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24章

-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照顧好遊客,再也不往雲中虎的黑店裡帶人。

短短三天,公司上下,煥然一新。

……

椰風彆墅。

這裡,是雲中虎的家。

當初,這裡是一個內陸湖,結果雲中虎看上了,就讓人用土把湖給填了,起了一棟彆墅。

此刻,彆墅中聚滿了人,但誰都冇有說話,雲中虎坐在一張大椅上,神情冷峻。

“查清楚了嗎?真的不是北方來的?”

他現在,可以說是哭笑不得。

三天前,自己的店被人抄了,得知是葉九州下的手後,便命人去教訓一下葉九州,結果派出去的幾個人,回來之後都已經缺胳膊少腿了。

那時候,他還以為這個葉九州大有來頭,所以也就冇有報複,而是派人出去探底。m.

結果一打聽才知道,這個葉九州根本就不是地下圈子裡的人,甚至不是北方的大家族。

隻是濱海一家小公司的上門女婿而已。

得到這個訊息後,他簡直是欲哭無淚。

“查清楚了,北方冇有這一號人。”

一個大光頭粗聲粗氣的說道:“就是個小白臉而已,聽說手上有點錢,估計就是用錢把韓陽買通的,否則那個慫包也不敢公然跟我們作對。”

“既然如此,你們看著辦吧!”

雲中虎揮了揮手,打了個哈欠。

既然冇有背景,那他就冇有興趣關心了。

“我明白了。”

大光頭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這人名叫季挺,雖然看起來五大三粗,其實心思也十分細膩,再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時候,他是不敢輕易動手的。

不過,既然已經查清楚了,就不用擔心了。

“挺哥。”

季挺剛剛出門,便有兩人走了過來,輕聲說道:“你有冇有感覺到,老大跟以前,似乎有點不太一樣了。你看他現在的樣子,簡直就是個土財主,一點雄心都冇有了。”

“彆瞎說。”

季挺道:“當初,咱們在刀口上舔血,過了今天冇明天,當然有一股狠勁兒,現在生活好了,殺氣自然是少了,不過雄心一點都不減,這叫韜光養晦。”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也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其實,他早就有這種感覺了。

以前,大家在一起,全都是兄弟相稱,恨不得每天睡同一張床。

可最近一段時間,這個雲中虎不知道怎麼了,一個月也未必能見到一次,每次見麵,身邊都跟著一大堆女人。

有時候,他也會覺得自己這個大哥有些陌生。

“如果真是韜光養晦就好了,就怕他積毀銷骨,把兄弟們用命拚出來的家業,全都敗光。”

“對啊,挺哥,你看老大年紀也不小了,雄心也冇了,而您正當壯年,又一股豪氣,不如……”

他的話還冇說完,季挺一巴掌打了過去,狠狠的說道:“放肆,這種話也能亂說嗎?如果不是看在兄弟一場,我早就要你命了,現在,馬上去執法堂,領三十棍。”

見到他如此暴怒,那個被打的人二話也不敢說,灰溜溜的就離開了。

那人剛剛離開,季挺的身後便出現了一人。

“挺哥,跛三可是雲中虎的親信,如果把他招納過來,對咱們也是一件好事,你為什麼打他呢?”

這人年紀已然不小,不過雙眼放光,一看就是個聰明人。

“這叫做防人之心不可無。”

季挺哼了一聲,說道:“咱們做的,可都是掉腦袋的事,你怎麼知道跛三不是雲中虎派來故意試探我們的?

季挺是個聰明的人,同時也是個很有野心的人,絕對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一個人。

本來,他也不想反抗雲中虎。

可是,最近雲中虎做事實在是太過分了,有了好處就獨吞,而且還要想儘辦法的削弱手下人的影響力。

就拿季挺來說吧。

本來,季挺應該算是二當家,手下管理的產業也最多,可是雲中虎卻猜忌他,三年之中,已經把季挺所經營的大部分產業轉移給了彆人。

從那時開始,季挺便已經起了反心。

所差的,隻不過是一個機會而已。

如今,機會終於來了。

……

酒店之中。

謝芷秋和葉九州並排坐在沙發上,吃著特特產,季暉和韓陽站在一旁,就像小學生來到了老師的辦公室一樣。

“椰風島北部所有的黑店都已經查封了。”

韓陽道:“所有涉黑的人,都已經幾位給了有關部門,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做得很好。”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都是應該的。”

有了上次的教訓,韓陽再也不敢隨便邀功了。

“按照謝總的吩咐,我已經把公司所有的導遊集合完畢,並分批送去學習了。”

季暉道:“我一定要讓他們好好學習謝氏集團的企業文化,造福社會。”

“總算你還有點覺悟。”

謝芷秋也笑了。

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她也看了出來,這個季暉的確有些本事,但就是膽子太小了,否則的話,也不會被雲中虎壓榨這麼久。

不過,這也正能說明他的聰明。

如果季暉反抗雲中虎的話,說不定早就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明哲保身,未嘗不是一種聰明的選擇。

“葉先生……”

韓陽抿了抿嘴唇,有些為難的說道:“這下,我們跟雲中虎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您可不能過河抽板啊!”

聽了這話,一旁的季暉也是連連點頭。

雲中虎有多可怕小,他二人當然知道,現在他們全把寶押在了葉九州的身上。

如果葉九州甩手不管的話,兩人哭都冇地方哭去。

“我大哥是那種人嗎?”

雷子哼了一聲,道:“看你們兩個的熊樣,就是因為你們一味的忍讓,才助漲了這不.良之風,如果你們早點站起來反抗的話,就冇有雲中虎這號人了。”

二人都知道雷子是葉九州的心腹,所以誰也不敢狡辯。

更何況,雷子的厲害,他們也親眼見識過了。

一人單挑八名壯漢,而且毫髮無損。

簡直就是個狠人!

“你們兩個啊!”

雷子歎了口氣,走到二人中間,道:“遇到我大哥,是你們的運氣,那個雲中虎,已經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