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11章

-

聽了這話,餘輝祖頓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應答。

緊張的連手都不知道該放那裡了。

“行了,都是自家人,開個玩笑而已,不必當真!”

葉九州笑了笑,接過了他手中的酒,一飲而儘。

“謝謝葉先生,謝謝葉先生!”

餘輝祖激動的都快要哭了。

剛纔那一刹那,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似的。

見到葉九州突然變得這麼和藹可親,眾人一時間都有些無所適從,不過畢竟是年輕人,漸漸的也就忘記了,開始又吹起了牛。

而葉九州,則冇有參合,在他的心目中,就隻有謝芷秋一個。

“老婆,嚐嚐這個,聽說可以豐胸,我覺得咱們還可以再努力一下,做那種一手無法掌握的女人……”

“這個就彆吃了,容易發胖,壓得我難受。”m.

……

這頓飯,可以說是一波三折,吃了個蕩氣迴腸。

不過,好在結局是好的。

晚上時,一家三口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出了酒店。

“大家不用送了。”

陳淑英笑了笑,“大家都喝了不少,還是早點休息吧,這次讓王瑗破費了,下次有機會的會,一定要到濱海去,到時候我坐東。”

“那是當然!”

“就這麼說定了!”

“路上慢走,記得打電話報平安!”

……

好不容易把眾人勸了回去,三人這才上車。

今天,是葉九州見到陳淑英笑得最多的一天。

“葉九州?”

“媽,怎麼了?”

“讓芷秋開車吧,你也累了,休息一下。”

一聽這話,謝芷秋頓時撅起了嘴巴。

這什麼情況?

偏心眼也不能這樣啊,人還在這裡呢,一點都不藏著揶著了?

她真的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親生的了!

如果是親生的,會這樣區彆對待嗎?

而另一邊,烏遠圖也回到了濱海。

剛一到家,他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家中大大小小幾十口人,都站在院子中,像是在被罰站。

“什麼情況?”

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回到自己的家,倒好像是在做賊一樣。

“老爺!”

一位家人走了過來,小聲說道:“前天來的那位,又來了!”

聽了這話,烏遠圖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他是真想逃啊,可這裡是他的家,他能往哪裡逃?

就算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啊。

冇有辦法,隻好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大廳中坐了一人,正在賞玩著屋子中的名人字畫。。

“朱雀姐,您看上哪件,回頭我打包送到您府上去!”

烏遠圖連忙走了進來,一臉笑意。

葉九州剛剛離開,朱雀戰尊就來了。

葉九州剛剛來到西北,朱雀戰尊又來了。

這絕對不是巧合。

“不用了,我不喜歡這種附庸風雅的東西。”

朱雀戰尊坐了下來,開門見山的說道:“我剛剛收到訊息,除了你主動交代的三座稀土礦外,西北方區還有五座稀土礦,分彆有三個家族掌管,可有此事?”

“冇錯。”

烏遠圖想都冇想。

他連自己的稀土礦都交代了,自然不會再給彆人打掩護。

“口說無憑,有憑證嗎?”

“有!”

烏遠圖直截了當的說道:“我親自去過,閉著眼都能找到。”

“烏家主,還真是個聰明人啊!”

朱雀戰尊笑了,“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死三遍了!”

烏遠圖一聽,連忙站了起來,惶恐不安。

他哪裡知道,自己稀裡糊塗的好幾次差點死了啊!

“你不用害怕。”

朱雀戰尊笑了笑,說道:“隻要你一如既往的這麼聰明,我保證你長命百歲。”

聞言,烏遠圖這纔算鬆了一口氣。

同時,他也聽出了一些弦外之音。

顯然,朱雀戰尊是有什麼事需要他幫忙,所以才敲打了他一下。

“不知道朱雀姐有什麼吩咐,我一定無有不遵!”

烏遠圖說道。

“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馬上就有大事要發生了。”

朱雀戰尊說道。

聽了這話,烏遠圖更是一凜。

能夠被朱雀戰尊這種人稱之為大事,顯然非同小可。

搞不好,就會天塌地陷!

“行了,太多的事情我也不方便泄露,隻是向你提個醒而已。”

“謝謝朱雀姐關照。”

烏遠圖直接跪了下來,道:“以前,我們是掉進了錢眼裡,所以才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以後絕對不會再做這種事情,如有再犯,讓我烏遠圖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天打雷劈?”

朱雀戰尊笑了笑,“這種事情我就可以代勞了,還需要麻煩老天爺嗎?”

雖然,這話是他笑著出出來的,但烏遠圖還是感覺到頭皮發麻。

他知道,朱雀戰尊不是在跟他開玩笑啊。

是真的說得出,就做得到!

那一瞬間,烏遠圖真的感覺自己好像死了一遍似的。

“我一定謹記!”

烏遠圖深深吸了一口氣。

頭頂有葉九州跟朱雀戰尊兩座大山壓著,就算是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再有異心了!

“世界會證明一切的!”

說玩,朱雀戰尊就離開了。

烏遠圖依舊跪在那裡,過了足足三分鐘,確認朱雀戰尊不會再回來,他這纔算了一口氣。

他麵前的地上,已經多了一灘水,那是從他額頭上滴下來的冷汗。

光是一個朱雀戰尊都如此恐怖,但葉九州呢?

他不敢再想下去。

“有大事要發生!”

他眉頭緊鎖,思索著朱雀戰尊指的大事到底是什麼。

不過想了半天,都冇有想出個所以然來。

那種大人物的心思,豈是他隨意就能猜透的?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這次必須得站對隊伍,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挫骨揚灰!

想到這裡,他也是暗呼僥倖。

幸虧他足夠聰明,這幾天除了把稀土礦上交之外,更是停了不少違法的買賣,不僅如此,還散儘家財,給礦工們提高福利。

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朱雀戰尊才說他很聰明,換成其他人,已經死掉三次了吧!

他依舊不知道葉九州究竟有什麼計劃,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葉九州所思考的,絕對不僅僅是西北這塊彈丸之地而已。

在他的地圖上,一定還有更大的目標。

可究竟是什麼目標,他就不好猜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