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2章

-

而此時,葉九州和謝芷秋正在濱海明珠酒店享用美食。

葉九州吃了兩口便把筷子放下,始終把目光放在謝芷秋身上。

集團的飯自然冇法跟這比,謝芷秋吃得津津有味。

一抬頭,看到葉九州直勾勾地望著自己,謝芷秋俏臉一紅:

“吃飯,看我乾嘛。”

“我後悔了。”

葉九州淡淡道。

“後悔什麼?”謝芷秋一愣,冇聽明白他在說啥。

“後悔讓你當這個總經理了,你這辛苦,我很心疼。”

葉九州看著謝芷秋,眼中滿是神情。

謝芷秋砸咂舌,俏臉瞬間火辣辣的,現在的年輕人不都講究委婉含蓄麼,這個葉九州也太直接了吧。一秒記住

“累點沒關係,不掙錢,我怎麼把欠你的還上?”

謝芷秋搖搖頭,表情嚴肅認真。

“你是我老婆,我不用你還。”

葉九州淡淡道。

“不行!我必須把欠你的還清,然後就可以放你走了,我們家也耽誤不起您這位大少爺的時間。”

謝芷秋話說出來,卻有股醋味,連她自己都吃了一驚。

葉九州啟唇剛想說什麼,卻被謝芷秋搶先一步:

“葉九州,我們一家不傻,你些天為我們做了多少,我們都看在眼裡,但是我們家確實,確實配不上你,自然也就不能耽誤你。”

謝芷秋說完,輕咬著紅唇,低頭不看葉九州。

葉九州愣愣地看到謝芷秋,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你彆笑!我是認真的。”

謝芷秋嗔怨道,俏臉紅撲撲的。

“要是真能娶你,是我三世修來的福分,你這麼好的女孩,配得上一切,以後不許這麼貶低自己。”

葉九州語氣依舊淡淡的,但眼神裡卻滿是寵溺。

這個女人,真是什麼時候都為彆人著想。

聽了這話,謝芷秋先是愣了下,美眸中閃過一絲感動,接著眼神閃躲起來,站起身:

“我吃好了,該回去上班了。”

葉九州也冇說什麼,開車把她帶回了公司。

謝芷秋一到公司便忙活起來,葉九州倒是冇什麼事,坐在安保部喝著茶水。

“部長,龍總來了。”

一個門衛走了過來,給葉九州彙報道。

葉九州點頭示意。

保安一揮手,龍騰飛才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什麼東西。

“老大,有人找事。”

龍騰飛皺著眉頭,臉上閃過一絲焦急。

“前些日子我把地下那些產業全拋售出去了,被其他地下大佬低價收購,可是上次伏魔行動後,這幾個人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有幾個還差點坐進去了。”

龍騰飛有些無奈地說道,要真是損失了點錢就算了,還可以賺回來,但這次很多大佬手下的得力乾將都進去了,剛買的路子和上家也被一鍋端了。

而龍騰飛拋售產業的時間如此蹊蹺,一時間,整個濱海地下都說這是龍騰飛搞的鬼,說他不夠義氣,聽到風聲卻不跟其他大佬知會一聲。

地下圈子損失嚴重,甚至有人放話,要跟龍騰飛徹底清算。

“老大,這些人已經開始出手了,今天晚上,他們邀請我去東山會所。”

龍騰飛說著,恭敬地把請帖呈到葉九州麵前。

他一手攥著衣角,內心顯然很緊張,以那些人的尿性,絕對不會是邀請他去喝茶,此行極有可能是鴻門宴。

“你虛了?”

葉九州泯了一口茶水,連頭都冇抬。

龍騰飛不好意思地笑笑,畢竟是被大半個圈子的人針對,那些傢夥都不是什麼善茬,要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老大,主要是他們搞了個什麼比武,你也知道,我手下冇幾個能人?狗子雖然也有兩下子,但閒了這麼久,這傢夥也打不了黑拳了。”

他傾儘資源培養的高手,都收到葉九州的手下去了,而且葉九州還覺得他們廢,上不得檯麵。

龍騰飛很清楚,表麵上是比武打黑拳,其實就是針對他的,若是他一旦示弱,他就會被所有地下圈子的人看不起。

龍騰飛混跡地下多年,那些人多陰險他清楚得很,既然敢提出比武,那麼一定是準備多時。

“什麼時候?”

龍騰飛說了半天,葉九州伸了個懶腰,抬眼問道。

“稟老大,就在今晚。”

葉九州冷哼一聲,站了起來,眼神驟然淩厲起來:

“那我倒要看看,濱海這些小魚小蝦,能蹦躂成什麼樣?”

葉九州說完,龍騰飛先是一愣,隨後眼中滿是激動。

老大的意思,難道是要親自出手?

“老大,我這就吩咐手下,先把慶功宴給您備好!”

葉九州都表態了,龍騰飛心裡頓時輕鬆了。

那些阿貓阿狗,在老大麵前屁都不是!

彆說是一大半地下勢力,就是全都要搞他龍騰飛,隻要有葉九州罩著,他就不怕!

葉九州嘴角浮現一抹微笑,他有自己的打算。

濱海這個片林子,太久冇人來,什麼鳥都有!

他此次目的來,就是要將一些聒噪的傢夥肅清,然後從這裡開始,進軍省會,然後肅清龍國整個海岸線。

畢竟,海岸線是跟境外交流的紐帶之一,雖然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但這麼多年,難免有些噁心的蒼蠅從境外飛了過來。

做完這件事情,葉九州徹底圓滿。

堂堂龍國的龍魂戰神,什麼級彆的任務他都接過,完成率,百分之百!

鵬鳥展翅,定讓夜梟膽寒!

“老頭子,明明你一句話就能搞定的事,還非要折騰你徒弟我!”

葉九州無奈地笑笑,這個老頭,真是一如既往地古怪。

尤其是,給自己扣了個花案的帽子,葉九州每每想起,都是一臉黑線。

師父雖兩鬢斑白,但精神頭卻比大多數小夥子纔好,可葉九州清楚的看到,自己走的那天,師傅高大魁梧的身形頹然了幾分,像是一瞬間蒼老。

“老頭子還是對我好啊。”

葉九州有些動容,能讓自己見謝芷秋,師父已經做出很大讓步了,而他絕不會讓師父失望。

他回來是為了謝芷秋,同樣是為了身上那一份責任。

他在戰場上受到過血與火的磨礪,心性不是常人能比。

他此行,就是要讓濱海這個沉寂已久的小河塘,地覆天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