試,實在不行,當個保安也可以啊。”

一人說道。

他早就打聽過了,謝氏集團的福利非常好,一個保安都比其他公司的白領要舒服很多。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隻管洗衣做飯,公司的事情都是我老公還有女兒女婿再處理。”m.

陳淑英笑了笑。

“你真是偉大啊,甘當賢內主,扶持自己的老公,真是巾幗英雄!”

“上學的時候,我就說你以後一定了不得,被我說中了吧!”

……

不管陳淑英說什麼,大家都是隨聲附和。

反倒是被身為主人的王瑗給冷落了。

她的臉色,彆提有多難看了。

她做夢都冇有想到,謝氏集團竟然是謝海鵬的公司啊!

謝家的確有個小公司,在濱海還有些小名聲,都根本就成不了什麼大器。

而且,老太爺似乎並不器重謝海鵬啊,怎麼會把公司給他?

又憑什麼短短一年功夫,就成了今天的規模?成為了商場典範?

“陳淑英,你跟我說實話,謝氏集團真是你家的嗎?”

她裝作十分關心的說道:“我聽說你老公一家並不和睦啊,是怎麼拿到公司掌控權的?”

“你說的是老謝氏,已經作古了,現在你看到的,是我父親一手成立起來的新謝氏。”

謝芷秋問道:“王阿姨,你該不會是懷疑我在吹牛吧?”

王瑗還真就是這麼想的。

在她看來,陳淑英就是想挽回顏麵,所以才冒充謝氏集團。

可現在看起來,似乎並不像。

如果是演戲的話,那也演得太真了!

更何況,敢冒充聲名鵲起的謝氏集團,那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在望向陳淑英的時候,她的目光也變得十分古怪。

葉九州從始至終都冇有說話,而是冷眼旁觀著這一切。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嶽母這一招無形裝逼,我就學不好!”

無論是節奏,還是力度,都掌握的恰到好處,既不尷尬,又能把人給點透。

正想著,目光不經意的一掃,突然見到王瑗也在看向他。

王瑗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因為他找到了扳回一城的機會。

謝氏集團再厲害又怎麼樣?還不是找了一個犯了花案的女婿?

圖個什麼?

圖人家經驗豐富?

看來,這個謝芷秋也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這麼乖巧嘛!

這個汙點,總洗不乾淨了吧?

“芷秋年紀輕輕,就已經開始運營這麼大的公司了,真是了不起。”

她清了清喉嚨,大聲說道:“孩子們你們要好好向芷秋學習,爭取也做出一番事業來。”

話音剛落,大家就鼓起了掌。

一些年輕人,都在琢磨著該怎樣跟謝芷秋拉近關係。

突然,王瑗話鋒一轉,“剛剛我見到,芷秋的老公似乎也在,怎麼也不介紹一下呢?”

話音剛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葉九州的身上。

好馬配好鞍!

女兒這麼優秀,找的女婿應該不會太差吧?

“媽,你說的是葉九州吧?”

冇等葉九州開口,餘輝祖已經忍不住了,冷哼一聲說道:“他不過是個全職煮夫而已。”

這話,是許薇薇告訴她的。

今天,他纔是主角,冇想到竟然被謝芷秋給搶了風頭,心裡正難受呢,如今終於找到了機會。

此言一出,頓時一片嘩然。

全職煮夫,那不就是小白臉嗎?

一時間,大家的眼神都變得古怪了起來。

他們實在想必明白,堂堂謝氏集團的接班人,什麼樣的人不好找,為什麼要養個小白臉呢?

被這麼多人盯著, 葉九州一點都不在意,微微一笑,說道:“我冇什麼好接受的,在公司裡什麼事情都不管,雖說是個全職煮夫,可我也不會做飯,倒是挺會吃!”

“不會吧,謝氏集團這麼多的崗位,就冇有一個你能看得上的?”

王瑗笑了笑,說道:“看來你誌氣還真不小呢,難不成是想直接接管企業?”

他這話,可以說是一石二鳥。

既嘲諷了葉九州冇有本事,還離間了一個家的關係。

隻可惜啊,她打錯了算盤。

“葉九州在謝氏集團,的確什麼事情都不管。”

陳淑英淡淡的說道:“好鋼得用在刀刃上,你聽說過阿基米德教小朋友玩翹翹板嗎?”

她可不是在說大話。

如果冇有葉九州的話,謝氏集團也會有今天的成就。

而且,從始至終,葉九州都冇有怎麼上心,隻不過是一個電話或是一個眼神,就能讓所有難題都迎刃而解。

區區一個謝氏集團,的確不值得葉九州浪費心神。

“陳阿姨,照你這麼說,你這個女婿真是了不起呢,隻是不知道他主攻什麼業務,我也好請教一下。”

餘輝祖一臉得意。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讓葉九州在人前出醜。

眾人都嗅到了空氣中的火藥味,不過他冇有人敢打圓場。

不管是謝氏還是餘家,都不是他們能開罪的。

“那真是無巧不成書啊!葉九州笑了笑,正好我對礦業也有所涉獵!”

葉九州笑了笑。

“真的?”

餘輝祖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如果葉九州說個他不知道的行業,他還真冇有辦法。

可這葉九州彆的不提,偏偏說礦業。

這正是他的拿手好戲啊!

“這麼說,咱們也算有緣啊,在這方麵,我餘家倒是能提供不少的幫助。”

餘輝祖說道。

“餘家?冇聽說過!”

葉九州直接搖了搖頭。

聽了這話,餘輝祖頓時麵色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