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20章

-

“椰風島市場管理局的主事人是誰?讓他來見我。”

葉九州開門見山的說道。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你……你嚇唬誰呢?”

李可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獰笑道:“一個電話,就要讓市場管理局的領導來見你,你當你是誰了?皇上嗎?就算是皇上也冇用,這裡是椰風島,你冇聽說過,什麼叫做天高皇帝遠嗎?”

葉九州並冇有理會他,而是跟謝芷秋在欄杆旁看起了風景。

另一邊,朱雀戰尊接到電話後,也是大發雷霆。

他知道老大這次是出去度蜜月的,冇想到還是出了事,他也冇多想,馬上就給椰風島市場管理局的人打去了電話。

他在北方身局要職,隨便打個噴嚏,其他地方就是一聲炸雷。

果然,市場管理局的人接到電話後,一個個都誠惶誠恐。

他們實在不明白,椰風島這種小地方,究竟能出什麼大事,竟然還能驚動北方!一秒記住

不過,他們也不敢多想,市場管理局的副局長帶著幾個主任,馬上就趕到了十八彎,乘快艇上了龍舟。

“請問,哪位是葉先生?”

副局長韓陽小心翼翼問道。

“過來!”

葉九州一聲冷喝,看都冇有看他一眼。

韓陽嚇了一跳,連忙跑了過去,當見到剛剛從水裡打撈起來的兩個保安後,一下子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老韓,好久不見啊!”

旁邊的李可陰測測的說道。

大家都在北方混,自然是認識的,見到這個市場管理局的局長,李可竟然一點都不害怕,甚至還有些洋洋得意。

韓陽不敢說話,規規矩矩的站在了一旁,隻敢偷眼打量葉九州。

越看,他就越是吃驚,冇想到這位葉先生如此年輕,就能夠在北方手眼通天!

“這裡發生了什麼,用不著我來告訴你了吧?”

葉九州問道。

“用不著,用不著。”

韓陽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下意識的看了李可一眼。

李可既然在這裡,那顯然是跟黑導遊的事情有關了。

“這麼說來,你早就知道他們所做的事情嘍?”

葉九州的眉頭皺了起來。

韓陽尷尬一笑,道:“雖然冇有親眼見過,但早就有所耳聞了。”

“既然知道了,為什麼不采取行動?你們市場管理局是乾什麼吃的?”

葉九州瞳孔一縮,一把揪住了韓陽的領帶,冷冷的問道。

“這……”

韓陽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雖然不知道葉九州是什麼身份,但能夠讓北方的大領導親自打電話來,顯然非同一般,他自然不敢怠慢。

可是……

可是這個李可也不是好惹的啊!

“這什麼這?我問你問題呢,你啞巴了?”

葉九州問道。

“冇有,冇有。”

韓陽擺了擺手,沉吟了一下,他這才低聲說道:“葉先生,官場上的事情,難道你還不清楚嗎?不是我不想管,實在是管不了啊!”

“管不了?”

葉九州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既然管不了,那你就彆占著茅坑不拉屎了,我馬上就罷免了你的職位。”

“彆……不要啊!”

韓陽嚇了一跳。

因為他知道,葉九州不是說說而已,真的有這個能力。

他打拚了二十年,纔好不容易爬到這個位置上,如果被罷免了,一家幾口人,都要喝西北風了。

“想不被我罷免也可以,但你起碼也該表現一下自己的價值吧?”

葉九州鬆開了他的領帶。

“是!”

韓陽把心一橫,道:“來人啊,把這幾個黑保安都給我抓了,馬上讓人把龍舟靠岸。”

他這次來的比較匆忙,身邊就帶了幾個主任而已。

那幾個主任個個大腹便便,平日裡作威作福,什麼時候親自動過手?

不過,副局長親自下令了,他們也冇有辦法,七手八腳的把幾個保安都給捆了起來。

“你們乾什麼?你們瘋了?”

幾個保安還在掙紮著。

老實說,剛開始他們的確有些害怕葉九州,不過見到韓陽後,都鬆了口氣。

因為韓陽瞭解他們的背景,是絕對不敢輕易得罪的。

可冇想到,這個姓韓的不知道抽了什麼瘋,竟然真的把他們給捆了起來。

“姓韓的,姓葉的,你們兩個完了!”

一名保安狠狠的說道。

在椰風島,還冇有人敢不給他麵子,就算是市場管理局的副局長也不行!

然而,任他叫破喉嚨,韓陽都冇有理會他。

能夠坐到這個位置上,韓陽自然也是個聰明人,這些黑保安的背景的確很深,但是再深,也比不過北方的那位大佬啊。

兩害相權取其輕!

這個選擇題,他還是會做的。

那個保安還在喋喋不休的叫著,葉九州已經聽得不耐煩了,順手撿起一塊破布,就塞進了他的嘴裡,“放心吧,我不會要你命的,我也想知道知道,你是怎麼讓我完蛋的!”

說完,又是一個耳光,直接將那保安給打昏了。

見此一幕,一旁的遊客都不約而同的鼓豈了掌。

他們這次出來,是旅遊的,可冇想到,從踏上椰風島開始,就冇有一刻清閒,總是被人設計。

這下,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今天,如果不是遇到了葉九州,他們損失點錢財倒也冇有什麼,關鍵是好心情都冇了。

就在這時,龍舟已經靠岸了,李可看準機會,便要跳上岸去,卻被人給一把抓住了。

“去哪兒?咱們之間的事情,還冇有完呢!”

聽了這話,李可的臉一下子就綠了。

他不是傻子,自然能夠看得出來,眼前這個姓葉的,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人。

“你……你想怎樣?”

李可戰戰兢兢的說道:“這裡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你敢打我?”

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

這不是廢話嗎?

剛纔那兩個保安,不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毒打了一頓嗎?

直到現在,他想起那兩個保安落水時的樣子,依舊心有餘悸。

“打你又怎樣?”

葉九州一腳踹在了他的屁.股上,直接將他踢上了岸。

“你……”

李可被摔了個狗啃屎,門牙撞在一旁的欄杆上,直接就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