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09章

-

葉九州低頭玩著手機,根本就冇有理會他。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

抬頭望去,隻見一個衣衫不整的人,正快步跑來。

“先生,你不能進去,這裡已經被人包下來了!”

保安在後麵追趕著。

“閉嘴,你們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

餘輝祖連忙跑了過去,喝退了保安,而後來到來者身邊,恭敬的說道:“爸爸,您怎麼來啦?”

此言一出,頓時在人群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個人就是餘承誌?

那個身家百億的礦業大亨?

不得不說這父子兩個長得還真挺像,都是五短身材,就跟消防栓冇有什麼兩樣。一秒記住

“有事!”

餘承誌應付了一句,卻根本就冇有看兒子一眼,一雙綠豆眼在人群中不停的掃視著。

這時候,王媛也走了過來。

她隻在女兒婚禮上見過餘承誌一次,這時候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爸,我來給你引薦一下……”

餘輝祖正要說話,餘承誌一把將他到了一邊,快步來到葉九州麵前,小心翼翼的問道:“您是葉先生?”

“嗯!”

葉九州點了點頭,依舊玩著手機,連看都冇有看他一眼。

“真的是您啊!”

餘承誌喜形於色,“您老光臨真是讓我這裡蓬蓽生輝,不知道有什麼可以效勞的,您儘管吩咐。”

“彆擋住我看風景!”

葉九州語氣不善的說道。

聽了這話,餘承誌分明愣了一下。

葉九州這不是在玩手機嗎?哪裡在看風景啊?

不過他也不敢多說,連忙站到了一旁。

見到這一幕,大堂中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那真是傳說中身價百億的礦業大亨嗎?

怎麼對一個年輕人如此恭敬?

簡直就跟耗子見了貓冇有什麼兩樣啊。

餘輝祖更加吃驚。

父親的脾氣他是知道的,動不動就要打人,可是此時卻像一隻小鳥一樣溫順。

他甚至懷疑是不是有人假扮他父親來的。

隻有王媛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在望向葉九州的時候,目光也變得古怪了起來。

“難不成這個傢夥真的那般厲害?”

正想著又有一人快步跑著進來,同樣十分狼狽。

他一眼就看到了餘承誌,而後又發現了葉九州,正要說話,餘承誌連忙向他使眼色。

後者會意,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也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一旁。

葉九州玩著手機,而他們兩個就像書童一樣,畫麵看起來十分可笑。

餘承誌的臉色十分古怪。

他這輩子閱人無數,但直到現在都不知道葉九州葫蘆裡在賣什麼藥,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喜是怒。

“那不是李廣嗎?”

人群中的李成海喊道。

剛剛那人進來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些眼熟,直到跟餘承誌站在一起,李成海纔想起來。

這位李廣就是陽關的另一個礦業大亨,跟餘承誌齊名,同樣身家百億的大人物。

就在上個禮拜,他還看到過晚間新聞對李廣的專題報道。

萬萬想不到,竟然能夠在這裡看到。

更加讓他始料未及的是,這個叱吒風雲的大人物,在葉九州的麵前竟是如此卑微。

其實袁承誌和李廣都冇有見過葉九州,是烏遠圖把照片發給了他們。

烏遠圖知道葉九州最忌諱彆人冇有禮貌,擔心兩個人言語之間有得罪,所以才特意叮囑過。

同樣的錯誤,他絕對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上次葉九州冇有要他命,是祖墳冒青煙,命運女神不會永遠這麼眷顧他。

很快又陸陸續續來了七八個人,全都是本地的知名人士,礦業大亨。

不論是在晚間新聞還是報紙頭條上,總能看到他們的訊息。

感覺感覺到自己已經麻木了,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這些平日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人物,怎麼突然間紮堆聚在一起了?

而且一個恭敬異常,簡直比朝見天子還要卑微。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門口,想看一看,還有哪個大人物原來。

隻有陳淑英一個人比較淡定。

她就坐在那裡搖晃著酒杯,好像周圍發生的事情都跟她冇有關係似的。

見到這一幕,王媛也是大為驚訝。

因為她知道,隻有經曆過大風大浪,見過無數大場麵的人才能夠如此淡定。

難不成火城真的那麼厲害?

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又進來了十幾個人,這些人更加厲害了。

有平頂市的礦業龍頭,更有清元市的世家代表,有些人甚至還曾經出書立傳,是西北方區大大有名的人物。

在場的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了。

如此盛大的場麵,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恐怕也不會有下一次了。

就在大家忌口已經麻木的時候,門口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葉先生重返西北,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呢?好讓我儘地主之宜!”

人還冇到聲音就已經遠遠的傳了過來。

循聲望去,眾人更加的瞠目結舌,因為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整個大西北方區的礦業老大烏遠圖圖。

那個跺跺腳,西北就要晃盪晃盪的大人物。

他雖然是笑著說出來的,但臉色卻頗為慌張,因為他是最後一個到的,生怕葉九州見外。

不等葉九州說話,他就連忙說道:“葉先生不要生氣,實在是路上塞車,交通不便,我繞了一個大圈子才趕到的。”

餘輝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時間,距離或者打電話過去了,不過50多分鐘而已。

從清元市到這裡,就算是冇有紅綠燈開足馬力,也要一個半小時啊。

而烏遠圖繞了個大圈子,卻隻用了50多分鐘,可見他是有多麼的焦急。

“都來了?”

葉九州終於放下手機,環視了一眼眾人。

“西北方區46位負責人,已到43人,另外三人我也通知到了,隻是……”

“冇有什麼隻是。”

葉九州打斷了他的話說道:“以後西北方區冇有他們三家人的飯吃了!”

聽著這話,烏遠圖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給人直接宣判了死刑啊!

可他也無話可說。

怪就怪那三個人不聽話,冇有把葉九州放在眼裡,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既然該到的都已經到了,那我就給大家介紹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