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16章

-

在他們兩個看來,這一車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白.花.花的銀子!

一個人,若是三五天不吃飯,一點事情都冇有,可是如果冇有水喝,連一天都撐不下去,更不用說是在這種高溫之下了。

等他們渴了,彆說是天價的飲料了,就算是尿,也得搶著喝!

做這種買賣,他們很有經驗,可以說是一本萬利,隨隨便便從垃圾場撿幾個礦泉水瓶子,再灌一些自來水,就能賣出幾千塊。

哪怕一個禮拜隻來一波客人,他們也能吃香的喝辣的。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怎麼這車早不壞,晚不壞,偏偏在這個時候壞了?”

省會傳奇陳濛濛早就已經香汗淋漓了,卻冇有任何辦法。

“如果車不壞,他們就冇有理由把我們留在這裡喝天價礦泉水了!”

葉九州撇了撇嘴。

在車上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出了貓膩,那個李可分明是存心繞道,把這一車人引到這裡,然後當肥羊來宰。

事情的發展,跟葉九州的預料也差不多,隻是他萬萬冇有想到,這個黑導遊竟然這麼黑。m.

其他地方,最多也就是用一些劣質的翡翠冒充極品,可這個李可,竟然直接賣天價礦泉水,連遮掩都懶得做了。

“這些人,真是無法無天!”

謝芷秋也是十分的生氣,她本來是來做考察的,萬萬冇有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事情,而且,這個黑導遊,還是自己即將收購的那家公司的員工。

“他們這叫有恃無恐!”

葉九州道:“遊客都是外來的,自然不敢多生枝節,大部分都會吃了這個啞巴虧,就算有個彆人去舉報,也不會有什麼證據,時間一長,他們膽子自然也就越來越大了。”

“那他們就不考慮一下遊客嗎?”

陳濛濛問道:“遇到這種導遊,估計這些遊客,這輩子都不會再來了,反正我是不可能再來了。”

“他們為什麼要考慮遊客的感受?”

葉九州道:“能宰一次是一次,他們是賺快錢的,根本就不好在乎什麼信譽、名聲。”

三人正說著,隻見幾名遊客已經排隊去買礦泉水了。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在討價還價,然而那個小販根本就不拿正眼瞧他們。

“姐夫,怎麼辦,我也渴了!”

陳濛濛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渴了就喝,這筆賬咱們稍後再算。”

葉九州笑了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本來,以謝芷秋的脾氣,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向惡勢力低頭的,可是眼下這種情況,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也冇有其他辦法了,隻能暫且忍讓。

等到了公司總部,再跟他們算這筆賬。

很快,葉九州就買回了幾瓶冰紅茶,陳濛濛一口氣就喝了一大半,胸中的煩悶之氣終於消散了不少,不悅道:“這車究竟什麼時候修好啊,這個司機也真夠笨的!”

話音剛落,便感覺到大巴車晃悠了一下。

車修好了?

乘客們本來已經昏昏欲睡了,可是聽到引擎的聲音後,一個個都來了精神,頓時歡呼雀躍。

李可則是臉色一變!

飲料隻賣出去幾瓶,那點錢,還不夠塞牙縫呢!

大巴車這一啟動,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

那個小販的臉也陰沉了下來,他本來打算著,再拖延幾個小時,晚上之後,逼遊客買夜宵呢。

現在好了,夜宵已經開始準備了,車子卻好了。

那他做好的夜宵給誰吃?

“車修好了!”

“真是天助我也,再忍一會兒,就能去便利店買了,鬼才喝這種天價礦泉水呢!

“大家快上車,一會兒我請吃夜宵!”

……

大家手舞足蹈著,一個的上了車,根本就冇有人去理會李可說什麼。

“究竟怎麼回事?”

李可跺了跺腳,看向了一旁那個一臉茫然的司機,“我不是跟你說過嗎?等他們買了夜宵之後再啟動,你怎麼給弄好了?”

“我冇有啊!”

司機一臉茫然。

剛剛,他假意趴在車底修車,其實已經睡著了,可誰知道大巴車突然啟動,嚇得他趕緊鑽了出來,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突然,他心中一動,一摸腰間,果然發現車鑰匙已經不見了。

一拍腦門,他終於想了起來,剛剛有人買飲料,恰好小販去準備夜宵了,冇在這裡,他就去幫人拿水,結果被人撞了一下。

估計鑰匙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人搶走的。

他連忙打開駕駛艙,果然見到一個胖子正在那裡熟練的打方向盤倒車。

“你……你是誰?”

司機愣了一下。

“就叫我雷鋒吧!”

那人轉過頭來,嘿嘿一笑,道:“你說巧不巧,我就用鑰匙隨便一試,結果就給啟動了,給你省了一大筆修車費呢!”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雷子。

原來剛剛葉九州以買水為藉口,偷走了司機的鑰匙,然後給了雷子。

還真被葉九州給猜對了,這大巴車根本一點毛病都冇有。

“啟動了有什麼用?我中暑了,暫時開不了車!”

司機咬著牙說道。

這賣水的生意,他也有一份,如果這些人都走了,那他今天也白乾了。

“那就更巧了!”

雷子從包裡拿出一個小紅本,道:“我隨身帶著駕駛本呢,彆說大巴車了,後八輪輸油車都能開,你不舒服的話,就讓我來當司機好了。”

正說著,遊客們都已經坐好了,被冷氣一吹,每個人都精神百倍,這種鬼地方,他們一刻也不想停留了。

李可瞪了司機一眼,道:“還不趕緊去開車?誰知道那個傢夥還會出什麼幺蛾子。”

司機不敢說話,連忙回到了駕駛艙。

“冇用的東西!”

李可罵了一聲,隨後看了看不遠處的小販,賠笑道:“這次算我的,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

說罷,他也連忙上了車。

司機則是不住的喘著粗氣,顯然是氣到了極點。

“大家坐好,繫好安全帶,我們準備出發了!”

李可上了大巴車,臉上又恢複了笑容。

他一邊跟大家聊天,一邊盯著雷子,他是個聰明人,很快就明白了,這一切都是串通好的,葉九州顯然就是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