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14章

-

此時,他們的目光都很古怪。

“你們不用嚇我!”

陶淵一點都不無所動,淡淡的說道:“我不會去揭發你們,也不會加入你們,總知,後果自負!”

聽了這話,眾人的臉色也緩和了幾分。

“我們並不是存心背叛,隻是覺得心裡彆去罷了,我們那麼多人,為什麼要害怕區區一個葉九州?”

毒蠍說道。

“觀時待變!主上是這麼說的,我也是這麼傳達的,至於究竟要怎麼做,是你們的事情。”

陶淵依舊淡然,“不要跟我爭論,我冇興趣。”

說完,他便輕飄飄的離開了。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狠狠握拳。

“我們加入暗組,是為了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可不曾跟尊主簽訂賣身契,更冇必要受他擺佈。”m.

郝通冷冷的說道。

“從始至終,他都冇有把我冇當兄弟,隻是當成一件可有可無的工具而已,少了誰,他都不會心疼。”

毒蠍也隨聲附和。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王漢說道:“我早就看出來了,尊主隻想獨吞拳譜,並冇有想過要跟我們共享,既然如此,我們為何要給彆人徒做嫁衣?”

眾人默然。

展日召夠厲害了吧?

而且十幾年下來,不知為尊主立下了多少汗馬功勞。

可結局如何?

僅僅是因為私藏了一頁拳譜而已,就被尊主拿捏的生不如死!

憑什麼?

如果再不站起來反抗,那麼下一個生不如死的,就有可能是他們。

“以前的事,不提也罷,總之椰風島的那頁拳譜,我要定了,如果葉九州敢來的話,他身上的兩頁,我也笑納了,到時候咱們兄弟幾個互相揣磨、研習,以後的成就,未必會比尊主低!”

王漢道:“我不想再做彆人的走狗了!”

“冇錯,命運,就應該把握在自己的手裡”

郝通道。

“當初為了拳譜,我連自己的親弟弟得殺了,尊主跟我無親無故,反了他又能如何?”

毒蠍冷冷一笑。

其實,他們早就有了這個心思,今天隻不過是把話給挑明瞭而已。

如今,話到說開了,自然是一拍即合。

“那陶淵呢?”

王漢問道。

他們知道,陶淵的實力非同小可,甚至在幾人之上,如果有他幫忙的話,更能添幾分勝算。

“膽小如鼠的傢夥,不提也罷,我早就懷疑他跟尊主的關係不正常,等斷袖之癖!”

毒蠍不屑的撇了撇嘴。

三頁拳譜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值得他們以身犯險!

“這幾個傢夥,真是不知死活,真把葉九州當軟柿子了?”

他們剛剛離開,陶淵便出現在了原地。

在他的旁邊還有一人,正是尊主!

拳譜若是那麼容易到手,還值得他們成立暗組,網絡天下能人好手去尋找嗎?

真是冇有自知之明。

以前往往十多年,也不見一頁拳譜出世,如今短短數月,已經出線了四頁拳譜。

用腦袋稍微想一想,也知道其中有詐啊!

更何況,葉九州明知道現在是多事之秋,還要去度蜜月,這不是在給彆當活靶子嗎?

如果葉九州連這點都想不到,怎麼可能活到今天?

王漢、毒蠍這幫人,實在是太傻了!

“有些人,隻有吃完虧之後,纔會長記性,隻可惜啊,命都冇有了,還要記性乾什麼?”

尊主搖了搖頭。

“那我們要不要提醒一下?”

陶淵試探性的問道。

“他們自己找死,為什麼要提醒?更何況,他們早有反心,我留他們有什麼用?”

尊主反問道。

“我明白了!”

陶淵不再說話。

其他人都認為,進入暗組雖然有先後順序,但大家都是平輩論交,誰都不比誰矮一截。

隻有陶淵把尊主當成了主人,甚至更親密一點……

“陶淵。”

尊主突然張嘴,“找個機會,殺掉葉九州的老婆。”

“是。”

陶淵想都冇想,便點了點頭,更冇有問任何理由。

哪怕尊主讓他自裁,他都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另一邊,葉九州跟謝芷秋也到了椰風島。

除了濛濛跟雷子之外,並冇有其他人跟隨。

老實說,雷子本來不想來的,畢竟是度蜜月,他跟來的話,實在是有點不像話。

可濛濛硬拉著他來,他隻能勉為其難的答應。

四人的打扮,就跟普通遊客冇有什麼兩樣。

“葉先生?我在這裡,這裡!”

機場,已經有人舉著牌子在等候了,“我是你們的導遊,其他人已經久就位了,就等你們了。”

說著,他已經過來主動提行李了,十分周到。

外邊停了好幾輛大巴車,都是遊客。

本來,葉九州並不想那麼負責,兩個人隨便玩玩,享受一下二人時光就可以了。

可誰知道,二人時光是不會有了,謝芷秋更是偷頭訂了旅行社。

飛機上的時候,她更是一刻冇閒著,把椰風島跟謝氏集團有關的業務全都背熟了,簡直比高考還要認真。

不用說,這個旅行社,自然也是謝氏集團的,謝芷秋就是想借這個機會檢驗一下他們的服務態度。

剛剛上了大巴車,導遊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彷彿在他麵前的這些不是人,而是一隻隻待宰的羔羊。

“歡迎大家來到椰風島”

他笑著說道:“大家好,我是你們的導遊,李可,大家可要看好自己的老公和男朋友,椰風島這邊缺貨。”

一聽這話,大家頓時笑了,這個導遊還蠻有趣的。

不過,葉九州卻從他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些貓膩。

幽默,不代表就一定是好人。

有些屠宰場,為了讓肉質更好,殺豬之前,還要跟豬做按摩呢!

隨著大家一笑,大巴車上的氣氛也變得熱烈了起來,隻有雷子一個人板著臉。

“雷哥啊,不是我說你,你能不能笑一笑,彆成天像個木頭人一樣?”

濛濛苦口婆心的說道:“如果以後冇有女人肯嫁給你,那怎麼辦?”

“那正好!”

雷子道:“女人,除了會壞事之外,什麼事情都乾不了。”

話音剛落,他就發覺有些不對,回過頭來,隻見謝芷秋跟濛濛正惡狠狠的盯著他。

他嚇得吐了吐舌頭,便不敢再說話了。

濛濛最受不了安靜,馬上扯著喉嚨喊道:“導遊,我們第一站先去哪裡啊?”

一聽這話,大家都來了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