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10章

-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來到餘輝祖麵前說道:“這位餘少爺大有來頭,大家如果有什麼難辦的事情,都可以請他來幫忙。”

話音剛落,餘輝祖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開什麼玩笑啊?

連他的父親,都如此恭敬,連烏遠圖都不遠千裡的趕來。

隻為葉震的一通電話。

他還有什麼資格在葉九州的麵前耀武揚威?

一旁的餘承誌也聽出了葉九州的意思,頓時被嚇得麵無人色。

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兒子會惹到這個活閻王啊。

葉九州的厲害之處,烏遠圖已經在電話中告訴他了。

哪怕烏遠圖的話,隻有一半是真的,那這個葉九州他也招惹不起呀。

聽了這話,幾位大亨都是一頭霧水。m.

他們手上的產業,誰也不比餘家少啊,還需要餘家的一個毛頭小子辦事?

“行了,該傳的話我都已經傳到了,冇事的話你們就走吧。”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是!”

烏遠圖連問都冇有問一句,直接帶人轉身離開。

大堂中又寂靜了下來。

一個電話把人家千裡迢迢的找來,就為了介紹給餘輝祖認識,然後就把人打發走?

就是為了證明他認識這些人?

這也太兒戲了吧?

……

酒店外。

“烏家主!”

餘承誌攔住了烏遠圖,一臉惶恐的說道:“我在清元市還有兩處礦產,不如就請您代為打理吧。”

他已經明白了,今天的事,全由他那個敗家兒子而起。

看這情形,如果不遮掩過去,整個餘家得都完蛋。

所以,他纔想用兩處礦產,讓烏遠圖替他求情。

在場這麼多人,恐怕也隻有烏遠圖,在葉九州的麵前能說上幾句話了。

“求情?我恨不得殺了你!”

烏遠圖的臉色頓時變得猙獰了起來。

上次被葉九州教訓過後,他一直都謹小慎微,夾著尾巴做人,冇想到他冇出事,反倒是彆人惹了事。

如果這件事讓葉九州遷怒於他,他可能真的會殺了。

多餘的話,他一句不想多說,馬上離開了陽關。

因為他知道,這裡是個是非之地,搞不好葉九州一不高興,來個連座,那可就真的糟糕了。

他要趕快回去,處理一些事情,同時也要幫彆人處理一些事情。

因為他是聰明人,知道葉九州不會無緣無故的把他們找來,而是為了敲山震虎,告訴所有人,葉九州的眼睛一直盯著這裡呢!

其他人也似乎明白了什麼,紛紛告辭離開。

……

酒店中,依舊有著不少人,不過好像都石化了,有些人明明吃著美味佳肴,卻嘗不出任何滋味。

那些跟葉九州坐在一起的人,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了整個房間。

“陳淑英。”

王瑗道:“你的女婿果然不是池中之物啊,你們謝家有福了,有福了!”

她的表情,彆提有多糾結了。

剛剛,她冇有給葉九州好落色看,生怕惹葉九州生氣,所以此時才極力討好陳淑英,給自己找條後路。

連那些礦業大亨都被葉九州隨意支配,她還有什麼可高傲的?

此時,她後悔的腸子都青了,早知如此,就不該硬讓陳淑英來。

“那是當然。”

陳淑英笑了笑。

如果是誇謝芷秋,她或許還會謙虛兩句,但是葉九州……

值得起任何誇獎。

“葉九州啊!”

陳淑英喊了一聲。

“媽,我在這呢!”

葉九州連忙走了過來,看起來十分乖巧,跟剛纔盛氣淩人的樣子,判若兩人。

“跟大家多認識認識,以後免不了互相幫忙,先給罩杯們敬杯酒。”

嘩拉拉!

一時間,十幾個的杯子都掉在了地上。

讓葉九州敬酒?

開什麼玩笑啊!

他們可還不想死呢!

“來人,換酒杯!”

葉九州喊了一聲,服務員連忙換了一批杯子。

眾人捧著杯子,手還在不停的顫抖著。

“都小心點啊,摔壞了杯子,可得賠錢的!”

葉九州笑著說道。

他本來是想開句玩笑,可在場的人卻冇有一個人能夠笑得出來,反而抖得更厲害了。

“一點幽默感都冇有!”

葉九州搖了搖頭,隨即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根本進需要他說任何話,大家統統乾了,有幾個人喝得太匆忙,都大聲咳嗽了起來。

“我知道大家來的目的!”

葉九州的一句話,又讓眾的心跟著懸了起來。

因為有不少人,都是被王瑗找來,等著看陳淑英笑話的。

畢竟,這兩個人在學校的時候就不對付。

“大家一來是為了敘舊,第二也是為了給自己的孩子找條路,這是人之常情,冇有什麼不能說的,看在我媽的麵子上,大家有任何困難都可以來找我,冇有什麼事情是我解決不了的!”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為葉九州說,冇有什麼事情是他解決不了的,並冇有侷限於某地或是某種事,而是指所有事。

這得有多大自信,才能說出這種話啊?

如果是在以前,眾人聽了這種話,非得笑掉大牙不可,但是此時卻冇有。

因為葉九州已經證明過自己的實力了。

誰都不會在對他有任何懷疑。

聽了這話,陳淑英也是大為感動。

幾十年來,她經常淪為彆人茶餘飯後的笑料,今天算是徹底把場子給找回來了。

她並不是那種貪慕虛榮的女人,但還是覺得揚眉吐氣,一掃心中陰霾。

“好了,大家儘興吧。”

葉九州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又過了足足五分鐘,眾人這才攀談起來,隻不過話題總是離不開葉九州。

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重新整理了他們的認知。

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明白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葉,葉先生……”

沉吟好半天,餘輝祖還是端著酒杯走了過來。

事情是他引起的,也必須由他結束,否則……

他不敢在想下去。

“葉先生,都是我狗眼看人低,您能不能網開一麵?”

說著,他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這時候,小命要緊,他哪裡還顧什麼麵子?

隻要能讓葉九州消氣,就算是下跪,他也心甘情願啊。

“我又不是法官,怎麼網開一麵?”

葉九州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