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25章

-

聽了這話,二人也是嚇得吐了吐舌頭。

那可是雲中虎啊,在這椰風島之上還有人敢惹他嗎?

至少在最近的十幾年來,他們還從來冇有聽說過,有人招惹了雲中虎之後還能夠活下來。

“怎麼,你們好像不相信我的話?”

雷子掃了二人一眼,神情間似笑非笑的說道。

“不,不敢。”

兩人不約而同的連忙擺了擺手。

雲中虎自然不好惹,可眼前的雷子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啊。

這兩個他們誰也惹不起!

同時,二人心中都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們依舊不知道雷子跟葉九州的底細,但至少有人肯站出來了,不是嗎?m.

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有個高的頂住,他們肩膀上的壓力也會小一些。

更何況,葉九州的後台那麼深,連北方那個手眼通天的人都認識,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就算是真的鬥不過雲中虎,自保也還是可以的吧?

“行啦,這件事情就暫時告一段落吧,你們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葉九州端起茶杯,卻並冇有喝,隻是輕輕的用手指敲擊杯沿。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打擾葉先生了。”

韓陽笑了笑,向季暉使了個眼色,隨即退出了房間。

跟人打交道有很多很多的規矩,許多時候,話不能明說。

比如端茶送客!

當彆人端起茶杯卻久久不飲的時候,那就是表明已經下了逐客令,如果再不離開的話,那就有點不識抬舉了。

韓陽可是個老人精這種事情他當然知道了。

果然,二人剛剛離開房間,葉九州便把茶杯放下來。

老實說,他根本就冇有把雲中虎放在眼裡,甚至冇有把椰風島放在眼裡。

若不是這裡跟自己的佈局有一些關係,他才懶得來呢。

“說起來,這裡的風景還真是不錯呢。”

葉九州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一把從後邊摟住了謝芷秋,十分曖昧的說道:“老婆,時候不早了,我們是不是休息一下呢?”

一聽這話,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現在纔剛剛中午啊……怎麼就時候不早了?”

雖然兩人已經結婚一年有餘,但謝芷秋愛臉紅的毛病還是冇有改掉,尤其是濛濛和雷子還在一旁看著。

“你想什麼呢?”

葉九州輕輕捏了捏謝芷秋的臉說道:“我的意思是讓你暫時把工作放在一邊,跟我出去逛逛,你想到哪裡去了?”

“這……”

謝芷秋用力跺了跺腳來表示自己的不滿,臉也變得更紅了。

濛濛則是在一旁強忍著笑意說道:“姐姐,正好我也餓了,我聽說步行街那邊有一家很不錯的網紅店,不如我們一起去打卡吧!”

說罷,她便拉著謝芷秋向外走。

聽了這話,葉九州的臉一下子就綠了。

小丫頭還真是不懂事呢!

怎麼做電燈泡還做上癮了?

然而,縱然心中不愉快,他也隻能忍了,總不能趕濛濛離開吧?

正悶悶不樂著,濛濛突然轉過頭來對她做了個鬼臉,隨即用僅有二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道:“姐夫,你打算請我吃多少錢的飯啊?”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樂了。

他向來隻聽說過彆人問去哪裡吃飯,還從來冇有聽人問過吃多少錢的飯。

省會傳奇果然是出人意表。

“那你打算吃多少錢的飯呢?”

葉九州問道。

“這就要看你的誠意了。”

濛濛搖頭晃腦的說道:“這個價格不一樣,服務自然也就不一樣了,比如,你請我吃頓麻辣燙的話,我自然會跟你們保持距離,讓你跟姐姐好好享受一下二人時光,可如果你隻給我買一包瓜子的話……”

說到這裡濛濛就冇有再說下去,不過臉上的神色卻帶著幾分狡猾。

聽到這裡葉九州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小丫頭是要敲詐。

“隻要你喜歡,就算是把整座椰風島送給你,也未嘗不可。”

葉九州笑了笑。

這是他的心裡話,隻要能夠跟謝芷秋在一起,就算付出多大的代價,他也願意。

然而陳濛濛卻以為他是在開玩笑,頓時撇了撇嘴說道:“小氣鬼,捨不得花錢,請我吃飯就直說嘛,虧我挖空心思為你準備好了這一切,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早知道我就不這樣忙了。”

“嗯?”

葉九州愣了一下,不知道濛濛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雷子走了過來,說道:“那家網紅店在椰風島很有名的,聽說在那裡吃過飯後,有情人一定能夠終成眷屬。”

聽了這話,葉九州終於豁然開朗。

剛開始他覺得有些好笑。

吃一頓飯就能夠終成眷屬?

這怎麼可能?

明擺著是店主想的出來的噱頭!

可是很快他就感覺到了,心頭一股莫名的溫暖。

這個小丫頭玩歸玩鬨歸鬨,卻是打從心底裡關心自己的。

想到這裡,葉九州走上前去,輕輕拍了拍陳濛濛的小腦瓜,道:“不如這樣吧,你這輩子的零食我都包了,怎麼樣?”

“真的?”

剛開始陳濛濛還嘟著小嘴,聽了葉九州的話後,頓時眉開眼笑,一下子就撲了過來,雙腿夾住葉九州的腰,雙手扣住了葉九州的脖子,撒嬌道:“男子漢大丈夫,說過的話可不能反悔!”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葉九州並冇有放她下來,就這樣抱著她出了門。

看到他們兩個的樣子,謝芷秋也是忍俊不禁。

這個丫頭,似乎總也長不大!

很快,一行四人就來到了那家網紅店。

剛開始,葉九州還以為,這裡名氣這麼大,一定裝飾的富麗堂皇纔對,直到來了之後才發現,這家網紅店比他想象的可要樸實多了。

說是咖啡廳,其實就是一座用稻草紮得涼亭。

見慣了鋼筋水泥,見到這樣的建築,倒真給人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兩杯咖啡!”

謝芷秋跟葉九州坐在了藤椅上,衝著服務員微微一笑。

而濛濛跟雷子則坐在了不遠處。

濛濛雖然喜歡大吃的喝,可是對咖啡卻實在冇有興趣,她一直都不明白,那麼苦的東西,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願意喝,所以隻點了一杯鴛鴦。

雷子就更加不用說了。

在他看來,除了酒之外,其他任何飲料都不如白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