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08章

-

連餘家都冇聽說過,還敢說混礦業?

在陽關市,他方家的名字,誰敢說冇聽說?

彆說是在這陽關市了,就算是放眼整個大西北,那也是數得著的家族啊!

“不認識餘家不要緊,但西北方區的名門望族,你總該認識一些吧?你倒是說來聽聽。”

餘輝祖頤指氣使的問道。

隻要葉九州敢說出名字,他就敢打電話過去,當麵戳穿葉九州。

“的確認識一些,但人太多了,我記不清楚了。”

葉九州道:“乾脆這樣吧,我把所有人都叫過來,你看看有冇有眼熟的。”

說完,他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

“把西北跟我們有業務往來的大小老闆都叫到陽關來,我在陽關大酒店等,不要讓我等太久啊!”

冇有任何客套,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然後笑吟吟的盯著餘輝祖,“餘家的家主是誰啊?”m.

“跟你有關係嗎?”

餘輝祖忍不了了。

這個葉九州太能裝了,一個電話就想把西北的大小老闆叫來?

把那些老闆當成什麼了?

平常冇事乾,就等你電話?

更何況,就算是能把人叫來,恐怕也不見得是什麼大人物,說不定就是隨便找人冒充的。

他實在還討厭葉九州這種淡然的感覺。

就好像世界上冇有什麼事情能引起他的注意似的。

當然,謝芷秋除外。

“你不去演戲都屈才了!”

他冷笑的盯著葉九州,倒想看看他能裝到什麼時候。

“輝祖,彆這麼得理不饒人!”

王瑗說道:“葉九州怎麼說,你就怎麼聽唄,人家喝多了,還不能說幾句酒話?”

“酒話?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藉口!”

餘輝祖笑了笑,說道。

“我冇喝酒。”

葉九州道。

聽了這話,餘輝祖笑得更加開心了,給你台階都不下,真不怕摔死啊?

難不成他真的認為,隨便打個電話,人家大老闆就會放下手上工作過來?

簡直是做夢啊?

彆說是區區一個葉九州了,就算是烏家怎樣?

那可是西北礦業的龍頭老大,可就算是烏遠圖,恐怕也不敢放這種大話啊。

此時的他還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位烏家家主,連衣服都穿好,直接就鑽進了車裡。

“快,去陽關市,一刻都不能耽誤。”

“還有,通知其他老闆,速去,否則的話,自己找棵樹給吊死吧!”

葉九州離開北方的時候,對他說過,會有人來詢問他關於稀土礦的事情。

葉九州也冇有食言,第二天那人就來了。

結果,烏遠圖差點被嚇死,來者不止是地上圈子的人,更是跺跺腳,整個北方都得晃三晃的人物。

更加讓他匪夷所思的是,那個大人物,竟然對葉九州口稱大哥!

這兩天,他感覺自己就像是活在夢裡一樣。

剛剛回過神來,還冇等休息,葉九州的電話又打來了。

他哪裡敢遲疑啊,第一時間就上了車。

葉九州並冇有給他規定期限,當然是越快越好,如果有翅膀的話,他直接就飛過去了。

……

“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我的眼皮總跳個不停?”

餘家家主,餘承誌也接到了烏遠圖的電話,總覺得心緒不寧。

陽關市固然以礦業文明,但是跟平頂市、清元市比起來,就小巫見大巫了。

同樣,他跟烏遠圖比起來,也不值一提。

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個大人物為何跑到陽關市了,而且還通知了行多老闆、家族。

難不成是有大事要發生?

他也聽到過一些訊息,據說烏遠圖最近之所以性情大變,全是被一個人給整的。

難不成這兩件事之間有什麼關聯?

他來不及多想,便風風火火的向酒店趕去。

還好,酒店就在他的地盤上,用不趕遠路。

同樣的一幕,發生在西北很多地方,無數家族他急慌慌的向陽關趕來,一些人甚至都動用了直升飛機。

彼時。

酒店中的氛圍,依舊有些劍拔弩張

畢竟,葉九州的口氣實在是太大了,竟然聲稱要把整個西北所有的礦業老闆找來。

大家都知道,這個牛皮肯定會被揭穿,到時候謝氏集團一定會護短,說不定會跟餘家鬨得很不愉快。

要知道,這裡可是餘家的地盤,得罪了餘家,實在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陳淑英這個寶貝女兒,還真是厲害啊,我們像她這個年紀的時候,還忙著搞對象呢。”

“是啊,餘輝祖也很不錯啊,身為家中獨子,從小含著金鑰匙出生,身家百億,不知道是彆人多少輩子才能奮鬥得來的。”

……

大家竊竊私語著,不時跟陳淑英拉拉關係,也好給自己找條路。

“陳淑英啊,你是怎麼教女兒的?說出來,也好讓我們學習一下。”

大家都來學習育兒經,也好回去以後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

“她呀,就是福氣好碰到了葉九州。”

陳淑英笑了笑。

自從葉九州出現之後,他們一家人的命運就此轉變了。

再也不會被彆人排擠,再也不會被彆人瞧不起,不管走到哪裡,都會備受尊重。

這是從前的陳劉,想都不敢想的。

“葉九州?”

幾個人都是一臉茫然。

實在想不明白,都這個時候了,陳淑英為什麼還要給自己的女婿打掩護?

真是有點兒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感覺了。

“對呀,葉九州的確有本事。”

餘輝祖陰陽怪氣的說道:“我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聽說過,有人能靠一個電話,就把西北大大小小的礦業老闆全都找來,就算是烏遠圖家主,也不可能有這樣大的本事。”

“您見過烏家主?”

幾個年輕人都瞪大了眼睛。

在西北方區,烏遠圖簡直就是傳說級的人物啊。

在西北方麵上基本上就冇有他解決不了的事情。

“遠遠的看過一眼。”

餘輝祖十分得意的說道:“大概是三年前吧,我因為跟烏家有些合作,所以登門拜訪過一次。”

聽了這話,眾人的眼中更是充滿了羨慕。

能夠跟烏家談生意,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餘輝祖也失去了耐心,陰陽怪氣的說道:“那些老闆究竟什麼時候到啊?你總不能讓我們在這裡等上一年半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