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627章

-

很快。

咖啡屋外便聚集了不少人,其中一個大光頭顯得尤其引人注目。

“挺哥,麻三讓人廢了,看起來是被人突然襲擊,用鐵錘砸中了腦袋,估計就算是能活,下半輩子也是個傻子了。”

一人輕聲說道。

“調監控出來。”

季挺沉聲說道。

他覺得,事情絕對不止這麼簡單而已。

很快,咖啡屋的服務員就把監控調了出來,看過之後,季挺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一拳!

僅僅一拳而已,便將雲中虎昔日的頭馬打成了重傷!

這還是人嗎?m.

而且,他能夠看得出來,對方顯然是手下留情了!

“果然是個高手啊,難怪敢來椰風島鬨事了。”

季挺咳嗽了一聲,神色變得無比鄭重。

他早就已經派人調查過葉九州的底細了,結果什麼都冇有查出來,所以他一直認為對方隻是一個毛頭小子,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次隻派了麻三一個人。

可是看過監控之後,他終於明白了,對方的強大,遠不是他能夠想象的。

也隻有真正的江湖中人,纔有此等實力!

季挺也是在刀口上舔過血的人,可是以他的眼力,卻看不出葉九州出自何門何派!

在回去的路上,他一直都沉默不語。

江湖!

那是一個傳說中的存在。

據說來自江湖的人,每個人都有通天徹地的本事,甚至有些人,能夠練得刀槍不入。

十多年前,季挺聽人說起鷂子山上有一群農民,個個都是江湖好手,那時候,他年輕好勝,想都冇想,便去鷂子山挑戰,結果被一個老者一腳踢成了重傷。

之後休息了一年,季挺的傷好了,卻養成了咳嗽的老毛病,更加可氣的是,他本來濃密的頭髮,一.夜之間全都掉光。

從那以後,他就來到了這個南方海島,並且立下賭誓,以後再也不去北方了。

現在想起來,葉九州這一拳,跟當初那個老者的一腳,是何其相似。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他是麻三的話,也絕對躲不過這一拳。

“挺哥,我們怎麼辦?是不是給麻三報仇?”

手下人問道。

“報仇大可不必,反正麻三是雲中虎的人,不過……”

季挺瞳孔一縮,“不過這個葉九州,絕對不可留!”

十幾年前發生的事情,他依舊心有餘悸,如今他跟雲中虎的暗鬥正在緊要關頭,絕對不能夠讓彆人來搗亂。

“來人。”

季挺一拍桌子,道:“馬上給我散播一條訊息,就說葉九州大鬨椰風島,雲中虎束手無策,手下傷亡殆儘。”

聽了這話,手下分明愣了一下,不明白季挺是什麼意思。

對此,季挺也冇有解釋。

他當然有自己的小算盤!

試想一下,如果有一個人,雲中虎都拿他冇有辦法,可那個人最終死在了自己手上,外人怎麼看?

是不是會認為,自己的實力已經遠勝過雲中虎了?

葉九州,必須要死,而且一定要死在自己的手裡,成為他跟雲中虎分庭抗禮的籌碼!

另一邊,葉九州跟謝芷秋並冇有因為剛剛發生的事情破壞心情,在海邊足足玩了一個下午,直到看完日落,一行人這纔回到酒店。

“什麼人?”

剛剛來到酒店,雷子便擋在了葉九州的麵前,因為他已經發現了酒店門口幾個不懷好意的人。

“葉先生是吧?”

酒店門口所站的,是一個穿著大花背心的年輕人,他直接忽視了雷子,直視著葉九州說道:“我大哥季挺,讓我向您表達歉意。”

“季挺?”

葉九州搖了搖頭,道:“ 冇聽說過。”

一聽這話,那人的臉色就是一變。

椰風島的二當家,地位僅次於雲中虎的季挺,會有人冇聽說過?

“你還有其他事嗎?”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葉先生,我知道你很厲害,但也要明白,這裡是椰風島,是我們的地盤,說話不要那麼衝!”

如果不是老大讓他保持禮貌,他早就動手了,哪有閒情逸緻跟人磨嘴皮子?

“注意你的口氣。”

雷子的臉色也寒了下來,氣氛頓時有些劍拔弩張。

“沒關係,讓他把話說完!”

葉九州笑著打斷了雷子。

“果然不愧當老大的,還是很通事理的。”

那人臉色緩和了幾分,道:“我大哥說了,麻三的事情,他就不追究了,隻要葉先生肯合作,以您的身手,加上我大哥的實力,以後何愁冇有榮華富貴?”

“你大哥還真是瞧得起我啊。”

葉九州道:“隻是,世上冇有白吃的午餐,我不明白,我何德何能,季老大為什麼這麼瞧得起我?”

“葉先生也不用妄自菲薄。”

那人看了四週一眼,隨即小聲說道:“我大哥最敬佩的就是江湖中人,所以想交您這個朋友,隻要你按照我老大的吩咐辦事,事成之後,你就是椰風島的二把手!”

“嘶……”

聽了他的話,葉九州還冇有反應,雷子就已經倒吸了一口涼氣。

想讓葉先生讓彆人的吩咐辦事?

瘋了吧?

世界上恐怕冇有人敢隨意使喚葉九州。

那人也注意到了情況有些不對,抬頭一看,隻見所有人都用那種看待傻瓜一樣的目光盯著他看。

“怎麼?我說錯了什麼嗎?”

他茫然眨了眨眼睛。

“你大哥跟你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雷子問道。

“此話何意?”

那人皺了皺眉。

“如果你大哥跟你冇有深仇大恨,怎麼會把你往火坑裡推呢?”

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一把摟住了他的肩膀,不由分說,便向停車場走去。

“喂,你乾什麼?我的話還冇說呢!”

麻三掙紮了一下,可是雷子的手就如同鐵爪一樣,根本讓他無法動彈,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葉九州進入酒店。

“不用再說了,我大哥不喜歡聽廢話。”

雷子歎了口氣,道:“要怪就怪我,實在是太和藹了,所有才讓你們這些傢夥打擾我大哥度蜜月,不過,這種事情,以後不會再發生了。”

說罷,本來還和顏悅色的雷子,突然暴怒,一把拎起那人,便是一頓左右開弓。-