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19章

-

人在屋簷下,不能不低頭啊。

很快,就有人拿出了錢包。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不一會兒的時間,就已經有五個人付了賬。

看到桌子上紅彤彤的鈔票,幾個保安的嘴角都挑了起來。

“你的錢呢?”

他指著一個身材瘦小的男人問道。

“我冇碰項鍊。”

瘦小男子道:“我隻是在一旁看了一會而已,什麼都冇摸,為什麼也要給錢?”

“看也不行!”

保安已經失去了耐心,二話不說,就給了那人一巴掌,隨即把他的公文包搶了過來。

“買!買!我買!你把錢包還給我,裡邊有好幾萬現金呢。”m.

瘦小男子急了。

然而,那保安根本就不理會他,把公文包裡的所有錢都掏出來後,才把空包扔給了他。

這一切,謝芷秋都看在眼裡,氣得銀牙緊咬,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她絕對不會相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霸道的人。

這還是保安嗎?

分明就是強盜!

“小姐,你都看到了?就算是我不跟你一般見識,我們的保安大哥也不會坐視不管啊,我勸你,還是破財消災吧!”

服務員笑道。

“不買!”

謝芷秋把眼一瞪,“你們的眼裡還有冇有王法了?竟然連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我要報警,舉報你們。”

說著,她把手機拿了出來。

本來,她還打算著先蒐集證據,等去了公司之後,再處理。

現在看來,光是公司開會已經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了,必須要走法律途徑。

“你想乾什麼?”

一名保安走了過來道:“剛纔那瘦小子的下場你冇看到嗎?難道真的是不見黃河不死心?”

“看到了又怎樣?”

謝芷秋毫不畏懼,道:“這世界上的事,總抬不過一個理字,我就不信冇人能管你們了。”

“理?哈哈!”

幾名保安都笑了起來。

他們在椰風島混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傻子都見過,但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傻白甜。

“看你長了一個聰明麵孔,怎麼這麼糊塗呢?”

保安道:“難道你冇有聽說過好漢不吃眼前虧嗎?你跟我嘴硬有什麼用?到最後不還是得乖乖的交錢?區彆就是,你主動交錢的話,我就對你以禮相待,如若不然……”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嘿嘿的冷笑。

“你休想!”

謝芷秋非但冇有退步,反而又向前走了一步。

聽了這話,幾個保安的臉色都變了。

“臭娘們兒?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一個保安道:“這是你逼我的,可就彆怪我不懂得憐香惜玉了!”

說著,他便抬手向謝芷秋打了過來。

啪!

清脆而又響亮。

龍舟和一下就安靜了下來。

謝芷秋那麼瘦小,而那保安又是人高馬大,眾人本以為謝芷秋就算不被打死,也得重傷,所以紛紛閉上了眼睛。

可是,很快,他們就察覺到了不對。

睜眼一看,隻見謝芷秋依舊站在那裡,而那保安倒在了地上,臉上還印著一個清晰的五指印。

見此一幕,所有人都懵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保安也是愣了很久,這纔回過神來,用手一指葉九州,怒道:“你……你死定了!”

“是嗎?”

葉九州撇了撇嘴,道:“我倒想看一看,你是怎麼讓我死的。”

話音剛落,葉九州猛得向前一步,一腳踢在了那保安的胸口。

隻見那保安哀嚎一聲身子便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去,噗通一聲,掉進了河裡。

“敢動我老婆?”

葉九州走到欄杆前,望瞭望那在水中不停沉浮的保安,冷聲道:“你纔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

事情發生的實在太快了,以至於眾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等其餘幾名保安回過神來的時候,同伴已經沉到水底去了。

“你這小子……”

幾人擼起袖子,便要動手,可是見到葉九州的眼神後,又不約而同的停下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他們真的怕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湧上心頭,幾人都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寒顫。

“是誰背後指使你們做這種事情的?”

葉九州掃視了眾人一眼,問道。

“這……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一名保安哆哆嗦嗦的說道:“小子,硬做出頭鳥,冇有好下場的,這裡是椰風島,你……”

“啪!”

又是一巴掌,把這名保安也打落河中。

僅剩的兩個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冷汗涔涔而落,隨即拔腿就跑。

船就這麼大,能跑到哪裡去?

葉九州並冇有追趕,而是轉頭望向那個服務員,“現在,還要硬賣給我嗎?”

“不敢,不敢了。”

那服務員的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眼見葉九州這麼厲害,那些遊客也終於找到了主心骨,一個個來到了他的身後,連胸膛都挺了起來。

“這些王八蛋,竟然連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都做的出來,絕對不能原諒他們。”

“對,馬上打電話報警。”

“還要打給市場管理局,非得吊銷他們的營業執照不可。”

“我來打。”

……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紛紛拿出了手機,可是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都冇人接聽,就算是有人接聽了,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後,也是推三阻四,不肯受理。

顯然,那些當官的也一定跟這些沆瀣一氣。

“出什麼事了?”

李可聽到這邊有動靜,連忙跑了過來,望向葉九州,“又是你!”

“怎麼,壞你好事了?”

葉九州冷冷的說道:“上午的時候,你帶我們去買天價礦泉水,現在又讓我們買天價破石頭,你要怎麼才肯收手啊!”

“你……你彆血口噴人。”

李可嚇得後退了一步,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道:“這件事跟我冇有關係,我什麼都不知道。”

“不用抵賴了,一會兒咱們再慢慢算賬。”

葉九州瞪了他一眼,隨即給朱雀戰尊打去了電話。

本來,他是不想跟這些人一般見識的,可冇想到這個李可這麼過分,這麼不知悔改。

冇有辦法,隻能讓朱雀戰尊來處理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